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療癒系饒舌《KOD》,J. Cole:我知道每個家庭都被搞砸了

2014年攻上美國《告示牌》200大專輯榜冠軍後,J. Cole終於能鬆一口氣,經紀人Ibrahim Hamad透露,其實J. Cole根本沒想要成名,只想以藝人的身份被敬重,並往更高的境界邁進,只是在起步階段名氣和音樂藝術必須齊頭並進,要為了能見度多努力,讓更多人認識你,等到自己夠強壯,才能真正自由地做音樂。四年後,他功成名就穩坐饒舌教主地位,卻刻意將皇冠戴得歪歪斜斜,企圖從《KOD》的視覺與音樂直搗敏感社會議題,帶領大家走一趟療癒之旅。

▲美國饒舌歌手、音樂創作人、製作人J. Cole,本名Jermaine Lamarr Cole,1985年生於德國的軍事基地,在北卡羅來納州的費耶特維爾長大,後創辦Dreamville Records唱片廠牌,與非營利組織Dreamville基金會。

2018年J. Cole發行第5張錄音室專輯《KOD》,製作主要由J. Cole主掌,樂風涵蓋jazz rap、trap等元素,涵蓋藥物、酒精、上癮、抑鬱、貪婪、非裔美籍文化與美國稅收制度等議題。J. Cole表示,Kendrick Lamar 2017年在底特律辦的Damn巡迴演唱會是孕育《KOD》的種子,他不僅深受震懾,也聯想到自己的《2014 Forest Hills Drive》專輯,他說:「我必需看看一張暢銷專輯是怎麼表演的,這場演出引發我的慾望,這是種認可,就像看著菜單要求再點一次相同的菜。」

J. Cole在前導影片說明《KOD》專輯名稱共有三層意涵,第一種是“Kids on Drugs”(孩子有藥癮),譬如打開電視,不久就會跳出廣告問著:「你心情低落嗎?你感到寂寞嗎?」接著朝你臉上送來一顆藥丸;第二種是“Kings Overdosed”(用藥過量的國王們),代表J. Cole過去到現在都曾用如酒精、手機成癮、女人⋯⋯等相同方式逃避,並飽受折磨;第三種意藴是“Kill Our Demons”(殺死我們的惡魔),代表擺脫過去的創傷,這也是最終目標,要面對自我的不堪,了解每一個人內在都千瘡百孔。

「我知道每個人的家庭都毀了,因為沒有人是他媽的完美。不管你願不願意,你都會用某種方式毀掉你的孩子,因為你本身某個部分就是被毀了,而解決方案是盡可能用最低程度毀掉你的孩子。」

J. Cole說,對應任何問題首先會想到服藥,但要解決心中的惡魔就得找到根源,看看是否來自某種童年創傷,譬如沒人照料、自信問題、缺乏安全感⋯⋯等,「我們必須對自己誠實,看著鏡子或關注內心自問:是什麼造成我用這種方式逃避的?一旦找到了問題的根源,就讓我正面瞧瞧它,看它到底是什麼。」

▲J. Cole 2018年專輯《KOD》封面與封底由Sixmau繪製。

《KOD》封面由底特律藝術家Sixmau(本名Kamau Haroon)創作,畫面中央繪製國王造型的J. Cole,病態式地翻白眼並微微仰頭張口,華麗的袍子裡躲了幾個服食不同藥物的孩子,上頭還疊了兩顆骷髏頭,而封底又描繪更多騰雲駕霧用毒的孩子,儘管已添加小字免責聲明“This album is in no way intended to glorify addiction.”,強調本專輯絕不美化癮症,所有危險意象勢必還是會引發社會不安,而這種強迫性注視與直指晦暗,的確也是藝術家與音樂人要的。

▲J. Cole專輯《KOD》封底。

Sixmau過去曾與饒舌歌手Childish Major合作,在口碑推薦下接到J. Cole的案子,被問及藝術構思時,他說:「我不能透露太多他的想法,你必須自己去聽聽這張專輯,因為所有元素全都綁在一起,這絕對是一場結合藝術與音樂的合作,他告訴我他要走什麼方向,然後就讓我自由發揮了。」

那聽《KOD》有什麼感覺呢?「相當原始(Raw),從新的角度碰觸到很多人們一向不願談論的議題。」

《KOD》封面成功襯托J. Cole的概念與音樂,但事後卻因為版權費讓藝術家氣得跳腳,Sixmau聲稱當初他們有「口頭協議」圖像只許用在專輯,可是後來也被拿去設計巡演周邊商品,自己卻沒拿到半毛錢,抗議J. Cole剝削他。對此,J. Cole尚未發表回應。

J. Cole並不活躍於社群平台,想了解他的想法真的得靠聽他的作品或是閱讀專訪。作為有代表性的饒舌歌手,他希望當代饒舌界能多注意白人聽眾,並了解也有白人饒舌歌手影響黑人社群。從此言論觀之,嘻哈界的種族與派別依然存在微妙的界線,逼自己聽不想聽的,這亦是J. Cole昇華新境界的訣竅。

撰文:蔡舒湉

來源:vulturevibethe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