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se of Balloons》十週年,Daniel Arsham 風化 The Weeknd 的暗黑氣球之家

從《After Hours》開始,The Weeknd 一直以鼻青臉腫的殺人魔形象展開華麗的夜闖,他的面目全非並非近期的故事,早在十年前初出茅廬之際,他便匿名發布 mixtape《House of Balloons》,封面七零八落的黑白氣球引人聯想《It》的小丑魅影,而浴缸裡的頹廢人影也像是小報上的一則社會新聞,總是用好近又好遠的煽情語氣紀錄又一個抑鬱的、用藥的、傷情的、不合時宜的落敗者。這款虛無與頹圮,還有誰比 Daniel Arsham 更適合設計十週年限定版黑膠呢?

▲加拿大創作音樂人 The Weeknd(威肯)本名 Abel Makkonen Tesfaye,2009年開始匿名上傳音樂作品到 YouTube,2011年創立唱片廠牌 XO。

2011年 The Weeknd 發行首張 mixtape《House of Balloons》,混音帶名稱「氣球之家」是他為自己的多倫多房子取的小名,也是錄製歌曲的所在地。本作曲風包含 Soul、Trip Hop、獨立搖滾、Dream Pop 和電子音樂元素;取樣手法也相當精彩,兼容並蓄地取樣 Beach House 的〈Master of None〉、〈Gila〉和 Aaliyah 2001年歌曲〈Rock the Boat〉,主打歌〈House of Balloons / Glass Table Girls〉大量取樣 Siouxsie and the Banshees 1980年單曲〈Happy House〉,還有〈The Knowing〉取樣 Cocteau Twins 1990年歌曲〈Cherry-Coloured Funk〉。樂評盛讚其黑暗美學、製作和歌詞內容,也被公認對當代和另類節奏藍調影響甚巨。

▲The Weeknd 在他的「House Of Balloons」創作首張混音帶。

《House of Balloons》原始封面形似藥盒包裝,灰階畫面有一裸體女子躺進浴缸裡,面孔與下半身皆被漂浮的黑氣球與白氣球淹沒,她鬆弛開雙手,立體的鎖骨卻透露著疲憊,無暇顧及左側乳房毫無掩護。雖有濃厚的霧氣,卻恰巧蒙在最空曠的所在,模模糊糊地罩上一團陰險與空洞。

▲The Weeknd 混音帶《House of Balloons》2011年原始封面。

首張混音帶最初在 The Weeknd 網站上免費發布,歌曲用於電視節目後,匿名歌手也接連引發熱烈討論。適逢混音帶發行十週年,The Weeknd 將曲目都放上串流,又找來紐約藝術家 Daniel Arsham 打造限量雙碟透明膠《House Of Balloons Anniversary 2LP Vinyl》。新版畫面構成與原始配置相似,但使用更純粹的純白色,意象上也簡化為六顆漂浮的氣球,藉由 Daniel Arsham 招牌的侵蝕、水晶體等元素重新詮釋,碟片則以透明膠片純粹呈現。

氣球的輕彈易破予人不穩定感與脆弱感,結合 Daniel Arsham 的慣常戲法後,巧妙地與文藝復興式石膏或大理石的硬質形成強烈對比,那些從裂罅岔出的尖銳水晶體,更加深氣球爆破的暗示,危險在即,但沒人有能耐力挽狂瀾。添加時間感也是藝術家的莫大功勞,音樂和世事都是風化的過程,也只有留下來的能夠與更多人產生連結。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ARSHAM STUDIO 3021(@danielarsham)分享的貼文

《Uproxx》的 Bianca Gracie 說,《House of Balloons》的連結性令人恐懼,它迫使聽眾意識到派對是唯一能鼓舞他們的事情,繼而感到孤獨。我輩中人都有過類似的成長經驗:碰觸類似的物質,利用大學玩通宵來逃避抑鬱,最終在講述相同本質的混音帶中尋求慰藉。

「這張混音帶反映了混沌的一代,他們在《衝擊年代(Kids)》、《猜火車(Trainspotting)》、《噩夢輓歌(Requiem For A Dream)》和《發條橘子(A Clockwork Orange)》等電影中長大。我們不想被人看到,就像 Tesfaye(The Weeknd),我們把臉藏在 Tumblr 照片後面,那些影像既表現出輝煌燦爛、尖刻的幽默感,又表現出不那麼難捉摸的求助呼聲。」

2015年接受《滾石》雜誌採訪時,The Weeknd 表示這張混音帶絕對改變了文化,讓許多音樂人工作起來越來越快速。「只要聽聽收音機,就知道每首歌都是House Of Balloons 2.0。」

撰文:蔡舒湉 Lala
來源:faderkalalabMTVupro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