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太容易寫反而掙扎,療傷系吉他手 James Bay:對話和表演就是最好的治癒

從24歲至今,詹姆斯貝(James Bay)依舊是我們熟悉的樣子,半長髮、紳士帽,抱著一把吉他摧心彈唱。他的嗓音有種薄如蟬翼的酸楚,當那股難以排解的沉鬱終於像滑鋼索似地沿著顫音而下,之後出現任何的奔放都會讓人稍稍鬆一口氣。他創作不輟,但自2014年至今,每跨四年才出一張錄音室專輯,因為對他而言,音樂必需誠實深思、必需直搗靈魂。在2022全新作品《Leap》裡的脆弱亦是顯而易見,抑鬱小生也不懂為什麼僅是追求更好版本的自己,便難免失足於耽溺的流沙?《樂手巢》跨海連線專訪 James Bay,聽聽推心置腹的英國創作音樂人如何在矛盾中乘吉他飛躍惡水。

James Bay – 環球音樂提供

簡單有力,寫歌訴求直搗靈魂

與 James Bay 對話,很像看著90年代的電腦螢幕,一個字一個字地在閃爍的游標後浮現。看似一派輕鬆,事實上十足謹慎地傳達自己的心意,而他創作、發專輯的節奏也是如此。「有些音樂創作人可以每天寫一首歌,甚至十首歌,但我不做這種事。」他回憶起自己速成寫歌的經驗,不管是從副歌開始寫,或是從主歌發展,「當我發現另一個段落能以一種很顯而易見的方式出現,毫不費力地繼續寫作,反而我會覺得很掙扎。」

James Bay 主張創作應該要多方嘗試和探索,跳脫既有的思考模式。「如果寫一首歌要花很多時間,我會先放在旁邊,但不是單純地放棄它,而是有其他的考量。如果我喜歡這首歌的初步想法,但接下來的部分沒有直接浮現,我會在幾天、幾週、幾個月,有時候甚至是幾年後,再看看我有沒有更新鮮的感受可以重新啟動。這是我覺得可以持續受啟發,和持續創作的方法。」

James Bay – 環球音樂提供

2020年 James Bay 在《Apple Music Home Session: James Bay》翻唱 Coldplay 的〈Trouble〉和 Oasis 的〈Don’t Look Back In Anger〉,他坦承其實小時候沒有特別喜歡 Oasis 和 Coldplay,11歲拿起吉他時,最想成為的其實是滾石樂團(The Rolling Stones)、Eric Clapton 和 Jimi Hendrix。

「Derek and the Dominos(Eric Clapton 70年代早期成立的樂團)的〈Layla〉教我將我的吉他彈奏能力用在寫歌上,它有經典的吉他 riff,還有應用 drift(結合打板、指彈、點弦的技術)。彈奏吉他是我在現場表演中很重要的一個部分,我希望自己也可以這麼應用。」

另一首影響 James Bay 創作的歌曲是 Bill Withers 的〈Lean On Me〉,他說:「對我來說,這是一首完美的歌,簡單、直接,蘊有飽滿的情感,相當動人,啟發我在寫歌的時候盡可能保持簡單、正中要點、直搗靈魂。」

「分享」問題,崩潰時要記得求援

談起2019年陷入低潮,James Bay 顯得焦躁不安,開始用撩撥琴弦的細長指頭梳弄頭髮。他赤裸裸地分享自己是如何一次次地度過情緒的幽谷。「對我而言,寫歌是種療癒,面對面交談也是種療癒。」靠著持續書寫和訴說,和很多的朋友聊天談心,他獲得很大的幫助,認為如果可以做到「分享」問題,那麼問題就可以被分擔而減量。另一方面,創作和表演也是表達情緒的過程,對他抒發自我總有莫大的幫助。

《Leap》中的〈One Life〉是 James Bay 寫給女友 Lucy 的歌,也是專輯中花最長時間完成的歌曲,大概做了4、5種版本,希望臻至完美。他們從16歲就交往至今,是他心目中最重要的人。「Lucy 真的是排名第一,她總是在我身邊,在我崩潰需要某個人的時候支持著我。她以一種很感性的方式出現在我的音樂寫作與製作過程,我會讓她先聽過音樂,因為她的想法真的很重要。」

Lucy 不會一味地讚嘆全部都很完美,而是真誠地向情人表達自己真心喜歡、由衷不喜歡,或是尚可接受。「如果說全部都很棒,那就太難以置信了。她會告訴我真實感受,這是最重要的。」

2021年迎接女兒 Ada 誕生,James Bay 覺得很奇妙、幸褔,但也很可怕。「我一直想要個寶寶,但我也想巡迴世界演出,有這兩個願望就代表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我不可能在巡演的時候讓孩子隨時隨地待在我身邊。」儘管口中嘆著困難,沉浸在喜悅的新手老爸預告自己應該快要寫出關於女兒的歌了,那將是輕快愉悅的音樂。

專屬「粉紅檸檬水」,絕無僅有的 Fender Mustang

最近 James Bay 與 Fender 合作打造了 Master Built Pink Lemonade Mustang,並表示這把琴啟發他創作〈Pink Lemonade〉,專屬於這首創作曲。他從2020年左右就蠻常使用 Mustang,彷彿身體裡的小孩發現它非常非常地酷。但其中的「粉紅檸檬水」又是什麼意思呢?原來十年前他在納什維爾發現一把很特別的吉他,「世界上只有一把 Fender Mustang 在琴頭上標示『Pink Lemonade』,而不是標示 Mustang,即使是某人自製的吉他也會在上面標示 Mustang,那把琴在顏色、設計、聲音上都很棒。」他發出吉他手常有的悔恨:「我應該買,但我沒有。」從此以後,他開始尋尋覓覓,最後找上 Fender 給他們看照片,詢問是否可以訂製一把上頭標示「Pink Lemonade」的琴,最後終於夢想成真。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James Bay(@jamesbaymusic)分享的貼文

在《Leap》中,James Bay 做了許多新鮮的聲響嘗試,例如使用之前沒用過的 Roland JC-120 電吉他音箱(以前用的琴是 Fender Jaguar),而鼓從前慣用 Roto Tom,可以在2019年寫成的〈Everybody Needs Someone〉中聽到。

製作人之一 FINNEAS 也是新作中的大亮點,James Bay 受寵若驚地說,FINNEAS 告訴他大學時曾經去看過他的表演,是他的粉絲,讓他難以置信。如今互相欣賞的音樂才子終於攜手打造〈Save Your Love〉,該曲有 FINNEAS 共同參與創作與製作,未來也期待與這位「美好的朋友」,以及 Joni Mitchell、Brandi Carlile 和 Bryan Adams 等傑出音樂人有同台共演的機會。

最末,James Bay 透露自己上台前紓壓的秘訣——「我前陣子巡演的時候都會帶著桌球,上台前打打乒乓球,可以放鬆一下。」這種注重速度感和反應力的運動,恰好反映出 James Bay 的創作跳躍,沉重只是一個相對的概念,有時只要從一個點跳過一個點,那一關就能過了。

James Bay – 環球音樂提供

撰文:蔡舒湉 Lala
擬題:鄭佩欣 Anita
採訪:環球音樂 CC Chang
資料來源:環球音樂

樂手巢雜誌Vol.15獨家專訪Suede麂皮合唱團,10月5日重磅出刊
https://ysolife.com/yso-mag-vol-15/

滾石雜誌與Gibson合作IG企劃「在我房間裡」,JAMES BAY吉他公益競標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