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科幻電影走出一代歌姬,跨時代的「對味」之作:王若琳

一轉眼王若琳出道超過十年,這之間她從大眾眼中的爵士女伶變成百變歌手,唱過放克流行化身虛構偶像,或成搖滾芭比主導一齣荒誕歌劇,日前發表的新專輯《愛的呼喚》則走進你我記憶,沿循鄧麗君、翁倩玉、美空雲雀等歌姬風韻,召喚那些年被擁戴歌頌的熾熱愛情。

王若琳體內「異於常人」的創作血液啟蒙自曲風怪誕的地下網路音樂人Lemon Demon(檸檬惡魔)、影響她至深的Oingo Boingo以及各種電玩音樂,她也熱愛音樂劇與卡通電影裡單腦細胞、個性鮮明的天真角色們。因此你聽王若琳很難找到尋常定式,偶爾抓不到節奏或旋律,是因為太過現實理性的思維都會跟不上她,所以也別以為這張《愛的呼喚》只是老歌重唱,在她巧手下西洋科幻元素包覆亞洲經典鉅作,將復古與現代調和得恰到好處。

▲王若琳學生時期愛聽Oingo Boingo,音樂創作風格也受到不少他們奇特元素的影響。

《愛的呼喚》的概念不純粹是重唱60-80年代經典,對王若琳來說,這種亞洲演歌就像東洋藍調,有悲情淒慘的故事線且十足戲劇化,能將空間內的氣氛瞬間轉換,和西方的迷幻音樂有著相同作用,因此設法將兩者結合。為了更貼近迷幻音樂的源頭,王若琳選擇在美國波特蘭藝術村駐村,找來製作人Chris Funk合作,Chris Funk從沒聽過這些曠世經典,王若琳就翻譯解釋歌詞曲境,妙的是兩人雖然在不同文化、語言背景下理解這些歌,卻在氣氛及編曲構想上輕易達成共識,攜手完成時代融合、東西合璧的旋律。

▲王若琳和Chris Funk討論用美式鄉村詮釋〈奈何〉,東西洋元素融合展現兩人合作的迷人火花。

《愛的呼喚》裡選唱鄧麗君、翁倩玉、美空雲雀等經典,重新編曲詮釋後再賦新生命,例如〈奈何〉轉化為美式鄉村曲調,運用具夏威夷情韻的Pedal Steel和特雷門琴加入喜感元素;〈寒雨曲〉花費較多心思研究唱法,揣摩七零年代Diva的氣勢;〈愛的迷戀〉則推薦給眾樂手仔細聆聽,「那是我聽過最屌的鼓跟貝斯!」王若琳認真分享,貝斯手Nate Query的音符詮釋跟彈奏方式都是大師級水準,鼓手Dan Hunt打的Pocket也值得樂手學習,空隙平均外還打出微妙律動感。

▲王若琳在《愛的呼喚》裡也延續過去亞洲歌姬們雙語、三種語言演唱的形式。

專輯每首歌都是一個性格鮮明、充滿故事的女人,王若琳說自己的個性最像〈奈何〉:「If it doesn’t work. It’s OK.」語帶灑脫,似對萬物萬事毫無留戀,然而〈愛的迷戀〉裡奮不顧身陷入狂戀的主角卻最讓她著迷,從歌詞到曲境對於她都是種極端幻想的呈現。

▲王若琳在製作專輯時才首次聽到〈愛的迷戀〉就深深陷入,也成為她在專輯中最喜歡的歌曲:「我很難找到一首真的對味的歌,可是〈愛的迷戀〉無論歌詞、旋律或翁倩玉對舞台的表達都是天地之合的傑作!」

為讓專輯由裡到外完美塑造,王若琳找來美國插畫家Brandon Graham創作視覺,專輯封面就像極了八零年代科幻小說,女主角被眾生物包圍,她說那是自己身處雜亂世界中,被心中很深的信念指引的意境。邊翻著內頁裡分鏡格、怪奇的生物與素描看得起勁,王若琳直說整本非常「對味」,聽眾能跟著她時空旅行,不只是回到過去,還穿越到想像外的異世界,降落在她打造的迷幻星球。

▲王若琳對專輯內頁所有分鏡格、怪奇生物都非常喜歡。

▲《愛的呼喚》視覺從繪圖到排版設計充滿八零年代科幻漫畫風格,和王若琳追求的概念十分符合。

做完這張令人滿意的專輯,問王若琳是否成為了小時候夢想中的音樂人?她說雖非從小就篤定這條路,但至今創作的依歸仍是兒時喜歡的音樂:「通常寫出一首自己覺得扎實的歌,是因為我想像小時候的自己會喜歡它」,王若琳彷彿就停留在反覆觀看幾十次〈真善美〉、熱愛每一部迪士尼電影的女孩,至今也為了她歌唱,願小小宇宙裡天馬行空永不被大人世界的現實取代,只管繼續一場戲劇化的怪誕冒險。

撰文:Themis/樂手巢編輯部

照片:蔡舒湉、Sony Music

採訪協力:Sony Music

🐔《樂手巢雜誌Vol.5》2019年9月16日正式出刊
🐔 免費索取樂手巢雜誌:http://bit.ly/2Ia2b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