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搖滾世家開始說起時尚語言,Liam Gallagher《As You Were》何以找來 Hedi Slimane 掌鏡?

Gallagher 家的男人都有一雙魔魅的雙眼,Noel 是不可一世,Liam 是玩世不恭,而二代 Lennon 在聖羅蘭(Saint Laurent)的重塑下盡現催眠式的陰柔磁場,那恰巧也是 Oasis 兄弟所欠缺的。或許觀眾早已分不清 Liam 對 Noel 的索愛是手足情深還是恐怖情人,可以確定的是,2017年當他下定決心真正獨立、發行首張個人專輯《As You Were》時,這位 Britpop 英雄推上牌桌的可是他這輩子最大的賭注——自尊。封面肖像在前聖羅蘭創意總監 Hedi Slimane 的掌鏡下,與時尚鬼才過去為聖羅蘭換血的銳利頹廢不太一樣,但也不是從前那個愛鬧老哥的屁孩。Liam 以他一貫的直率說:「我又要從零開始了。」如果說最大的任性是追求「一如往常」,你能不佩服 Liam 嗎?

▲Liam Gallagher 2017年發行首張個人專輯《As You Were》,封面由時尚界極具影響力的現任 Celine 創意總監 Hedi Slimane 拍攝。 

始終保持控制,不想重新發明

當 Liam 不斷重複唱著「Why don’t you come back to me(你為什麼不回來我身邊呢?)」每個人某種程度都能對號入座。1996年英搖傳奇在英格蘭的 Knebworth 公園為25萬名觀眾表演(有超過250萬人申請門票),2009年 Oasis 崩解後,Liam 嘗試籌組 Beady Eye 繼續前進,但這支「沒有Noel 的Oasis」終究是行不通,2014年宣告解散。無論跟樂團,還是個人演出,他從不介意跟自己比較,也總是以 Oasis 為榮。2017年他對自己的期許是:專注不要變成白痴。無論場子是200人,還是20萬人,對他而言,演出就是演出。「你明白我的意思嗎?盡你所能地唱歌,不要像個白痴一樣跳上跳下,始終保持控制,這就是我的看法。」

Liam 已經準備好捲土重來,回來做自己最擅長的事情了,談起《As You Were》,他說:「這他媽的唱出了我的心聲」。《As You Were》確實滿足了無數歌迷的期待,甚至可說遠遠超越。先是首週銷售奪下英國專輯榜冠軍,又以16,000份打破20年來單週黑膠銷售量紀錄,製作人 Greg Kurstin 在2018年獲頒葛萊美獎非古典類年度製作人。Liam 熱衷的經典 60、70 年代音樂勢力在此刻宣告進化。「我不想重新發明任何東西,也不想踏上太空爵士樂之旅。這是藍儂的〈Cold Turkey〉氛圍,是 The Stones,是經典集錦,但是依照我的方式去做,就是現在。」

《As You Were》最大特色之一,是每首歌曲都有一個目的。感覺是針對某事或某人,沒有冗贅,無可刪減,都設定為直截了當地紀錄,或是從他的個人視角陳述。在強力節奏律動下,有重靈魂搖滾(soul-rock)的〈Bold〉,Bo Diddley(從藍調過渡到搖滾的關鍵人物)風的〈Greedy Soul〉,Liam 和Cherry Ghost 的 Simon Aldred 共同創作的抒情巨製〈For What It’s Worth〉,更別錯過氣勢磅礴、情感酣暢的〈Wall of Glass〉。

Hedi Slimane 搖滾時尚霸主

倘若當年沒有時尚傳奇設計師 Hedi Slimane 神奇的品牌重塑魔法,今日的聖羅蘭,也很難被聯想到為搖滾樂畫上等號的 fashion house 代表。搖滾文化滲透 Hedi Slimane 的靈魂、交織他的生涯。他在11歲時收到了人生的第一台相機,開始學黑白暗房打印,16 歲開始製作衣服,曾希望成為一名記者,但無論名氣再響亮,他對媒體始終保守。2012年3月-2016年4月接任聖羅蘭創意總監期間,他的一舉一動都被放大檢視和批判,也在這四年間徹底地撼動了時尚界。所注入的美學深受音樂和青年次文化影響,這點和 Yves Saint Laurent 60年代主張的年輕和自由遙相呼應,他更帶領時尚界與音樂圈重新審視男性的身體輪廓,並親自拍攝一系列絕色的音樂傳奇黑白肖像,重新定義搖滾、經典與永恆。

▲Hedi Slimane 1968年在法國巴黎出生,曾任Christian Dior 男裝系列 Dior Homme 創意總監、Yves Saint Laurent 創意總監,2018年2月起擔任 Celine 的創意、藝術和形象總監。

Hedi Slimane 在聖羅蘭發表的「Surf Sound」16年春夏男裝系列,這場時尚秀讓人聯想起他的「California Grunge」系列與1970年代勞雷爾峽谷的嬉皮美學,現場佈景貼滿了棕櫚樹和太平洋,視線轉向伸展台,模特兒身著條紋披風外套(poncho)和大量流蘇,還有「Members Only」(流行服飾品牌,80年代以生產夾克著名)風的亮片豹紋夾克、條紋T恤、法蘭絨襯衫、刷破牛仔褲、卡車司機帽和小圓便帽(beanie)。走秀的模特兒有星二代(如皮爾斯布洛斯南的兒子Dylan Brosnan),看台更是星光熠熠,Lenny Kravitz 和 Liam Gallagher 都是座上客。

2014-15年間聖羅蘭的音樂企劃,Hedi Slimane 邀請 Joni Mitchell、B.B. King,Queens of the Stone Age 主唱Josh Homme、Marilyn Manson、Kim Gordon、Daft Punk、Courtney Love、Chuck Berry……等搖滾巨星回到他們各自的家鄉,穿上聖羅蘭系列服飾,並親自拍攝一系列令人驚嘆的黑白肖像。譬如 Josh Homme 換掉他的破舊法蘭絨和牛仔夾克,他們約在他好萊塢的家拍攝,一張坐在敞篷車裡一手掛在車窗外,解開襯衫胸口的扣子;另一張是穿上聖羅蘭西裝打領帶、拿著吉他,為他的帥氣調和許多溫文儒雅;又如 Joni Mitchel 穿上由 Hedi Slimane 設計的聖羅蘭民族風束腰外衣、軟呢帽和皮革斗篷,他們在她貝沙灣(Bel Air)的家中拍攝,重新演繹70年代偶像風情。

Hedi Slimane 讓模特兒們背對鏡頭拍攝,藉此強調服飾的細節感,以及男女皆宜的中性本質。相似概念也可追溯至聖羅蘭2013年春夏男裝廣告,Hedi Slimane 選擇讓德國女模 Saskia De Brauw 詮釋男裝,用男裝女穿重新定義男體輪廓與氣質。他的黑白肖像在2015年初於巴黎的聖羅蘭基金會(Fondation Pierre Bergé-Yves Saint Laurent)舉辦「Sonic」攝影展,展示他十五年來以音樂人為核心的攝影作品。換言之,攝影可說是他凸顯時尚的開關,也是他點燃魔法的神仙火柴。

▲聖羅蘭2013春夏男裝廣告由德國女模 Saskia De Brauw 詮釋男裝。

在 Hedi Slimane 離開聖羅蘭後,繼任的 Anthony Vaccarello 從善如流,遵循 Hedi 的搖滾、星二代元素,並用他創作的影像和影片行銷概念。超模辛蒂克勞馥之女 Kaia Gerber 被選為聖羅蘭 2018 年秋季廣告的代言人,Liam 的兒子 Lennon Gallagher 也接著登場,並由攝影師 David Sims 拍攝黑白肖像形象照。他讓 Lennon 以 The Velvet Underground 的歌曲〈Venus in Furs〉為依據擺姿勢,該曲由 Lou Reed 創作,涉及施虐受虐、束縛和屈服的性主題,收錄在1967年專輯《The Velvet Underground & Nico》,成果是集厭世、性感與沈鬱於一身的完美聖羅蘭繆思。

《As You Were》在專輯封面設計上帶點刷舊感,減輕了色調重量,卻也出奇地帶出 Liam Gallagher 的雄心抱負,以及少見的沉穩感人物特寫。

Liam Gallagher 的確可以,也已經做到了。

撰文:蔡舒湉 Lala
來源:Hollywoodreporterlofficielusayahoo lifethefashionistodiscogsVOGUEvanityfairdaily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