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士坦的變化球 KST 影像再升級,《眠月線》讓 FREES 馮建彰(二馬) 置之「死地」而後生

0
3626

當馮建彰(二馬)在「FREES 自由的設計」宣布要跟康士坦的變化球(KST)合作時,千禧代的動畫團隊集體尖叫,矢志一定要把這個案子做好!六年級生老闆見狀納悶不已,「奇怪,之前跟天團合作時也沒有看他們這樣子⋯⋯」而主管層得到的回饋只有一句「啊~你們不懂!」在深入分析康士坦的變化球的音樂內涵、演出風格與視覺呈現後,二馬赫然發現這個樂團崛起於一個全然不同的時代,而他面臨的設計挑戰不只是世代落差,還必須卸下他習慣的既定商業包裝,鬆綁對完整與成熟的認知及想像。

簡單說,精緻無瑕高科技在 KST 的宇宙觀裡並不成立,而 FREES 也不能只是製作或設計方,還必須是「乘客」,得跟著獨立後搖團一起搭上「眠月線」這部往生列車,在轉乘時空的縫隙找出彼此的共鳴。「我從康士坦的變化球身上看到一個很乾淨的初衷,他們保留了一個很原始、很精神性的狀態,不複雜,但是絕無僅有的樣子。」二馬說。


▲ 馮建彰(二馬)是「必應創造B’in Live」共同創辦人,現任「FREES 自由的設計」創意總監,組織前身是2005年成立的演唱會舞台設計公司,2020年轉型為音樂、空間設計與數位藝術多元跨界團隊。

霧裡看花,FREES 與 KST 共創的變化球飛哪兒去了?

FREES 與 KST 的合作故事也是一顆球徑變化莫測的變化球,9月2日康士坦的變化球在台北流行音樂中心舉辦《眠月線》成軍十周年演唱會,這是 KST 自2013年創團以來規模最大的演出,由躍演劇團主導製作,FREES 則擔綱視覺設計。然而 FREES 的設計卻沒有出現在演唱會上,二馬透露,因為趕不及製作時程,相關視覺產物將用在〈人格補完計畫〉MV。

事實上原本 FREES 還負責〈眠月線〉MV,但因演唱會文本改變而暫停計畫。如果按照 FREES 最初的設定,將是與觀眾共創與解謎的過程。原本規劃的時間軸是這樣的:在演唱會開演的前一個禮拜上架 MV,觀眾看過 MV 後對男女主角留下印象,但不知道故事結局。到了演唱會時,MV 男女主角會再度現身,並與舞台的表演產生關聯。與此同時,FREES 用360度全景攝影機捕捉現場實況,讓全場的觀眾都成為演員,最後所有的故事與參與者都會緊密連貫、一氣呵成地出現在沉浸式內容中。這個方案因為舞台文本改變,無法在〈眠月線〉MV 落實,但會保留在〈人格補完計畫〉MV 繼續完成。

從頭學習 KST 的語言並深化,不然我會覺得對不起你

《眠月線》是 KST 的第三張錄音室專輯,FREES 從專輯封面製作階段(由見本生物盧翊軒操刀專輯藝術)就參與意見回饋,並逐步學習樂團的語言。二馬觀察,「將符號埋入場景」是 KST 一貫的手法,於是也在海面場景埋入眠月線的符號,讓觀眾引起好奇,同時作為 MV 的重要轉場。

在現實世界中,「眠月線」位於嘉義阿里山,是日本政府為了運送伐木而建造的高山林業鐵道。FREES 將它轉化成「亡者搭乘的往生列車」。早逝的女主角先到眠月線的時空等待尚在人世的男主角,直到她從海上的眠月線符號鏡面看見自己,轉場後,畫面由紅轉藍交代時空轉換,代表女主角歷經滄海桑田終於等到垂垂老矣的男主角,而其中的時間感對人、鬼和宇宙有不同的度量衡。

「我們也學著用這種邏輯思考,有時候越想越無厘頭、越講越玄了,但這就是創作本質,我們試著用你的語言方法去探討,試看看我們能不能做出一致的語言。」二馬認為「眠月線」光就字面就很浪漫,引人聯想美好的夜空下有一列朝月光往上攀爬的火車,他為此還重讀經典小說《銀河鐵道之夜》,希望讓 KST 的人生列車承載更多愛和感性。他強調,FREES 提出的影像創作必須比 KST 以往的疊字模式更有力道與深度,並且符合樂團的本質,保留足夠本真的想像空間,「不然我會覺得對不起你。」

世代落差影響感動,別因「完整」掉進90年代 MV 陷阱

KST 的代表作〈擱淺的人〉、〈美好的事可不可以發生在我身上〉、〈更迭〉都促使二馬反思自己站在什麼樣的時代,他觀察中生代以後的族群不如前輩出社會時擁有多元的機會,當今音樂市場也沒有過往蓬勃,很多時候被各種現實壓力與環境阻礙捆綁著,想一飛沖天卻飛不高,想落地也無法生根。「康士坦的變化球好像變成情緒的出口,樂迷在他們的歌詞、演奏與 VJ 中找到內心共鳴,可以釋放壓力、宣洩對所處時代的不滿,達到療癒的效果。」

他解析 KST 魔力來自於遵循後搖(Post-rock)的音樂性,以演奏與情境氛圍為主軸,縱使團員們外型亮眼(二馬稱讚老鼠帥到可以拍偶像劇),依然願意降低個人表現度。正因保有足夠的想像,所以劇團和影像專業人才有充分的演繹空間,讓沉浸式體驗得以和諧、自由地一一發展成形。

然而,在把音樂文本轉化成視覺的過程中,FREES 一開始卻感到無所適從,因為二馬的團隊歷經華麗包裝主流音樂的黃金時代,在音樂構成、演出完整度等製作環節精準加入商業性考量,而與 KST 合作《眠月線》更偏向是共創,樂團只專注在音樂本身,沒有提供明確的娛樂體驗指令。除此之外,當 FREES 用資深眼光檢視 KST 的既有視覺時,難免感到「不成熟」或「未完成」,但偏偏這又是讓樂迷最感動之處,有恰好的彈性可以共振個人心思。

「我們掉進90年代 MV 的陷阱,將劇情完完整整地加到音樂裡面。因為我們想要感動每一個人,所以習慣把故事講得讓任何人都能聽得懂。但如果把每一個故事都講得太完整、太具體,甚至連歌詞意境都交代完畢,那 MV 就會變成一部非常扎實的劇情片,失去了想像的空間。現在的觀眾不想被灌注這麼多故事,很多時候更想要思考與感受的空間,所以我們反過來在學習這件事情,我們要修掉主流商業音樂的匠氣,找出新的創作論。」

不怕沉浸式講得氾濫,與隨波逐流的差異是勇氣與真心

坊間有各種主打「沉浸式體驗」的演唱會、展覽與活動設計,二馬認為沉浸式連同元宇宙、NFT 等名詞都太過浮濫,也都是資本主義下的產物,由資本家握有話語權,但創作者無需排斥這股大趨勢,更重要的是回頭檢視本質,抱持開放心態用新工具傳達自己的世界觀,並持續學習,保有競爭力。以拉斯維加斯的 Sphere 為例,這個全世界最大的沉浸式場館將定義未來的影像格式規則,也將在其他國家城市複製模式,引領產業改變,開創演唱會製作的新思路。

FREES 與血肉果汁機合作的〈虎爺〉XR 奇幻版 MV 獲得2022洛杉磯獨立短片獎(Indie Short Fest)年度最佳視覺效果,二馬認為能獲得國際獎項青睞,關鍵不是因為用上流行的工具,而是概念深得人心。當 COVID-19 疫情衝擊全球產業,無法群聚讓演唱會生態圈前景堪憂,FREES 於是讓台北小巨蛋化為廢墟,但斷壁殘垣間出現一尊虎爺,象徵音樂人在末日信念不滅。「我的初衷是做新嘗試,所以自掏腰包、找血肉果汁機做虎爺這個案子,後來申請政府的紓困補助,才開始回本、賺錢。」

身為演唱會製作老將,二馬時常邀請或引介國際製作團隊和動畫師到台灣交流(如介紹國外製作團隊 Metaform 給蘇打綠/魚丁糸作「池堂影夜」),這次 FREES 也以最高規格為康士坦的變化球籌備視覺,號召台灣數一數二的夢想動畫(Moonshine Studio)加入製作,並參與主辦。他期待未來能助力 KST 在保有原始初衷之餘,昇華成國際級的質感。「也許以我們的程度和能力只能送你到這邊,樂團進階後能與更厲害的團隊合作,我也心滿意足了。」

撰文:蔡舒湉 Lakeisha
攝影:猫形影像製作 Neko Production

🌛感受靈感不寐的音樂脈搏,樂手巢雜誌 Vol.18 「午夜台北」出刊:
https://ysolife.com/yso-mag-vol-18

康士坦的變化球談10週年:乘上沒有終點的「眠月線」,繼續未知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