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為藝術下結論:音樂鬼才Moby用「Little Idiot」自我投射

電音鬼才Moby今年五月準備推出第19張錄音室專輯,找多位音樂人和他一起重新詮釋以前的作品,展現隨流變而適應的藝術價值。回頭看看他的一路歷程,能從插畫角色「Little Idiot」看見他的自我投射,而他的攝影和視覺作品則模糊了平凡與奇詭的界線,為觀者和聽眾們留下開放式的大哉問。

Moby原名Richard Melville Hall,藝名源自他是《白鯨記》(Moby-Dick)作者Herman Melville的侄子。1965年出生於美國紐約哈林區的他,從九歲開始學古典吉他和鋼琴,接著他也接觸爵士樂和打擊樂器。在成為眾人皆知的Moby之前,他在1980年代便組地下龐克樂團擔任吉他手和主唱。直到大學接觸電子音樂、嘗試了DJ工作後,開啟他的電音舞曲之路。

除了用合成聲效做音樂,Moby也時以靈魂樂、藍調、鄉村、搖滾、新浪潮等多種曲風素材點綴作品,還喜歡運用人聲取樣,將人性摻雜在電子節奏和旋律裡,讓舞曲音樂多了人文氣息。1989年他移居紐約發展後,同名首張專輯首發單曲〈Go〉讓他大獲成功,成為1990年代初期將舞曲帶入英美主流市場的重要推手。而後Moby的音樂出現在許多電影、電視或廣告中,也受邀為電影製作配樂,累積了極高聲望,更是為David Bowie、Daft Punk、New Order、Yoko Ono、Guns N’ Roses、Metallica、Pet Shop Boys、Britney Spears、Michael Jackson等巨星製作、編曲。

「我們以為當有了足夠的金錢和認可後,就會找到幸福快樂,但我試過了,沒有用。」Moby在近期的紀錄片中透露因名利壓力和自身焦慮,讓他曾有過重度酗酒嗑藥的時期,但在深厚的音樂製作功力之外,這世界還有很多他關心的事情。他是一位忠實的基督徒,也作為素食主義者、社會運動者、動物權利保護者等,常用音樂收益回饋社會,從事慈善活動,不難發現他仍忠於自己的心。

創作靈感來自生活與宗教中受到的各種啟示,Moby對於視覺影像的藝術天份也是其來有自。他的母親是位畫家,叔叔則是攝影師,於是Moby從10歲得到第一台相機後,就喜歡帶著相機旅行找靈感,拍攝各式各樣的照片,還在家裡弄了個暗房,甚至大學的雙主修就是哲學與攝影,「我希望讓看似平凡的東西看來不一樣,或是讓看似奇詭的東西卻實則沒什麼特別。」這讓他的影像作品有著更多前衛思想與可能性。

Moby至今舉辦過多次展覽,2011年還曾在海邊的卡夫卡舉辦「魔比Destroyed崩解攝影展」,以23件作品讓台灣樂迷目睹他從奇異體驗中得到的靈感。2013年的第三個攝影展《Innocents》(無辜者)與其專輯同名,並延續整個錄製期間的主題,想像末日後的世界,就像作品中身穿白袍的人形,在人間各處渴求找到活過的證明。不過Moby喜歡將作品的解釋權留給觀眾:「我不喜歡為觀眾帶來結論,我喜歡藝術本身伴隨著疑問。」

另外一項屬於Moby的標記非「Little Idiot」角色莫屬,這名叫小白痴的角色是從1984年Moby在地下唱片行Johnny’s Record Store工作時就開始繪製的卡通人物。當時他會將店裡的每個手提袋上畫上一隻Little Idiot,從那時起,這個角色就被賦予了生命。

「基本上,Little Idiot是一個簡單的外星人,喜歡站在他的小行星上避開人類。所以我想這是一張自畫像。」Moby將自我投射到Little Idiot身上,透過Little Idiot傳達自己的內心,成為他起伏人生中的支柱之一。於是在音樂事業成功後,Moby想起自己的出身,讓Little Idiot走進他的音樂生涯,不斷出現在他的專輯視覺、歌曲MV以及周邊商品當中。

走過受疫情影響的一年,音樂圈有許多人在閉關期間紛紛整理、回顧以往的作品,抑或是開啟不同形式的合作模式。Moby今年的第十九張錄音室專輯《Reprise》便與多位音樂人一起創作,重新詮釋他的職業生涯中的歌曲。他說這次作品旨在展示藝術如何隨時間的流變而適應,目前和My Morning Jacket主唱Jim James合作版本的〈Porcelain〉已經釋出,專輯預計5月28日正式發行。

 

文字整理:Anita/樂手巢編輯部
資料來源:12editSPINArtsyMobyCourant

Moby拍賣所有唱片收藏,收益全額捐獻慈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