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畫布裡傾瀉精神世界,搖滾與抽象藝術鬼才:Joseph Arthur

如何將音樂演出與視覺藝術真正地結合於一體?90年代中期被Peter Gabriel發掘後,音樂才華聞名於世,使我們得以在其現場演唱看到許多抽象畫放在身旁,聽他唱著唱著,同時又在台上完成了一幅畫,Joseph Arthur,就是這樣的一名音樂藝術家。

來自美國的音樂唱作人Joseph Arthur 1971年出生於俄亥俄州的小鎮,成長的過程中總是有酒精、藥物、嬉皮音樂伴隨著他。年輕時曾走過一段沒有成功的龐克搖滾之路,而後開始進行個人詞曲唱作後,直到有天接到Peter Gabriel留言邀約讓他去錄音,才正式開啟了音樂生涯。

1997年,Joseph Arthur在Peter Gabriel的音樂廠牌Real World Records發布首張專輯《BigCity Streets》,雖然起初還未受到廣泛關注,但他執著地鑽研創作,用第二張專輯《Come to Where I’m From》體現了他對鄉村搖滾和美國文化的喜好與關注,也被眾人所熟知。2010年更與傳奇音樂人Ben Harper與George Harrison之子Dhani Harrison組成了超級樂團Fistul of Mercy在歐洲進行巡演。以令人心醉神迷的演出,以及具哲思的音樂能量,讓他活躍至今,已推出數十張專輯和EP。

儘管Joseph Arthur音樂事業成功,但他仍將視覺藝術視為首要愛好,經常可以看到他在舞台上將演唱與繪畫兩者相合,邊唱邊作畫。事實上,Joseph Arthur的姊姊正是一名畫家,經常傳授作畫技巧給他,另外他也在William De Kooning、 Franz Kline、Basquiat、Van Gogh、Andy Warhol等藝術家的作品中得到啟發。

Joseph Arthur的藝術作品極富抽象的疏離感,灰暗中充斥著零亂而有序的圖像,以及臉譜上的木訥表情。這是他透過形式、線條和色彩來表達的精神,深刻地探究生命的線索,將折磨與美的力量相結合。就像他的音樂一樣,喚起生動的影像和情感,使他的畫作有著如動態影像般生生不息的內涵。

他曾解釋在他繪畫創作中的線條是神經,「當人們說它看起來像頭髮時,總讓我感到厭煩,因為神經是活的,頭髮是死的,神經是人類最高的感知。」「我的藝術創作揭示了最私密的自我,抑或是屬於自己的秘密。但也透過如此個人化的創作中,試圖找到能與人產生共鳴的部分,用心靈交流來拓展我們所有人。」

Joseph Arthur的繪畫作品獲得藝術和音樂界的廣泛關注和無數讚譽,所有專集的封面內頁也都由他親自創作,其中1999年《Vacancy》專輯還榮獲得格萊美獎最佳唱片包裝獎提名,就連R.E.M.主唱Michael Stipe也讚賞:「Joseph Arthur的音樂與畫作都充滿了直覺的力量、來自深處的力量。」因此Joseph Arthur也在2007年7月於曼哈頓大橋橋下區(Brooklyn’s DUMBO District)創立了實體藝術博物館Art Museum of Modern Arthur(簡稱:MOMAR),並在此開設展覽、展示自己的繪畫作品集藝術收藏,同時也在其中進行音樂演出及現場作畫。

實際上,MOMAR更像是一個結合展演空間的畫廊,裡面的空間不大,甚至狹小到其主要空間中央的藝術品可能導致觀展的人難以通行,穿越時都得格外小心。不過踏入一探,便能看見牆壁上充滿由Joseph Arthur心血累積的畫作,有時也能搖身一變成為音樂創作者的小型演出場地,吸引不少人上前往觀賞。不過2008年9月26日至27日,MOMAR已經在Joseph Arthur和The Lonely Astronauts樂團的演出中劃下句點。

在錄音室裡,Joseph Arthur的音樂製作精良、編曲層次分明;而在舞台上,他的所彈奏的樂曲、耐人尋味的旋律歌詞,更是糅合了抽象感的繪畫理念,相互交融合為一體。至今,他仍在音樂和畫布上,持續傾瀉著屬於自己的精神世界,不論陰鬱、紛亂,或者歡欣,讓人在他的音樂藝術驚喜中,甘願享受著每一次甜美與墮落。

文字整理:Anita/樂手巢編輯部
資料來源: Joseph ArthurComplexQRO Mag

🐔樂手巢雜誌Vol.9 阿爆.排灣族語化為聲像記憶,更多內容請至:ysolif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