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llica《Master Of Puppets》,魁儡之主墳場悼枯骨

Slipknot(滑結樂團)主唱Corey Taylor曾排名十大金屬專輯,不當賣瓜老王,他把第一名頒給Metallica(金屬製品)1986年專輯《Master Of Puppets》(魁儡之主),褒揚其豐富的旋律性,有強悍、激烈的重金屬節拍,亦有純粹、鎮靜的沈思緩流,歌詞富內涵,演奏技巧高竿,更收錄Metallica歷來最棒的創作歌曲〈Disposable Heroes〉,他大讚:「這張專輯簡直棒到犯罪!」

有別於一般金屬專輯愛用怪獸、惡魔、獠牙、皮革、裸女、閃電、血腥⋯⋯等元素表現離經叛道,《Master Of Puppets》封面對專輯名稱有最直白的反映,特別是「頭盔、狗牌」更凸顯反戰思想,控訴政治之惡,為傳統金屬唱片神魔亂舞的死亡擂台,鑿出一道人性曙光。

▲美國重金屬樂團Metallica(金屬製品)1981年由鼓手Lars Ulrich與主唱兼吉他手James Hetfield創立,目前成員還有主奏吉他手Kirk Hammett、貝斯手Robert Trujillo。2009年進駐「搖滾名人堂」(Rock and Roll Hall of Fame)。

▲Metallica 1986年發行第三張錄音室專輯《Master Of Puppets》(魁儡之主),是第一張登錄美國「國家錄音登記部」(National Recording Registry)的金屬唱片,2017年發行重新混音版。

有別於率先釋出單曲或音樂錄影帶,Metallica在Ozzy Osbourne的支持下,發動長達5個月的美國巡迴,1986年9月貝斯手Cliff Burton在瑞典巡迴期間車禍身亡,這張專輯成為他的告別作,Metallica歐洲巡迴場就此取消,回鄉改覓其他貝斯手。

▲Metallica與Ozzy Osbourne是一起巡迴演出的好夥伴。

▲Metallica第二任貝斯手Cliff Burton在1986年於瑞典巡迴期間車禍身亡。

《Master Of Puppets》封面由Metallica與經紀人Peter Mensch共同設計,委託插畫家Don Brautigam繪製。Don Brautigam畢業於紐約視覺藝術學院(School of Visual Arts),作品包括Mötley Crüe《Dr. Feelgood》、AC/DC《The Razors Edge》、Anthrax《Persistence of Time》、James Brown《The Payback》等唱片封面。

Don Brautigam表示,《Master Of Puppets》封面在1985年12月繪製,媒材為壓克力顏料,畫具結合傳統筆刷與噴槍,創作前不記得聽過專輯中的任何一首歌,最後以三天時間完成。為經典專輯設計封面應該是難忘的經驗才對,但Don Brautigam在2002年受訪時,卻表示記憶模糊,央求別再苦苦相逼,甚至疑似暗示不喜歡作品。「專輯(黑膠)因為尺寸大,可以表現更多細節,我比較喜歡CD格式,有時候我不喜歡作品的整體呈現時,我會希望它們做得更小一點。」

▲在封面右下方草叢裡有插畫家Don Brautigam名字的縮寫“D.B.”。

為何「遺忘」?也許是這幅畫的草稿由主唱兼節奏吉他手James Hetfield擬定,再由Don Brautigam接手完成,以致成就感不高也說不定?「看到我20年前完成的藝術作品在世界各地被印成T恤、海報,甚感窩心。希望受歡迎的原因和畫作有關,不光光是樂團的成功而已。」Don Brautigam說道。

《Master Of Puppets》封面設定為黃昏的墳場,畫面上半部安排咖啡棕漸層的血色天空,左右上方暗藏「魁儡之主」操縱偶繩的雙手,每條繩子都連結到下方的十字墓碑。下半部為雜草叢生的墳場,整齊排列一座座純白十字架墓碑,為暗示此處是無名士兵的公墓,正中央墓碑掛了一條「狗牌」(Dog tag,軍用識別證別稱),最左方墓碑則斜扣一頂綠色軍盔。

Metallica團名以白色大理石方塊體表現,搭配夢幻的柔焦效果。透過強烈的色彩對比,凸顯團名與墓碑,夕陽餘暉也加深廢棄、荒蕪氛圍。Don Brautigam說:「雖然Metallica的logo不是我做的,但在這張封面上效果頗佳。」

▲Don Brautigam繪製的17英吋見方《Master Of Puppets》封面原始畫作,2008年在佳士得拍賣(CHRISTIE’S auctions)以$35,000美金(約104.6萬台幣)售出。

1988年Metallica主唱兼節奏吉他手James Hetfield曾在受訪中表示,《Master Of Puppets》專輯名稱控訴被操縱,與其說是主動性地控制行為,不如說是被藥物控制。換句話說,「魁儡之主」指涉的對象是毒品,一種心理意象。

如果視覺主題真是藥物上癮,那視覺鋪排就顯得相當隱晦,畢竟曲目5〈Disposable Heroes〉歌詞控訴士兵成為戰爭的工具,死後灰飛湮滅,反戰意識與封面有最直接的想像。這首歌開頭即唱道:

Bodies fill the fields I see, hungry heroes end

我見橫屍遍野,飢餓英雄的下場

No one to play soldier now, no one to pretend

不再有人扮演軍人,不再有人偽裝

Running blind through killing fields, bred to kill them all

盲目衝刺戰場,為殺光他們而被餵養

Victim of what said should be

受害者應當如此

A servant ’til I fall

身為奴僕直到我倒下

探討政治與社會正義是龐克的愛,金屬多活躍於午夜過後,搖滾通宵達旦。Metallica當年率先跳脫金屬歌頌黑暗神魔的老哏,轉向叩問「極刑」。魁儡之主以第一人稱角度,呼告「爬快一點!服從你的主人,生命就能燃燒得更快速。」

Metallica用金屬樂督促省思自主,活出自由,就算沒有歌詞,樂迷也都感受到了。

撰文:蔡舒湉

資料來源:loudwirerevolverteamrockRollingStoneCOSmetalheadzonechristiesmetallica

SaveSave

Sav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