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Versace、Google的流行天后Jennifer Lopez,50歲辣登春夏廣告

去年九月米蘭時裝週,Jennifer Lopez於Versace那驚天一走(秀)還記憶猶新,但時尚的佈局絕非只是走走秀、亮亮相如此簡單,一開年就熱燙發佈的Versace 2020春夏廣告又是個不意外的驚喜:J.Lo榮登本季最佳代言人。

關於J.Lo與Versace之間的連結,還有個有趣的第三者,那就是網路。2000年葛萊美獎頒獎典禮上,J.Lo一襲開到肚臍的性感深V叢林禮服引起網友熱搜,因為大家瘋狂找圖的盛況,讓Google意識到光文字已無法滿足搜尋的需求,於是給了Google開發出「以圖搜尋」的靈感。想不到吧?J.Lo不僅是時尚界的繆思,也間接促成了科技的進步呢!

前情提要解說完畢,回頭過來看看Versace 2020廣告大片,所有細節便顯得有跡可循。場景設置在如駭客任務般的科技世界裡,J.Lo與另一位名媛名模Kendall Jenner各自輸入自己的名字搜尋,背景出現她倆的大頭照,暗喻著網路已模糊了現代人生活的分野,而網路上的「自己」也儼然成了確立自我形象的方式,藉由「自己搜尋自己」這個你我都嘗試過的舉動展現。

名人們生涯中穿過的華服何其多,但能以一件禮服成為時裝史上的經典時刻可不是常有的事。J.Lo的叢林禮服,在那還沒有以圖搜尋的時代、在Instagram尚未誕生的2000年,已經預告了未來的趨勢。「要是當時有IG,那正是所謂的Instagram Moment,J.Lo這件叢林禮服,就跟奧黛麗赫本在《第凡內早餐》的黑色小禮服、瑪麗蓮夢露在《七年之癢》中的白色洋裝享有同樣的地位」美國版《Elle》主編、《決戰時裝伸展台》評審Nina Garcia說。

有趣的是,這一切完全是無心插柳柳成蔭,據說當時忙著拍攝電影《愛上新郎》(The Wedding Planner)的J.Lo抽不出時間為葛萊美試裝,於典禮當天才與造型師Andrea Lieberman碰面,禮服選擇非常有限,而Lieberman其實原本反對J.Lo穿上Versace這件禮服,因為,在她之前,已有包括辣妹合唱團的Geri Halliwell、演員Sandra Bullock與設計師Donatella Versace 本人都穿上亮相過了,對明星來說,穿舊衣可不是件太光彩的事。但當J.Lo一套上,經紀人Benny Medina馬上大叫:「就是它了!就是它!」而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這一穿,甚至提升了Versace的聲勢,也為當時接任哥哥Gianni時尚帝國的Donatella Versace確立了地位。

時尚評論家Melissa Rivers分析這件禮服之所以轟動的原因:「當時,穿上它跟全裸沒什麼兩樣。」而Jennifer Lopez以這身裝扮出席葛萊美,讓穿著火辣參加典禮、活動變得理所當然,儘管現在看來,衣不蔽體早就稀鬆平常。當然,這不僅歸功於衣裳,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J.Lo的自身魅力與好身材使然。50歲的J.Lo在事隔20年後再度穿上叢林禮服,依舊「媚」力四射,身段則更為撩人,自然又掀起網路炫風;就如這件已成經典的Versace叢林禮服一般,近來靠著《舞孃騙很大》獲得影壇肯定的J.Lo,作為影歌雙棲的流行巨星,也證明了自己已是傳奇地位。

撰文:Aggy Cheng
Image: i-D、insider
Source: New York Post、Paper Mag、i-D

🐔樂手巢雜誌Vol.6《樂手巢創作新秀獎特輯》1月15日正式出刊
▋免費索取: https://mag.ysolif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