被詛咒的香港獨立音樂圈?(1) 香港樂迷心中揮之不去的歷史!

在香港獨立音樂圈裡常有句話「大部分樂團的壽命極限為兩張唱片。」

的確在香港的獨立樂團都被下了詛咒。能夠發行兩張唱片以上的獨立樂團,或發行了兩張唱片後還
繼續活動的獨立樂團真的少之又少。這些詛咒的來源其實就不外乎環境、市場、空間、聽眾與機會
等這些大魔王,而每一代的香港樂團就像勇士一樣,一步一步地走過來。

▲攝於2012年門生樂團《我們這五個人最後一次》音樂會。

我在2008年以新手身份加入勇士行列,從當時至今也有十幾年。在當中有不少讓我印象深刻的樂
團,他們在我心中都各自象徵著香港獨立音樂的不同時期。香港的獨立音樂圈與香港的歷史發展一樣,有外國勢力與本地勢力之分。外國勢力入駐的樂團像是Whence He Came、The LoveSong、Uncle Joe、The Merriweather Deer、Noughts and Exes等,而本地勢力的樂團則有戳麻、鐵樹蘭、門生、荔枝王、意色樓;多不勝數,實力與創意都絕對不輸亞洲其他國家。而接下來就為大家介紹幾個在我心中一直念念不忘的香港樂團。

The LoveSong

The LoveSong於1999年由開始,並於2005年推出第一張EP。其後他們也參於了2007年由北京龐克
樂團TooKoo所發起的合輯《情緒中國》,並與另外三之香港樂團包括荔枝王、Los En Found、秋紅作
為本地代表把音樂帶出香港。隨後也在同年展開他們第一次東南亞的巡迴演出。

The LoveSong於2012年的演出片段:

在我開始接觸The LoveSong時,他們的步伐已經開始減慢,也因此我接觸到他們的機會比較少。記
得當時在MySpace裡第一次看到The LoveSong這個名,還以為是主要唱情歌的婚禮樂團,後來聽到後,很直接地感到震撼。他們的風格以Post-punk為主並混雜Emo,同時也有些Post-hardcore的元素。主唱的唱腔似去除掉旋律的變化,那聲音的質感像吶喊、也像是在說唱。儘管旋律的變化不大,但情感卻十分強烈。而在樂曲方面,吉他的聲音像流水似地帶有強大衝勁。

記得第一次看他們演出,每個團員的後腳跟都幾乎離地四寸,張力足以改變場地的常態形狀。The
LoveSong絕對是你來到演出場地外時,聽到隔著牆壁的音樂就想將大張鈔票丟在櫃檯直接進場的樂
團。但可惜的是,The LoveSong目前已經沒有任何活動。

Eastern Moments 、Western Skies -The Lovesong 演出片段:

戳麻Chock Ma

戳麻Chock Ma於2007年獨立發行首張EP《Demo》,並於同年到中國最大的音樂節「北京迷笛」和中國殿堂級演出場館「MAO」演出。這個樂團在香港人心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們成為香港當時那一代人心中的瘋狂指標。

戳麻2014年推出的首張專輯《自在本性》:

戳麻可算是香港第一個糅合了東方的傳統樂器與西方後搖滾、新金屬的元素,在他們的音樂裡常會聽到二胡、蕭等等的傳統樂器的聲音。而佛學思想是樂團帶領聽眾觀看世界的其中一個主要窗口,他們提倡回歸本質,並感受世界萬物。在2014年推出首張專輯《自在本性》的發佈音樂會裡,他們與香港本地不同的保育團體實行了一個名叫「種子計劃」的行動。在音樂會裡給每位樂迷派發一包種子,希望大家透過種子育出生命,並從而反觀生死。

戳麻這個樂團正完全象徵著香港這個中⻄混雜的城市,不管在形式或內在意涵上,它都平衡得很好,同時更產生出一種「香港地道」的聲音質感。但同樣可惜的是,戳麻從2015年開始休團中,直至目前都沒有復團的跡象。

▲2015年戳麻最後一場演出。
回到前面所說我對戳麻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們成為那一代人心中瘋狂指標」這句話。記得大約十年前剛開始組樂團的我,在網路找主唱時遇到一個人,那時他告訴我:「如果你們的音樂無法像戳麻那樣,那就沒有存在的意義。」那時我還沒接觸戳麻這個樂團,更不好意思說其實我在後來認識了他們團員後才開始聽。雖然那句話聽起來很極端,但只要聽了他們的音樂,就能感受到在當時的香港地下樂團,因為戳麻而興起的那一陣風雨。

撰文、攝影:Milk

被詛咒的香港獨立音樂圈?逆水行舟,反而更多采多姿的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