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J Harvey「一根樹枝」奪最佳藝術黑膠獎,《I Inside the Old Year Dying》方言詩寫家鄉奇譚

0
3164

所謂「冒險精神」並非單純的好奇心,更是一種靠著持續向外探尋來滋養靈魂的決心。PJ Harvey(本名:Polly Jean Harvey)也是這樣的,她發行10張錄音室專輯,為電影《All About Eve》和電視節目《Bad Sisters》做配樂,還涉足戲劇、電影和影像工作,並出版了兩本詩集,但我們不能用「多才多藝」或「興趣廣泛」這種扁平的詞彙來形容她,因為 PJ Harvey 說:

「據我所知,幾乎每個藝術家都借鑑了他們所知道的東西,必須有一些經驗的元素才能真正觸及你的內心深處。但我也有有趣的想像力,我認為藝術家的工作就是真正保持我們兒時擁有的想像。作為一個孩子,我們可以從無到有創造任何東西,並且天天這麼做。但我發現身為一個藝術家,為了保持活躍和富有創造力,我必須不斷地挖掘同一個地方。」

繼2016年令人難以捉摸的音樂日記概念專輯《The Hope Six Demolition Project》之後,PJ Harvey 2023年發行第十張錄音室專輯《I Inside the Old Year Dying》,該作延續她自我探尋、粗樸奇特的作風,歌詞改編自她2022年詩集《Orlam》。這本書採用她的家鄉多塞特(Dorset)19世紀方言、花了8年寫成,內容描述英格蘭西部農村一個9歲女孩,在非特定時代的一年生活,她觀察身處的自然及其循環模式,荒誕又別具意義。為了幫助大家理解12首歌詞,專輯還附上一張詞彙表。

「最初,我只是想寫我的第二本詩集,我和我的老師 Don Paterson 一起上了三年的詩歌課,《Orlam》的前幾首詩就是我的作業。」PJ Harvey 認為繪畫和音樂相互滋養她的創作生活,並且隨著年齡的增長,這種互相啟發的模式也越來越自然而然。「如果我有點卡在一首詩上,不知道何去何從,我常常會花時間畫出來,幫助自己進一步理解我想說的內容。同樣地,我也可能透過鋼琴來演奏詩,『演奏』那種感覺。所以這部作品有點變成了繪畫,然後也變成了音樂。」

PJ Harvey 與長期合作者 John Parish 和 Flood 共同錄製《I Inside the Old Year Dying》,所構建的聲音宇宙,讓晦澀的古老字彙顯得更加神祕莫測,每個噝音(sibilant)和麥克風爆音都沒被修飾掉,給人一種一次過關的粗獷錄音感。不管是她顫抖的歌聲、歌詞,還是閃爍的 feedback、合成器或環境音,好像都漂浮某個遙遠的荒野,混合成一片奇怪、美麗的訊號群。

《I Inside the Old Year Dying》極簡的封面簡潔地呈現「一根樹枝在白色沙灘上投下影子」,由藝術家兼大學教授 Michelle Henning 設計,並且獲頒2023年最佳藝術黑膠獎(Best Art Vinyl Award)第一名。該獎由英國 Memory Box 組織主辦,集結藝術家、設計師和音樂產業獲獎者組成的專業評審團,從提名的50張黑膠作品選出獲獎者。


▲ PJ Harvey 2023年發行《I Inside the Old Year Dying》專輯,封面由 Michelle Henning 設計。

看似隨性的封面藝術,事實上是準備了幾個月的結果,必須同時結合完美的天氣條件,以及多種圖像技術。Michelle Henning 解釋:「我突然意識到我不需要整片森林,我只需要一根棍子,這樣簡單的單一物體就能帶來我欣賞的經典專輯封面感。」PJ Harvey 的創作手法也啟發她的設計思維——PJ Harvey 選擇用單根樹枝「twiddicks」作畫來解構自己的詩集《Orlam》。

令人疑惑,也令人陶醉,這是 PJ Harvey 作品的典型效應,一如她籌備前作《The Hope Six Demolition Project》時,走遍世界各地遭受蹂躪的土地,包括:阿富汗、科索沃、華盛頓特區最惡劣的社區等,經過這場「絕望之旅」後,她真的考慮完全退出音樂界,不過 PJ Harvey 終究回來了,用一個創作形式叩問另一個創作形式,敲擊偶爾瞌睡的靈魂。

撰文:蔡舒湉
資料來源:vg.noPJHarveysoundsfromthedarksideeuronewsThe GuardiancreativeboomNPR

🌛感受靈感不寐的音樂脈搏,樂手巢雜誌 Vol.18 「午夜台北」出刊:
https://ysolife.com/yso-mag-vol-18

PJ Harvey《Rid of Me》,你甩不掉我!你甩不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