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羅大佑從沒停下腳步:從初心之路,匯集《安可曲》歷久彌新的祝福

2020年,羅大佑在鹿港、台東、花蓮、宜蘭舉辦線上巡迴演唱會《宜花東鹿》,2021年歲末延續找尋根與記憶的核心,再回到自己幼時居住的萬華舉行台北安可場。他回顧這些地景與音樂並非邁向終點,而這是再創演唱生涯的新起點,乘著《羅大佑_安可曲》專輯的祝福,好讓我們趕上羅大佑從沒停下的腳步,透過音樂的療癒與撫慰,進一步認識他的創作能量來源。

宜花東鹿,回到初心之路

用音樂回饋土地的《宜花東鹿》巡迴演唱會首先來到鹿港,羅大佑唱著作為歌唱事業開端的〈鹿港小鎮〉,回想冥冥中像被保佑著的生涯,首次來到鹿港天后宮前「還債」,讓他感到微妙又緊張。第二站在車程遙遠的台東都歷,巡演車光是開上表演場地都不容易,羅大佑與團隊向大自然朝聖,還遭大雨洗禮,結果演出前20分鐘雨停了,天也放晴,大家充滿感激,直播呈現的低視角鏡頭,便有敬拜之意。


▲羅大佑首次在鹿港天后宮開唱。

花蓮站的主題「回家之路」表達遊子對家的情感及心中的返鄉正義,也向東海岸的開路英雄致敬;雖然直播前遇到颱風危機,但風雨生信心,團隊處變不驚,提前2小時預錄,順利完成演出和直播。而宜蘭是滋養羅大佑寫出〈童年〉的重要養分,演出時與觀眾一同歡唱,就像大家回到童年玩在一起;驚喜現身的的四分衛樂團跟阿爆一同合唱〈未來的主人翁〉,傳遞對當代音樂人們的期許,心中有一樣的共鳴,就得以讓音樂遍地開花、不斷發聲。


▲羅大佑當年在愛育幼兒園的老照片。

千禧萬華,成長與滄桑

台北安可場落腳新北市與台北市間交叉口——萬華,羅大佑說自己心情相對複雜,因為這裡有他少年時期的成長史,也是他首張專輯《之乎者也》的誕生地。他和萬華的成長與滄桑也形成了映照,相較於其他場次,台北場穿插了羅大佑自我內心對話,也唱出關萬華的今昔風味,演出第一首曲目即是翻唱鄧雨賢的〈月夜愁〉,用音樂重現當年三線路的時代榮景與城市氛圍。

羅大佑說這一站的氣味像是一群音樂人聚在有故事的地方排練、玩音樂,講著屬於這個地方的轉變和經歷,是輕鬆的氛圍又帶點韻味,又藉以表達整個人生的觀點。他此生首次公開表演手風琴,用不同樂器的音色表現「從六歲唱到現在六十多歲」的羅大佑,六歲便是〈郊遊〉、〈茉莉花〉、〈造飛機〉那悠揚的手風琴聲。〈亞細亞的孤兒〉表現出平常被忽略的「母親」的力量,是推動整個時代的一股力量,就像萬華默默挹注在台北的成長裡。在夕陽西下的演出尾聲,〈永遠的微笑〉和〈西風的話+歌〉緩緩注入充滿溫暖的祝福。

▲羅大佑回到數十年前萬華天橋的同一處仰望天際。

吉他回歸大地,讓地景作主角

從《宜花東鹿》的戶外巡迴演唱會,到台北萬華安可場,羅大佑放慢腳步感受大自然與回憶,而走出音樂場館與科技常態,不插電的型態便顯得重要。大佑哥最在意音樂與地方產生的真實共鳴,以木頭為原料的吉他在一場場演出中,象徵著把木頭帶回大自然,讓它接近最原始的出生地。這概念過去鮮少被他提起,無意間的連接、儀式性的回歸根源,值得被深刻感受。

因應戶外表演,羅大佑在演奏時選擇已裝有 Pick-up 且尾端有尾孔的木吉他,「因為在台東、花蓮、宜蘭這種場子,木吉他出問題的機率是比鼓、貝斯吉他都高的。」也因《宜花東鹿》巡迴的關鍵是大地跟音樂(樂器),所以我們得以在這系列直播和紀錄片中,看到羅大佑演出彈奏的所有吉他型號都被完整地標示出來,讓樂器的角色更往前推進。

另一值得注意的還有這系列巡演的「圓圈陣型」,羅大佑大多時候沒站在舞臺中間,和團隊樂手們一起面朝內圍成圓,可以看見彼此的眼神和當下享受著音樂的狀態,這樣的化學反應讓他們完全沈浸在音樂裡,即使背對著觀眾也沒有任何不安,所有人和大自然徹底融合的氛圍,還為他們帶來微妙的平靜感。


▲《宜花東鹿》巡演大多設計為圓圈陣型。

音樂人不能停,安可曲不是終點

在完成一系列直播巡演後,羅大佑推出新專輯《羅大佑_安可曲》,精心挑選一甲子以來具影響力、深入人心的流行歌,並首次以「純歌手」的角色,以結緣半世紀、魂牽夢繫的情感來歌唱,再集合了來自台北、屏東、北京、新加坡、紐約、倫敦的84位音樂人,用365天匯集成一張充滿祝福與安慰的音樂作品。

「這些歌曲的原唱與原作者都早已凋零,但是,他們給我們的感動卻與當年絲毫未減。我反覆思考一個問題:這些音樂的力量來自何處?」

主打單曲〈綠島小夜曲〉是羅大佑跟爸爸的連結,編曲意境則來自《宜花東鹿》的台東場,加入台東三仙台旁邊的礫石灘採樣的海浪聲和原住民女聲和聲,感受人、土地、音樂接合的聲音氛圍。〈西風的話+歌〉歌詞中,「西風」與人對話的優美意境令人著迷,製作取材於 Antonin Dvořák 的第9號交響曲〈新世界〉的第二樂章,表達對這新世界的盼望和祈禱。〈草螟弄雞公的男女打情罵俏元素與簡單旋律,被羅大佑稱作「La Mi民謠」,他們以70、80年代的 Gospel Funk 為範本,想像 James Brown 加上 Earth Wind & Fire 的混合體去演唱,讓這首「古早味」Funk 起來!經典情歌〈永遠的微笑〉是陳歌辛獻給妻子的作品,編曲邀請到新加坡國寶級編曲——吳慶隆老師操刀,以爵士樂隊和24人的弦樂合奏,淋漓盡致地呈現一見鍾情的感觸。」

「音樂人不要停,音樂人不能停。」不管是什麼時代,創作者都能用音樂說出自己的生活,今年68歲的羅大佑聽的、唱的,盡是音樂裡的滄桑跟生命的歷練,他持續嘗試與創新,實體發行《安可曲》黑膠唱片,把音樂打造成一種儀式,也預告會透過音樂劇演出,將情緒和記憶活躍起來,同時感受觀眾的心聲。透過做音樂的決心和真情,羅大佑接下來還有很多想「玩」也想「完成」的事都在實行的路上,因為《宜花東鹿》巡演與《安可曲》皆並非終點,是大佑哥為音樂場景帶來的新起點。

撰文:鄭佩欣 Anita/樂手巢編輯部
資料協力:大右音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