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ilyn Manson《Antichrist Superstar》離經叛道與尼采超人說

人很容易忘記自己從前的模樣嗎?透過各種方式不斷重新發明自己,再操控時光回溯機制對比今昔,其實只是想提醒自己與他人怎樣的畫面是想好好記住或特別強調的吧?瑪麗蓮曼森翻開他收藏的尼采做出這張《反基督超級巨星》,用暗黑美學做照妖鏡將社會黑暗打回原形。只是當你放棄普世標準,憤怒地搗毀種種名為傳統與教義的準則,浮沉的你會另覓精神領袖,還是為自己建立強而有力的內在價值,成為哲學家理想中的「超人」呢?

▲Marilyn Manson(瑪麗蓮曼森)本名Brian Hugh Warner,藝名由Marilyn Monroe與邪教領袖Charles Manson名字組成,該名可指個人或他帶領的搖滾樂團。

1996年美國搖滾樂團Marilyn Manson發行第二張錄音室專輯《Antichrist Superstar》,劃入工業搖滾、前衛金屬風,與1998年的《Mechanical Animals》和2000年的《Holy Wood (In the Shadow of the Valley of Death)》合為三部曲。《Antichrist Superstar》隸屬「搖滾歌劇」概念專輯,名稱源自1971年安德魯洛伊韋伯(Andrew Lloyd Webber)音樂劇《耶穌基督超級巨星》(Jesus Christ Superstar),故事圍繞某種超現實生物握有掌控人類世界的強大力量,這名蠱惑人心的超級巨星企圖發動末日計畫,利用自己新建立的身份來摧毀世界,他是個鼓吹民粹主義的煽動者,全然受怨恨、厭惡和絕望驅使。

▲Marilyn Manson 1996年專輯《Antichrist Superstar》封面。

Marilyn Manson 收藏德國哲學家尼采的著作《反基督》(The Antichrist),他說,《Antichrist Superstar》專輯概念受「超人說」(Übermensch)啟發,所謂「超人」意指不相信世界上具有客觀存在的道德法律,藉由駕馭自己的虛無主義、學會為自己創造新生而成為傳奇英雄的人。這張專輯也可視為一種社論,影射美國保守主義派中的法西斯份子。

▲《Antichrist Superstar》受尼采著作《反基督》影響,視覺置入聖經呼應概念。

Marilyn Manson是David Bowie(大衛鮑伊)的大粉絲,創作專輯歌詞時也深受搖滾變色龍1974年歌曲〈We Are the Dead〉影響。「我記得是在90年代、初次搬到洛杉磯時聽到那首歌,如果我是在小時候住在俄亥俄州時期聽到,根本不會在我身上產生一樣的作用。它好像在說好萊塢文化,一種噁心的自相殘殺。」

《Antichrist Superstar》專輯包裝精美,視覺展現概念飽滿的暗黑藝術,冊子中涵蓋各種醫學圖表、卡巴拉(Kabbalah,希伯來語字面意義是「接受/傳承」,思想連結猶太哲學觀點,用來解釋永恆的造物主與有限的宇宙之間的關係。)符號,以及蠕蟲變化型態成為天使的視覺,意象參考自《啟示錄》。Marilyn Manson在這張專輯製造出「Superstar Shock」(超級巨星驚嚇)紅色標誌,不僅用在封底、唱盤設計,也成為舞台佈景的重要精神象徵,引人聯想納粹威權。

▲《Antichrist Superstar》內頁視覺。

▲《Antichrist Superstar》封底有Marilyn Manson人像、概念核心「Superstar Shock」紅色標誌,以及羅馬數字IX、VI、III、VII。

▲《Antichrist Superstar》唱盤。

▲Marilyn Manson在《Antichrist Superstar》詮釋煽動民粹、精於洗腦的超級巨星。

作為搖滾經典,Marilyn Manson在90年代對抗主流社會,所有黑暗、負面與恐怖,其實只是在提醒我們反思自己的信仰結構、質疑媒體發布的訊息。對比今日我們被社群平台與通訊媒體不斷沖刷的評論與謠言土石流,有時候真想默默用可怕又可愛的曼森簡單回敬這些「美麗的人們」呢!

撰文:蔡舒湉

來源:providermoduleRollingStoneconsequenceofsoundmansonwikidisco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