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爆(阿仍仍),《kinakaian母親的舌頭》排灣族語化為聲像記憶

文字會影響思想,因此撰稿時總想要脈絡清晰。阿爆(阿仍仍)的《kinakaian母親的舌頭》則不需要再更清晰,以排灣族語架構整體思維,與音樂圈頗具人氣的黃少雍共同製作,母語古調加上流行電音排列組合成流暢而大氣之作,專輯名稱直指母語核心,直觀表述「希望大家可以來進行母語創作」這件事。

這是第二張族語專輯,上一張《Vavayan女人》以R&B築成,這次再以不見得被看好的電子音樂與大眾溝通。電音歌曲也讓阿爆得到很多解放:「在音樂上的變化多了很多,現在的聽眾比較有趣,越來越可以接受不一樣的東西!一方面希望新生代有機會去嘗試不同的樂風,不要侷限在只能做什麼,可用來評估有沒有人會喜歡和接受。」

擁有原住民血統就像一個歸宿,貼近根源的母語創作是生命裂縫也是意義,阿爆以往就曾堅持以母語敲出聲響,2014年她和外婆及母親共同錄製排灣古謠專輯《東排三聲代》,將自身文化用音樂收納,一路前進,現在也開課教學,引導新世代的原住民建立原創歌曲的製作常識。或許可稍與她和母親的相處作連結:「她是個熱情直爽,蠻獅子座的媽媽,是傳統音樂的表演者,一般音樂創作者或許難以遇到父母能理解自己,但她知道這個工作跟一般的上班族沒什麼不一樣,完成創作前一樣要做好很多的事情。」同是表演者出身,阿爆的母親更能夠理解阿爆在做些什麼,兩人在傳統古謠和流行音樂間反而相互呼應,古謠的唱法跟一般流行歌曲不一樣,由母親指導阿爆歌詞、曲式和唱腔,流行音樂的部分,媽媽則讓阿爆自由發揮

沒在做音樂的時候都在幹嘛:廢在沙發聽音樂啊!

阿爆說自己沒作音樂時就躺在沙發上一首又一首播放音樂,但工作時的自己是「往死裡做、拼命做完,那個東西就會完成了。」製作音樂時她最重視吃好吃的東西:「混音的時候我都會去買超好吃的鹹酥雞,我覺得生活要快樂,通常我的好作品都是在很放鬆的狀態做出來,除此以外,我蠻注重創作要誠實,原住民文化有很多東西可以談,但你要講真實發生的事情:作品若不誠懇,聽眾說不出來,但聽得出來。」

回顧音樂的啟蒙,阿爆小時候家裡有很多卡帶,加上父親平時開計程車,也跟著聽車上廣播,得到西洋音樂滋養。她曾受Michael Jackson啟發,也被瑪麗亞凱莉的海豚音震懾。為Babyface的創作驚艷,沒想到R&B能夠這麼好聽,明白了音樂有這麼多的節奏感和千變萬幻,在腦內深邃地開展出廣大的世界觀。「Babyface製作過很多專輯,全部都很好聽。瑪麗亞凱莉的轉音自如,情緒很高昂、卻又不那麼做作,聲音豪放豐富。而原本我以為自己好像只喜歡熱鬧的歌曲,第一次聽到Michael Jackson的Stranger in Moscow時,才知道原來灰暗面可用編曲和旋律冷調地述說。」

族語專輯最重大的意義:「這會讓我覺得自己是有用的」 

專輯中用到古謠取樣的歌曲1-10中說的1-6,講的是獲得六隻獵物的豐收狀態,取樣打獵後慶祝豐收的古謠:「如果你很確定你要講的是什麼,例如想要談掌聲鼓勵,那我就去對應古謠的掌聲是什麼,帶有讚頌意味的古謠,在這裡放進去是契合的。」原民創作結合出新歌曲,其實帶著對於生命的爬梳、尊敬和傳承。也可以聽專輯內tjakudain 無奈〉以台語及排灣語互動,保有族群共處的想像和期盼。

阿爆描述的聆聽體驗到演唱表現都深刻而細微,不難發現那也影響了她對專輯完整度的要求。「若要我選出最喜歡哪一首,我選不出來,這張專輯我用三年的時間製作,每首歌曲都有它的作用,各自代表某些時刻、某部分的自己。」「我個人而言,母語專輯這件事有超越本身意義的價值,每一個人對自己的文化認識的程度不一,但音樂是一個很好的媒介,你會給這個族群找自己的管道、使用自己母語的權利,他們會開始用以前已經丟掉的東西、那個語言,我會覺得我自己…我是有用的。」

而阿爆對金曲獎得獎與否這件事相對淡薄,心裡則微小地祈願共同入圍最佳作詞人獎的母親王秋蘭(愛靜) 有機會上台,媽媽或是族人比較少有機會參與這個盛會,對她們來說是件難忘的事情,若她有機會上台領獎我也會很開心。她最可惜專輯裝幀設計沒有入圍,阿爆的上一張族語專輯也由同一位藝術家親自繪圖,這次的設計更為精準,連同服裝、平面宣傳概念都等到他的設計圖產出後才決定,看得出阿爆重視群體比重視自己更多:「磊勒丹.巴瓦瓦隆(Reretan Pavavaljung)的設計,才是我們的主旋律。

言談比自己直接而堅毅的語氣更帶使命感,阿爆希望可以對自己的根源有幫助。最近讓她最有成就感的事,就是聯手黃少雍開設專屬原住民的課程「MINETJUS電音製作解密」,探討前衛的電子音樂和帶文化美感的原住民音樂的美麗解構。「真的很高興可以開這門課,這張專輯讓原住民的青年創作者得到很多刺激和疑問,對於電音曲風和專輯背後成因,他們想知道怎麼做。我在學習的過程中,覺得老人家想教你但不容易表達,我整理出比較順暢的順序,讓他們至少有個開始,也了解製作後端流程。這堂課程讓新生代有機會實作,也剛好可以讓原住民彼此之間建造互聯網;對於個別原住民來說,作音樂要碰觸到跟自己族群文化有關的東西,有些人很難體會,不管他這次到底有沒有學會作一首歌,最起碼他學會了一些過程性知識。」

終於他們要你能夠是你自己的樣子

阿爆前陣子也發布了與樂團告五人的合作歌曲新世界,對她而言像是突破了一層隔閡,以往原住民歌曲在大眾觀點中很容易被刻板印象侷限,有些人還是只能想像原住民唱山歌。透過這次合作,對阿爆來說更感受到了溫柔和尊重:「她們就是要你能夠是你自己的樣子,大家一起在進步,而這件事,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未來的原住民創作人,他們可以做自己這個新世代想要做的東西,我非常感謝告五人和製作人陳君豪。」

今年的金曲獎延後到十月舉行,阿爆反而覺得延後的日程得以讓所有入圍的好音樂有更多時間發酵:「今年是很特別的一年,不管個人或群體,它都逼著你去做一些改變,我覺得這改變很好,告訴你要有很多應變能力,發酵的時間比起以往久,大家有了機會回來聽聽這張專輯,我每天都多了很多新的聽眾,是很幸運的。」

今年開始阿爆也會在部落裡教新生代寫歌,年底則會製作一張原住民新人合輯,深感很多人宅在家自問自答,有很多好東西但沒有後續,阿爆比起在幕前表演更期望自己繼續做個協作者,開課、製作單曲及合輯,行進方向漸漸朝向以群體意識完整一場原民記憶。她眼底是期待種子們茁壯的堅定,毫無保留,像無畏無懼守著夜的極星

阿爆的聆聽歌單

Mariah CareyEmotions
TLCWaterfalls
Lauryn Hill 〈Everything Is Everything〉
Michael JacksonStranger in Moscow
Toni Braxton & BabyfaceLove, Marriage & Divorce

撰文:謝濬如Nana  
攝影:猫形Neko

本文收錄於樂手巢雜誌Vol.9,今日出刊。樂手巢雜誌全台索取地點:https://mag.ysolif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