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七十歲了活力不變,演員人生後重拾巡迴的Little Steven新作登場

搖滾名人堂成員Little Steven(Stevie Van Zandt),最為人稱道的是將搖滾和靈魂樂作了完美結合,「不務正業」的他有大半人生跑去演戲,在美國電視劇長期演出。他同時是搖滾教父Bruce Springsteen樂團E Street Band的靈魂人物,負責演奏吉他和曼陀林。重要的是他今年七十歲了,但他仍然很活躍,除了去年和Bruce Springsteen共同錄製專輯,他在2017年於利物浦的Cavern Club外舉辦一場向偶像披頭四致敬的演出,今年發行的LIVE CD/DVD《Macca To Mecca》和《SOULFIRE LIVE!》當中也收錄的這個精彩片段,還加收前次與保羅爺爺奇幻共演的〈I Saw Her Standing There〉。

Little Steven 1982年就發表首張專輯,獲得極高評價,更被時代雜誌選為年度十大專輯,在那之後,他又發了四張個人專輯,這幾張專輯都圍繞在不同的社會概念中,包含個人、家庭、國家、經濟和宗教,風格涵蓋靈魂音樂、硬搖滾、世界音樂。而他加入Bruse Springsteen和E Street Band的巡演時期,對政治議題產生興趣,也意識到以音樂理解政治,以此發聲。1985年他也繼續參與多種社會議題,包括和許多音樂人共同反對南非種族隔離政策,參與的音樂人有Bruse Springsteen、U2、Bob Dylan、Tom Petty等,隨後更將這場抗爭製成紀錄片和書籍,致敬南非爭取自由的這場鬥爭。

難能可貴與Little Steven在線上見面,隨著訪談,我們來旁聽這位傳奇的奇幻故事。

────

兩個不同的樂團裡:Bruce Springsteen & The E Street Band/Little Steven & The Disciples of Soul

Little Steven有自己與The Disciples of Soul的個人作品,又同時身為Bruce Springsteen &E Street Band的吉他手,對他來說,兩者皆在同一處時代場景被開創:「我們來自同個地方,我指音樂的根源相同,60年代音樂多元,那些歌曲是真誠的精神標竿,我們是跟著那許多的好音樂一起長大的。這兩個樂團本質上都是以搖滾樂團成形,再添加一點鍵盤和薩克斯風、和古典樂器作接軌,但以一些新的方式呈現。總歸來說,E Street Band留在搖滾軌道上,是更硬派的搖滾混搭一點點當代民謠根源音樂。獨特的是Disciples of Soul有五個銅管樂器樂手加上三個女合音歌手,是偏向靈魂樂但是有搖滾樂基底的。」

Little Steven首張個人作品中,首度將搖滾樂和靈魂樂的東西作結合,但他說另一張八零年代的專輯中曾有專為電影配樂而作的完全不同的作品,每首歌都對應一部電影的Sound Track;「總之,三年前我回歸了,我想回到我本來的聲響本質,也就是搖滾混搭靈魂樂,因為那是我最與眾不同的個性。當大家想起我,那就是我的獨特能力。」

音樂啟蒙:60年代英倫入侵

Little Steven的音樂啟蒙,最早因於首次英倫入侵(British Invasion),包括披頭四、the Rolling Stones、The Who、The Kinks、The Yardbirds、The Animals等,都影響他很深,「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什麼『樂團』。在那之前我們沒看過樂團,高中時學校內有些小演出,但那時候沒有那麼多人知道樂團的概念。我開始玩吉他、組了個樂團,這是種不同的連結,以前都是個人和個人,但樂團是種友誼也是個家庭,一種共同體,這構築了我。」

樂團給了Little Steven音樂上的啟發,Little Steven在音樂上仍追求「生活感」,別於商業演出,他希望自己的音樂呈現一種生活型態。「我不想變成賺錢工具,我想要的是生活方式(lifestyle),我是個怪咖你知道的,我不適合任何地方!但幸運的是,搖滾樂在不同時候來到我的人生,我的世代裡有搖滾樂,那時期我們每週就有七到八個搖滾電視節目可以看,我在六零年代成長,那時的人們任何時候都有著那種搖滾魂,不論你信不信,滾石樂團來了、然後是Marvin Gaye,再來有The kinks、 The who和Smokey Robinson,搖滾樂團總是一個接一個地冒出來,還有靈魂樂作伴。」

Little Steven也描述了唱片業乍現的時代:「接著唱片出現,成為商業,我試著進來,將搖滾和靈魂樂混合出一種特性,從我第一次錄藍調音樂時就加入了點靈魂樂和搖滾派的吉他,最終我回頭過來學藍調,加上五零年代的真空管Pioneers…等,隨著Rock Billie和英倫侵略越來越聲勢浩大、靈魂樂到摩城音樂(Motown)、Sam & Dave的傳唱,這些都在同一個世代絢麗出場,我們真的是一個幸運的世代。」

演員、吉他手、製作人,多種角色的平衡轉換

面對在演員、吉他手、製作人和寫作等多元角色中如何平衡,Little Steven笑說,「對,我真的擁有很多身分,但我很喜歡這樣!」他反而是在多種角色之間可以保持新鮮感,在那當下,只要確定用盡全力,也許就可以得到想要的。「我永遠不會對這些事厭倦,我百分之百專注投入在每件事情上,不論是演戲、製作音樂、寫作,我把整個人都丟進去,下回再轉換到下一件事情,就像是用腦袋的不同部位處理事情。製作音樂和表演的精神非常不同,而身為一個演員表演跟作為一個吉他手演出,也是用截然不同的腦袋。」

「Macca To Mecca」巡迴專輯:little Steven美夢成真、保羅麥卡尼驚喜現身!

Macca To Mecca英國巡迴的前一天,Little Steven正在完成另一個對他而言很奇幻的體驗,那就是跟名導Martin Scorsese一起工作,他在Nexflix劇集《The Irishman》中飾演美國50年代民謠歌手Jerry Vale,要拍完戲才能去演唱會。「我終於可以和我最喜歡的電影導演一起工作,當我趕到倫敦進行演出,大概只剩五分鐘可以彩排,然後我接到一通電話,說Paul McCartney也許會來。」「他就坐在我妻子的旁邊,我告訴他好好享受。他連聲說好,然後,安可曲前我先下舞台,當我再上去,我想,天啊,我看到保羅帶著一把吉他上來,他也不知道我們接下來要演什麼,那是場充滿勇氣和真實值得紀念的表演,他就站在那裡,那個真人!這場表演真的超棒,是場真正發生在我生命中的事;他站上舞台,加上E Street band,這是整段演出的高潮,就這麼奇幻。」

The Cavern Club的演出也是Little Steven的一場「粉絲童年美夢成真」,這源自於The Beatles曾作過一件事叫作「lunch time sets」(午餐套餐演出),每次大概在中午十二點午餐時間,披頭四會在The Cavern club演出半小時。巡演前一星期Little Steven跟巡演經紀人說:「跟Bruce他們說就選周六晚上演出吧!然後我自己要在那天中午進行演出。」經紀人說好,場地The Cavern club則說,「我們大概六十年沒做這件事了,不過那就來辦吧。」俱樂部有兩個舞台,他們在Beatles的紀錄片《in my life》看過Beatles就在舊的小舞台演出過,舞台上方有個像隧道的拱型。「其他人想在大一點的舞台演出,因為光是銅管樂器就有五個人,還有三個合聲歌手,但我說我必須要在小的那個演出,我想看到那個拱形的舞台。銅管樂手和三個女生在舞台旁與我們相隔,擋住了我們去廁所的路,這段很棒的經驗也收錄在DVD裡面。」

至於翻唱曲目則是選用披頭四當初的演出曲目:「我們幾乎演唱了一半的披頭四歌曲,披頭四1966年之後停止了巡迴演出,在那之後沒有人再在現場聽過這些歌,加上他們不曾加入銅管樂器演出過,我們唱了〈All You Need Is Love〉、〈Good Morning〉、〈Got To Get You Into My Life〉等,從紀錄片裡面選他們他們早年在Cavern Club演出的歌,我也選了一首 Ringo Starr & His All Starr Band的〈Boys〉。我們在每首歌都加入銅管樂器和女和聲,甚至我們大概有連續四五天還在巴士上排練。聽了兩百多遍,你到最後會對這些歌都很熟,要彈什麼都滾瓜爛熟,也真的非常感謝披頭四,他們原版的經典演出真的太完美。」

此回《Macca To Mecca》還加入了一些美國和歐洲巡迴演出,因為這對Little Steven來說是件相隔三十年的重要大事,「我過去大概有二十五年非常虛度光陰,哈哈哈(指跑去當演員)。」八零年代出了五張專輯後,Little Steven其實沒想過再作音樂,到某天Bruce把E Street Band找回來一起演出。「我對作專輯這件事好像沒有什麼遺憾。這完全是場意外,2016年底,演出promoter希望我跟妻子可以回去倫敦幫她慶生,那年又剛好被邀請去Rolling Stones前BASS手Bill Wyman的八十歲生日派對,同一個星期,又有Blues Festival的演出,每天都有行程,這就是我的人生,但我發誓這沒在計畫表內。」時隔多年又開始演出,但Little Steven還是感到很快樂:「重新演奏這些我聽了三十年的歌曲,樂團聽起來也很棒,很夠作成一張專輯。先前我參與了Darlene Love的專輯──我最愛的專輯之一,所以我就請Darlene Love的導演Marc Ribler來幫我拍攝這場演出。《Soulfire》的誕生是在1999年《Born Again Savage》後時隔許久的下張專輯,而大家在巡迴中很快樂,我也被感染了熱情,也許是過去這段演員人生給我的另一種禮物,這是張睽違三十年的作品,非常意外地,而不論如何,都沒有不選Beatles演唱的理由。」

《Soulfire Live!》演唱會專輯中的其他翻唱歌曲

演唱會版本《Soulfire Live!》專輯中也收錄翻唱James Brown的歌曲,這同時也是在Blue Festival時演唱的歌曲,雖是商業演出,但Little Steven還是和經紀人詳細討論出可以在音樂祭演出的作品:「我很喜歡James Brown在《Black Caesar》電影原聲帶的歌,那是我最喜歡的七零年代時期的經典專輯,過去我沒有在專輯內放過翻唱歌曲,我演唱這首歌,加入一些銅管樂器,一些獨奏新的riffs,讓他變得有點爵士感,這些東西又同樣足夠放進專輯裡面。」

展望未來,70歲依然忙碌而活躍的人生

17年開始馬不停蹄地巡迴三年,但那之後Little Steven還是過著忙碌的人生。19年底個人巡演結束,他正想和Bruce Springsteen and the E Street Band留一點時間作專輯,預計2020夏天開始巡迴。「Bruce預約了大概五天的錄音室,我們想要做點東西,然後花了四天就把整個專輯做完了。第五天沒事做,我們就坐在地上直接喝起來,因為我們覺得這專輯很棒。碰!疫情大流行,各地開始封城,我們就突然都待在家了。」但疫情沒有影響他的活躍,這段時間反而給了他沉靜自我的空間:「巡迴路上我已經好幾年沒回家,所以我正好此時開始寫一本自傳(預計九月發布);我的DJ開設了一周24小時無間斷地廣播節目,當中收錄音樂歷史教育節目、兩百多堂免費課程讓音樂老師可在全球收聽。我還是持續在自己的唱片公司確認Demo、混音、歌曲,我們還找了一個新的團每周進行線上演出,還是搞得很忙。《Rock N Roll Rebel: The Early Work》真的是張很棒的合輯,我將我過去五張舊專輯都重新錄製(remaster)。」

最後Little Steven表達他現在依然持續關心人權、種族、政治等社會議題,「我過去幾年可能很怪咖,我回來這音樂商業產業了,那個全世界最政治正確的我竟回來了。不論我們想要民主社會或自由言論,公民社會中我們有不同政黨選擇,但有些政黨已經失去初心,所以我們正面臨很大的問題,我在我的書裡談了更多這方面的細節。社群媒體夾帶著謊言,而謊言蓋過許多真實,自由言論也造成了很多問題。我們也有很大的種族歧視問題,自1860以來持續存在,也許這接下來的幾年當權者需要去理解國家現在要怎麼做。當權者總是自說自話,所以我選擇做些什麼替底層的人表達我們,我想在社會場景中用音樂的力量做些什麼,那也是《Soulfire》 巡迴的精神。」

《Macca To Mecca》線上聆聽及預訂:https://LittleSteven.lnk.to/MaccaToMeccaPR
《Soulfire Live! 》線上聆聽及預訂:https://LittleSteven.lnk.to/SoulfireLive4CDPR

撰文整理:謝濬如Nana/樂手巢編輯部
採訪協力:環球音樂
影像來源:環球音樂

Paul McCartney談新輯創作:Lennon的精神同在,像是從未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