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瑋《Fly Machine》化身飛行員,用真心克服高山低谷:「希望和樂迷一起成長。」

0
4998

那年迫降在撒哈拉沙漠的法國作家兼飛行員安托萬·聖修伯里(Antoine de Saint-Exupéry),遇見來自 B612 星球的小王子,聽他講述關於玫瑰、狐狸的故事,今年7月28日發行第二張個人專輯《Fly Machine》、以飛行員裝束亮相封面的李浩瑋(Howard Lee)說,小王子對碰見的各種人事物,產生不同情感、做出了不同詮釋,經歷反省成長,讓他很有共鳴,自比近年也很像飛行員,翻越高山低谷。

「大家好,我是你們的機長李浩瑋,今天的旅程會有點顛簸,大家準備好了嗎!」10月6日李浩瑋化身機長站上 Legacy,用吉他、嗓音、充滿奇想的魅力,帶領樂迷起起落落,將一路成長的煩惱絮語、疑惑焦慮,全都編織進去。如果你最近也在經歷或大或小的成長痛,需要一點時間傾聽自己的真心,現在,就搭上這台《Fly Machine》吧。

多重樂器能手,不設限的涉獵與創新

時間飛回李浩瑋舉行專場的前一週,陽光和煦地透入他平時創作的工作室,聊起音樂能量滿滿、兩眼發光。剛滿24歲的他是新式金屬樂團 FORMOZA,以及火箭貓(原名 MONO)兩個樂團的主唱,也以個人身分出道入圍第32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從各角度聊起經歷,最後都聚焦回音樂,那種熱情與暢談裡的瀟灑,可以確定都是發自真心。

音樂就像一條充滿感性的紐帶貫穿人生,李浩瑋接觸的音樂跨度很廣,他回憶小時候因父親聽了不少 Led Zeppelin、Bon Jovi 等搖滾樂團,生動模仿年輕時也玩過團的爸爸,會在車上把音樂開超級大聲,告訴他:「這就是練團時會聽到的音量!」笑稱當時其實不太懂得欣賞。南非出生的他7歲才回台灣,也接觸華語音樂、電子音樂,對各類音樂的涉獵與喜愛,伴他走向現在的音樂路:「出生到現在的每一刻、每個環境變化,我都在吸收養分,從生活汲取不同的經歷——不管好的壞的,都變成了我創作的一部分。」

他真正拿起樂器是在高中,燃起了他對音樂的執著:「我有個好友送我一把貝斯,說熱音社缺貝斯手。我開始自學,學一學就發現接觸樂器的感動——也不是感動,就是很奇怪,有種『我會樂器耶!』的快樂。」他印象深刻 cover 過 Bullet for My Valentine〈No Way Out〉, ONE OK ROCK 的〈完全感覚Dreamer〉對當時的他而言是魔王歌,音樂就像強烈的催化劑,促使熱情快速化為實踐,不斷突破與挑戰。接著為了學好樂理,他又找鋼琴老師學琴,並開始在社團裡拿起麥克風,大學就讀流行音樂系,也開始彈吉他,越走越深,對音樂的求知慾與熱情越發高漲。

多元的經歷與觸角,也反映出李浩瑋音樂裡不被框架限制的餘裕與自由:可以嘶吼掀起台下衝撞,也可以抒情唱進聽者的心,展現變色龍般的音樂魅力。從他深受啟發的樂團就能看出端倪——他嚮往 Bring Me The Horizon 在音樂上創新的精神,欣賞主唱 Oliver Sykes 詩意的歌詞,以及從只有吼腔到後來加入清腔的改變:「從死金團變成趨近主流,這件事就是個很大的轉變,我很欣賞他們的決定。《That’s The Spirit》這張聽起來有種貴氣的感覺,很有質感,是我也想邁進的方向。」他在樂團 FORMOZA 也常使用吼腔,並融合電子與金屬曲風,因此期待也能不斷創新:「像是 Hyper Pop 這類新的曲風,就是我認為 FORMOZA 能夠去嘗試的。」此外,他也透露很喜歡 ONE OK ROCK 早期的歌,因為都跟夢想有關,讓他很有共鳴感:「有一首歌叫〈We Are〉,他們在日本集結高中生的《18祭》有現場表演,讓我深受感動。」

親自擔綱製作,記錄成長的飛行日誌

不同於樂團主唱身分,李浩瑋覺得個人作品更像寫日記,「我希望這個身分,能讓樂迷跟這個時期的我一起成長。我相信樂迷跟我的年紀沒有差很多,如果我在工作或是感情上遇到了什麼事情,他們也會有所共鳴。」

《Fly Machine》以天空、雲、飛翔、飛艇等元素為創作主軸,講述李浩瑋近年的心境轉變,專輯同名歌曲自比一台「Fly Machine」穿梭在生活的各種情緒起伏;不過錄製過程最令他印象深刻的則是〈天氣〉。「這其實是第一個寫完的歌,都錄完準備要混音了,老闆卻跟我說:『〈天氣〉那個詞,詞不達意。』我臉就垮下來了,但就把這件事記著。」「修改歌詞的過程,一直到錄音當天,我都是抱著不服輸、賭氣的態度,因為覺得我的創作很重要嘛,怎麼可以想改我的東西呢。但在錄到一半有種特別的感覺:這首歌是用天氣比喻心情轉變,太陽出來將冰山融化,就像我褪去了原本的殼,這是我第一次重錄一首歌,唱到一半心情變得很明朗,因為不管是歌詞或是我正在做的事情,都是一個轉變,有種重新愛上這首歌的感覺。」

為契合專輯主題,相比2020年首張專輯《Diamond In The Rough》,李浩瑋希望《Fly Machine》能更完整呈現自己的故事,因此無論是在專輯視覺化身飛行員、歌詞本放入機械零件的插圖,或是歌曲中選擇加入更多真實樂器的聲音,吉他聲響也在多首歌曲中清晰可辨,都是想用心貫穿整體概念,讓專輯的呈現更平易近人。「 如果第一張專輯是個問號,我覺得這張專輯比較像驚嘆號。 」這時他拿起架在一旁的電木吉他 Fender Acoustasonic Stratocaster ,隨手刷著和弦,細細的塵埃混在自然光線間飄蕩,彷彿是具象化的音樂粒子,自由而美好地在周遭漂浮。就像介紹一位密友,他仔細分享因為喜歡美國歌手 Gus Dapperton 在專輯《Orca》以及現場使用這款吉他所展現的音色,於是決定入手這把吉他:「我很吃跟樂器之間的對話與關係,去年剛拿到,就直接寫了兩三首歌。」《Fly Machine》收錄的〈無垢〉是在下雨天寫成的,〈Such a Wonderful Day〉也是如此因應而生。

不僅在創作過程獲得成長,這次李浩瑋還首度擔綱專輯製作人,大呼顛覆一直以來的想像。「製作人要承擔的包括預算、時間上的安排和各方面的溝通,這次我學到很多的是,如何在僅有的時間和資源下,完整的表達創意。」他找來高中、大學的同窗好友,以及樂手夥伴支援,其中光是鼓組就找來三位樂手協助錄製,為每首歌曲搭上不同風格的音色;也感謝在配唱時許多人給予客觀的建議,讓他收穫滿滿。混音則找來今年甫獲金曲最佳單曲製作人獎的周已敦合作:「音樂創作是我比較擅長做的,但混音就沒有那麼熟悉,非常感謝周已敦老師耐心的協助。」有趣的是,李浩瑋還意外發現兩人私下都有養守宮,志同道合的他們常常一不小心就聊到很晚。

真心直球對決,30歲免費唱給 VVVVVIP 粉絲聽!

對音樂充滿熱忱與想法,李浩瑋敞開心房暢談,不過他其實也曾有過迷惘。「有段時間我注意力很難集中,以前不管是製作音樂或是與人交涉,我都可以很快的決定要怎麼做,但那時很難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大腦會一片空白,就好像我聽不到我的真心話了。」他透露主打歌〈真心話〉就是受這樣混亂的狀態啟發。「我後來就在想為什麼這樣?可能是我花太多時間在滑迷因了。」於是也反思出在資訊爆炸的時代,傾聽彼此真心話反而越來越困難,希望大家也要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

那麼現在是否都能聽見自己的真心話?李浩瑋笑說最近全都聽得到,也能直率地表達。那麼對於未來的音樂路有沒有希望達成的目標或期許?李浩瑋的回答充滿野心:「無論是樂團或是我個人身分,都希望可以舉辦亞洲巡迴。我希望我的樂團能登上日本的武道館。這對我而言都是很大的目標。」

攤開專輯歌詞本,一段小小的文字吸引了注意:「30歲的時候想要辦一場給有收藏我實體專輯的朋友們入場的演唱會,憑實體專輯入場,一定很酷。」在不近不遠的未來,率先許下承諾,李浩瑋的想法很浪漫:「你可以喜歡一個人5年就不喜歡了,如果你喜歡一個人超過10年的話,那一定是 VVVVVIP。在這快速的時代,我想要辦一場演出給他們看,免費入場。」

時間來到李浩瑋 Howard Lee《Fly Machine》個人演唱會,一如訪談時的赤誠真心,李浩瑋展現了一場難忘的飛行旅程,演唱會脈絡來自第一張 EP《Moon Halo》,他扮演「月暈航空」機長,帶領聽眾一同飛往目的地「銀邊」(第二張 EP《Silver Lining》),透過一連串與歌曲意象交織的口白,帶領樂迷梳理各種困境與煩惱,或許最後沒有答案,卻都一起有所成長。特別的是,演出到一半,李浩瑋彷彿摩西分紅海般,穿越茫茫人海,走到場地的後方,只見 PA 台前面竟設置了第二舞台,一旁昏黃的燈光打下,穿著彷彿飛行員的李浩瑋,就像那個充滿真心的小王子,降落在這裡,娓娓唱出一個個故事,待台下觀眾共鳴與玩味,也試著傾聽內心的聲音,消化出各自生活的解答。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李浩瑋 Howard Lee(@howard_leeee)分享的貼文

撰文:林子涵 Emerald
攝影:猫形影像製作 Neko Production

🌛感受靈感不寐的音樂脈搏,樂手巢雜誌 Vol.18 「午夜台北」出刊:
https://ysolife.com/yso-mag-vol-18

康士坦的變化球談10週年:乘上沒有終點的「眠月線」,繼續未知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