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退兩難!Lorde手寫解釋葛萊美拒演決定,取消以色列演唱會捲入抵制風波

最近紐西蘭音樂人Lorde(蘿兒)因抗議美國葛萊美獎演出安排不公,拒絕表演,事件還在延燒,今天又迸發新風波。Lorde去年12月因取消以色列特拉維夫站巡迴演唱會,造成憤懣的以色列歌迷控告導致取消的兩名紐西蘭行動主義者。Lorde捲入中東政治風暴。

這起訴訟為以色列首次採用禁止提倡「抵制以色列」(Boycotts of Israel)行動之相關法令。注:「抵制以色列」運動發起在政治、軍事、經濟及文化等層面,全面避免與以色列人、公司或相關組織有任何連結,透過聯合抵制行動,否定以色列國的存在,以及抗議阿拉伯-以色列衝突。

▲Lorde參與2018葛萊美獎頒獎典禮。

Lorde憑著第二張錄音室專輯《Melodrama》榮獲2018葛萊美獎年度專輯(Album of the Year)提名,然而最後還是輸給Bruno Mars的《24K Magic》。

典禮期間,Lorde抗議所有入圍年度專輯的音樂人都有個人秀,只有她沒有個人演出,質疑因女性身份受到忽略,因而拒絕表演。日前,Lorde在紐西蘭先驅報(NZ Herald)刊出手寫訊息,進一步說明她對今年頒獎典禮的想法,感謝大家相信女性音樂人。

▲Lorde以手寫訊息說明為何拒絕葛萊美演出,感謝大家相信女性音樂人。

除了美國葛萊美獎的演出爭議,另一方面,Lorde也陷入以色列與阿拉伯的政治風波。去年12月,猶太人Sachs與巴勒斯坦人Abu-Shanab寫了一封公開信發佈在紐西蘭網站The Spinoff,信中提到他們與其他人攜手為中東的和平與正義奮鬥,致力結束以色列的種族隔離政策。懇求Lorde重新考慮原訂2018年1月5日在特拉維夫舉辦的世界巡迴演唱會。這封信並非特例,只是眾多勸退演出的聲音之一。

這封信發佈幾天後,Lorde感受到「抵制、撤資、制裁」Boycott, Divestment and Sanctions,縮寫BDS,呼籲以色列停止占領巴勒斯坦國領土,尊重阿拉伯裔以色列人的平等權益,提倡巴勒斯坦難民的回歸權。)團體壓力,決定取消特拉維夫站巡迴演唱會。Lorde在推特針對這封信發表回應:「注意!這件事經過與許多人討論,也考量過各種選擇。感謝您教育我,我也隨時隨地在學習。」

不過,這個取消的決定,卻讓三名購買Lorde演唱會門票的以色列青少年相當不滿,憤而對勸退演出的Justine Sachs與Nadia Abu-Shanab提出訴訟,要求 ₪45,000以色列謝克爾(Israeli Shekel,約383,523台幣)賠償,不對Lorde提出損害賠償。

這起訴訟象徵第一次採用爭議性十足的反「抵制以色列」法律,這項法令允許因抵制行動造成經濟損害的以色列人或以色列所屬機構提出控告。

▲兩名行動主義者因寫公開信要求Lorde重新考慮在以色列特拉維夫演出,演唱會確認取消後,他們依禁止「抵制以色列」法令成為被告。

一月初,包括Roger Waters、Peter Gabriel、Tom Morello、Brian Eno、Talib Kweli等超過一百名演員、音樂人在英國「衛報」(Guardian)發佈一封公開信,支持Lorde的決定。

「我們強烈譴責以恃強欺弱手段保衛受不公正對待的巴勒斯坦人,對壓抑藝術家的良心自由深感遺憾,我們支持Lorde的立場。」

 

文字整理:Lala/樂手巢編輯部

資料來源:RollingStoneNMEguardianwashingtonpostNY Times

SaveSave

Sav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