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與Metallica在香港共度的歡樂時光

※本文為2019 樂手巢評鑑文章徵件獲選參加獎文章

2001年的夏天,我開始進入高中生活,當時想的都不是讀書考試這些事情,一心只想學吉他、把吉他彈好,我的第一任吉他老師,帶著長框的黑框眼鏡,長相談吐斯文,但留著一頭長金髮,在第一次上課時就給我聽了Metallica的〈Master Of Puppets〉,從那一刻起,我就被Metallica一腳踹進美好的音樂世界中。

好多年之後,也成為了搖滾樂的微資深樂迷,在Metallica發了《Hardwired… To Self-Destruct》這張專輯後,也開啟為期好幾年的世界巡迴,在知道有把亞洲區排進去時,我整個興奮到從電腦椅子上跳起來,挑了香港這個距離近、東西好吃、票價又最便宜(這是重點!)的地方為首選,同時跟香港快達票(HK Ticketing)確認,票可以在開演當天於各個窗口取票後,我就直接下訂機票旅館,然後在開賣當天順利地買到一張搖滾A區的票。因為工作與家庭的因素,我這一次真的是快閃香港兩天,早上去,隔日傍晚回來,當天到了桃園機場,只要看到穿Metallica衣服的人,大家都會相視微笑。

到香港除了重點是看演唱會,我還排了很多跟音樂相關的行程,交通移動選擇比較便利的城市巴士與各式各樣大眾運輸,住宿直接安排在九龍半島尖沙嘴的通利琴行後巷內Airbnb,取票方便又可以逛樂器行(後來這幾年快捷票因業務變更,就與各大琴行停止取票業務,蠻可惜的)。在取到Metallica的門票時,整個非常的不真實,從小聽到大的團,即將要在我面前演奏的那種感動,是喜歡音樂的人都會懂的。


▲通利琴行尖沙嘴店。

搭著前往機場的城巴,開始複習著新專輯的歌曲,到了現場發現蠻有趣的一件事情,就是除了周邊商品有人排隊以外,會場其實沒有真的很多人在等,大家都在外面喝酒,甚至已經有人喝鏘在外面撞來撞去,然後真的各個年齡層的人都有,大家都不約而同的穿團T來看表演。

進到會場,對於主辦方的硬體設施感到好驚艷,四個超大屏幕跟看起來很厲害的舞台,我知道我等一下會非常的享受,演唱會開頭以西部風格的影片配上經典的開場曲,來帶入速度飛快的Hardwired,一開始就沈浸在高漲的情緒中。

這一次演唱會的歌曲安排是快慢交錯,新舊歌的比例大約是三比七,在James Hetfield說出這是我們第一次來到香港,非常感謝Metallica Family一起參與、一起享受Heavy Music,我們今天會玩得非常大聲之後,整場演唱會就開始進入他們要帶給聽眾的爽快氛圍,在Encore前的15首歌幾乎是完全沒休息的轟整場,也讓我見識到Metallica「老歸老,還可以吃花生」(台語:老莫老,還會哺土豆)的過人體力。

在歌單的編排還有銀幕燈光雷射的部分都拿捏得恰到好處,銀幕顯示的動畫或內容讓觀眾可以更認識歌曲的含義,進而融入歌曲。特別要提一下〈Moth Into Flame〉這首歌在進行時,大量的煙霧加上快速閃爍的雷射光,在舞台與觀眾之間形成一個立體的空間,是我以前看演唱不曾看過的。

歌曲的部分,我覺得是非常有誠意的,幾乎把經典的歌曲唱了一輪,像〈Seek And Destroy〉、〈For Whom The Bell Tolls〉等琅琅上口的歌,尤其還唱了北京跟上海場都沒排進去歌單的〈Master Of Puppets〉,連看演唱會相對含蓄的香港人都撞了起來。

最後,以〈Battery〉、〈Nothing Else Matters〉、〈Enter Sandman〉三首經典歌曲完美收場,真是讓老樂迷大飽耳福,雖然香港場沒有Baby Metal、郎朗般的Special Guest,但我覺得只要有了這些精采的演出,就真的值回票價了,還記得現場聽到One時,那個在心中出現的激動,到現在我都還記得。

在兩天一夜的短短時間中,我也努力的把行程排到最滿,除了第一天逛了尖沙嘴的通利琴行外,第二天我先到老牌唱片行HMV逛逛(現已歇業),再至維多利亞港坐天星小船去香港本島,搭乘叮叮車在各個我想去的地方穿梭,像是蘭桂坊的Hard Rock Cafe(因為我有在收集世界各國Hard Rock的鼓棒)、銅鑼灣的通利與柏斯琴行、灣仔的通利琴行(我覺得這間最好逛),算是一趟香港的音樂之旅。


現已歇業的唱片行HMV。


▲蘭桂坊的Hard Rock Cafe。

還記得當時香港的氛圍是忙碌卻又帶點人情味,那趟旅行間遇到好多好多很棒的人們,對比現在香港的社會狀態,希望一切都可以好起來,就像那時大家因為音樂而相識,和平快樂的在同一個地方,永遠不會對彼此有偏見跟歧視。

撰文、攝影:Zack Lin

🐔樂手巢雜誌Vol.6《樂手巢創作新秀獎特輯》
▋免費索取: https://mag.ysolife.com/

樂手巢器材評鑑文章徵件2019 不分區得獎名單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