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ds See Ghosts》饒舌X浮世繪,村上隆祭日本傳說妖怪封面

小孩為什麼容易看到鬼?鐵齒的說他們「黑白講」,迷信的說「被煞到」、孟婆湯沒喝乾、前世記憶殘留,較科學的一派則認為特定腦波頻率開啟與鬼怪溝通的大門。

無論如何,「囡仔著驚罵罵號」到底該怎麼辦才好?螢幕前的爸爸媽媽注意了,香灰、白米、符仔水通通免!介紹你來自美國的Kids See Ghosts,搭配迷幻饒舌樂,一邊欣賞藝術大師村上隆設計的妖怪封面,包管你的孩子充滿律動又富有當代藝術氣息喔!

▲美國饒舌歌手Kanye West(右)與Kid Cudi(左)相識於2008年,是好友與音樂好夥伴,兩人在2018年6月組成美國嘻哈組合Kids See Ghosts,並發行首張同名專輯。

《Kids See Ghosts》專輯藝術委託日本當代藝術大師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設計,其實這並非雙方首次合作,早在2007年Kanye West發行《Graduation》專輯時即邀請村上隆擔任藝術總監,包括設計專輯、單曲封面與〈Good Morning〉MV皆由村上隆團隊包辦。(參閱:Kanye West輟學熊三部曲,村上隆打造畢業特典

2017年Kanye West與Kid Cudi一起赴東京拜訪村上隆,Kanye West希望視覺意象可以有擬人化的熊和狐狸,分別象徵他和Kid Cudi,Kid Cudi倒是比較想當一隻狗。2018年村上隆釋出封面手稿後,Kanye West堅持狐狸是比較好的作法。村上隆受訪表示,當時他與助理及音樂人在紙上溝通呈現方式,「不過最後成果都沒有從那邊來,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Kids See Ghosts到東京拜訪日本當代藝術大師村上隆。

▲村上隆為《Kids See Ghosts》設計的藝術作品全幅。

▲Kanye West & Kid Cudi於2018年6月6日發佈的封面版本有倒置的「混沌」漢字。

村上隆的畫作延續他的招牌日本傳說妖怪路線,背景以浮世繪畫師葛飾北齋作品《富嶽三十六景》之《凱風快晴》為基礎,設定為青紅交會的黃昏色調,構圖中央的孤松、鬼怪角色與背景淡淡的富士山輪廓,更引人聯想村上隆2001年作品《Manji Fuji》。畫面左下角以直書的漢字標註團名與專輯名「小孩看到鬼」,此外別無英文字樣,凸顯神秘東方風情。細膩柔和的水彩渲染交織日本神話聯想、經典浮世繪,與《Kids See Ghosts》專輯的兇狠勁道形成強烈對比。發行專輯時,再將畫作裁切成正方形用作唱片封面。

▲日本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名作《富嶽三十六景》之《凱風快晴》。

▲村上隆2001年作品《Manji Fuji》。

▲Kids See Ghosts 2018年同名專輯《Kids See Ghosts》封面由日本當代藝術大師村上隆操刀。

村上隆的作品吸引高端奢華品牌LV、哆拉A夢與日本平民時尚品牌Uniqlo合作,輕鬆自如地轉換在美術殿堂與大眾生活之間。對於自己的藝術影響力,村上隆直言:「當代藝術只存在於紐約、倫敦、巴黎,針對那樣的世界與市場,我非常有策略地創作我的作品。我的商品從來不是為了營利,而僅僅因為我很好奇,我一直想探索Andy Warhol和Jeff Koons所做的事,我想進一步探索這條路線,所以這一直是我的純藝術(Fine Art)工作之一。透過推廣這種商品,我有點號稱在藝術界佔有一席之地。不過,後來有這些年輕人購買這種商品,對他們來說,購買商品本身就是非常真實的體驗。整個世代,譬如Virgil(Off-White品牌設計師Virgil Abloh),其動機就是製造商品,這本身就是種創造性行動。」

「我不覺得我是他們仰望、敬畏之類的藝術家,我更感興趣的是發生了什麼樣的化學反應,為什麼他們會買我製造的商品,以及它可以發展成什麼樣的商品。」

文:蔡舒湉

來源:consequenceofsoundresearchgatehotnewhiphopcomp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