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健人》拋開偽善,唱出心底竄動的「壞米仔」:MIDI楊士弘

要如何維持搖滾精神,又得以身心平衡?日子充斥音樂、形象散發出搖滾氣息,或是帶著搖滾精神活得精采自在。努力玩音樂、好好過生活「Rock Hard, Play Hard!」,那就是搖滾健人的精隨。

MIDI 楊士弘帶清新形象,去年底發行的錄音室專輯《壞米仔Bad Midi》以怪胎新人之姿出場,讓大家更深入認識他。這次唱得不是小情小愛,也非氣派地宣達勇敢,而是來自深處最不願被提起的陰暗,將你我在道德邊緣的掙扎真實呈現,還硬生生撐開所有感官要你面對。在強烈的表象下,我們一窺楊士弘對事物的敏感,以及來自呼吸治療師身份的創作靈感。

楊士弘國中開始學木吉他,聽Lily Allen作品的幽默主題和抓耳旋律,成為音樂啟蒙之一;而後也追隨陳綺貞許久,注意到常出現在她專輯credit上的名字,開啟了他的對陳建騏老師的關注。他參加社團自彈自唱,總自許表現能令人印象深刻,隨著對音樂有了更多想像,楊士弘便踏上音樂創作之路。他形容自己寫歌的風格是「張牙舞爪」,不斷嘗試新曲風與想法,自己做起demo,接觸sample、midi鍵盤等,完成腦中的音符狂想。

從小生長在台南,聽說台北有很多比賽機會,還可能被唱片公司簽約,楊士弘便考上自己有興趣、家人也滿意的台北醫學大學。期間他在一場創作比賽得到冠軍,剛好陳建騏就是評審之一,於是相談相識後就在老師的帶領下入行。原以為這一切際遇是「稱心如意」,殊不知簽進唱片公司後的狀態卻不如預期,於是回到自己所學領域,花了兩、三年到醫院工作累積人生經驗值。

來自醫院的聲音感觸

在醫院當呼吸治療師的生活,每天工作8-12小時,有時還要值大夜班,只能在時間縫隙中進行創作,走在路上、搭捷運時,想到微小細碎的靈感都隨時記錄。但當時寫歌隨心所欲、沒有截稿壓力,把自己丟進生活之中認真感受、體會眼前的生離死別或是感動,反而變成最純粹自然的一段創作時光。

入圍金音獎的〈姓名〉一曲便來自新生兒加護病房一名早產嬰兒終於脫離「XXX之子/之女」的代號,得到父母給他正式姓名的感人故事。還有另一位輕生獲救卻昏迷的個案,某次楊士弘聽到其女友對他喊話時說:「我希望你可以醒來,但若你真的沒能醒來,就快放棄吧,不然這樣會很痛苦…。」令讓他感觸至深,也得到更深層的創作養分。

有陣子他也做睡眠治療師,常看著中年人密密麻麻的腦波圖,複雜地難以分析。某次見到小嬰兒的腦波圖,則讓他落淚直言:「怎麼有人這麼清純!他的腦波圖非常簡單活潑,所以我很感動。」「原來我們都是從這樣變越來越複雜,人類就是神奇的存在,也難怪大家會喜歡聽各式各樣的音樂。」然而從事醫學和做音樂是截然不同的世界,楊士弘說,醫院裡所有操作項目都有精確規範,但做音樂卻沒有正確答案。不過這兩種身分的交會,讓他能更理性地分析音樂,適當地鋪墊戲劇張力,這也是他作品中有著複雜變拍與曲風變換的原因。

從清新走向壞米仔的內心

結束醫院的工作,楊士弘回到唱片公司,收到第一個挑戰就是要自己完成首張EP《原來你是這種人》,所以每天到公司親自接洽一切流程。說到這,他忍不住提及,幸好製作人李孝祖將他的瘋狂稍微收起,選擇清新的民謠作品,以較內斂的方式讓EP作為跟大家初見面的名片;唯一一首幽默活潑的〈兩人同行一人免費〉隱隱將楊士弘的本質顯現,預告著他不為人知、屬於《壞米仔》的一面。

製作《壞米仔》專輯時,楊士弘組了自己的團隊,由陳建騏老師製作,找了6位製作人來呈現他的多重面向與豐富點子;合作夥伴也都是親近的朋友,能有話直說,將真正的楊士弘推到陽光下,讓自己的好與壞都現形。雖然一路跌跌撞撞,幸好入圍金曲最佳新人獎,成為他音樂之路的一劑鼓勵,也像在載浮載沈的人生中得到救生圈,開啟更多機會。

壞米仔的製作故事

《壞米仔》每首歌都非常貼近楊士弘的人生,他透露某些作品原是抱持批判角度,但後來卻演化為不同想法。像是〈道德小天使〉原是想批評一位朋友,但寫歌途中卻發現自己成了偽善的正義魔人,「你堅持善良的事,可能只是偽善;你覺得邪惡的事,可能只是你不敢這樣做,不代表它真的邪惡,且反而會讓人故步自封,那何不擁抱自己就是壞米仔,爽快地過人生?」

過去在校園創作比賽中得利的他,出道後上選秀節目卻沒這麼輕鬆,接連兩次經歷首登場就被淘汰的經驗,緊接著隔天要進行的專輯錄音,還剛好安排〈明天你不用來了〉,如此巧合讓他更加不知所措,不過當天打公司的門,同事們反而溫暖地迎接,要他休息一天,還開了會議討論策略。

專輯概念以撥開表層的光鮮亮麗,探討心底肆意竄動的聲音,所以來自醫院的靈感當然不只有感人故事,像〈紅心皇后的撲克士兵〉講述的社畜心態就是他在醫院工作的心境,「大家不要以為去醫院工作很好或社會地位多高,他們也都是社畜!大家都在做一樣的事。」

做完這張誠實的專輯,楊士弘現在更不在乎別人的評斷,解放的關鍵就在〈Plastic Baby〉這首歌,歌曲說的是勇於面對自我缺陷,但錄製過程仍讓他有點彆扭,而此曲製作人蕭賀碩便擔任起心靈導師,先是要楊士弘喝酒增添勇氣,再叫他脫光衣服進去錄音。有了這次又醉又裸的經驗,楊士弘放膽的開關便因此大開。

「不要憋著、不要偽善,偽善真的很傷身。」對於楊士弘來說,健康的定義就是表達心裡真實想法,接著他當場示範地喊:「我超討厭運動!」小時候被媽媽要求每天運動的他曾費盡手段逃避,不過現在已會定時和朋友打排球、動動身體;也勤做發聲練習,更從中找到樂趣。關於激勵自己及後輩的方式,楊士弘更說得誠實:「不要看比你爛的!看比你爛的會讓你流於安定;所以要一直去看那些比你強的人的演出。」鼓勵大家多看表演、增進視野。

簡單日常,玩電動也感性

現在楊士弘的日子簡單充實,主持Podcast節目介紹音樂,平常則寫歌、工作、打電動。多虧他對萬物感受至深,我們才能聽到他玩電動「玩到哭」的故事們。像是他在《動物森友會》的島中有位村民預告要離去,原本還不痛不癢,沒想到錯過村民離開的時間,竟讓他感到格外難過。還有一次玩瑪利歐,遊戲指令是找出散落各地的樂手組成樂團,好不容易湊齊、他們演奏起瑪莉歐主題曲,遊戲設計得精緻用心,也剛好反映現實中的楊士弘當時正因尋找表演樂手而苦惱,所以特別感動。

平時不忌口的他,最近開始實行假日吃素,是因為在金曲公布入圍者之前,他到龍山寺許了願,若入圍就要假日吃素一年。但說到得失心,楊士弘坦言緊張的主因是怕夥伴們會失落,自己雖然很想得獎,但有入圍就很開心,「因為所有入圍者都有很充足的得獎理由,所以跟得獎比起來,我比較在意紅毯美不美!」

這次《壞米仔》專輯涉略R&B、探戈、演歌、放克、Disco多種元素,楊士弘接下來要挑戰Vogue曲風,他順勢做出Vogue的舞姿,進一步展現自己,「你要寫Vogue就不能夠說謊,自己是怎樣的人就要把他唱出來!」對於之後的音樂方向,他希望金曲的一切不會影響到創作的任督二脈。而至今還沒跟女生合唱過的他,夢幻合作清單是:蔡依林、蕭亞軒、魏如萱、艾怡良,盼接下來的作品有女歌手加入。

【Midi 楊士弘的健康/放鬆/療癒歌單】

撰文:鄭佩欣Anita/樂手巢編輯部
攝影:林詩容 Rong、謝濬如Nana
場地提供:Night & Day Bistro|旅人的時區(同 TripMoment VR 時刻旅行樂園

生活與音樂的平衡,「Rock Hard Play Hard 搖滾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