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others of Invention封面照拷披頭四「花椒軍曹」,Jimi Hendrix神湊咖!

人總有看不慣別人某些行為的時候,小男生的作法是直接模仿對方反應,光是捏著喉嚨怪腔怪調當學舌鸚鵡,就很討打了是吧?(三年三班的手工薯條⋯⋯)搖滾界讓人好氣又好笑的挑釁範例是Frank Zappa,因專輯發行時間碰上披頭四發片檔期,幹脆自己團的新作也大改風向,從唱片封面藝術到音樂元素通通衝著花椒軍曹與寂寞芳心俱樂部來,就連Jimi Hendrix 也跑來湊一咖是怎麼一回事呢?

▲美國搖滾樂團The Mothers of Invention創立於1964年,Frank Zappa是樂團的靈魂人物,作品擅長實驗聲音可能性,專輯藝術亦饒富特色。

The Mothers of Invention前身是節奏藍調樂團The Soul Giants,Frank Zappa加入後,要求表演他的原創作品,並在1964年母親節將團名改成The Mothers,唱片公司聽了搖搖頭要求務必改名,Zappa回應,真有這麼必要的話(out of necessity),好吧~那勉強改成「The Mothers of Invention」。

此乃遵循諺語接龍的套數,將前後文還原後即成「需要是發明之母」(Necessity is the mother of invention.)。

▲Frank Zappa與他的母親,攝於1942年。

Zappa不按牌理出牌,連挑釁也自有他的黑色幽默。

1968年The Mothers Of Invention發行第三張錄音室專輯《We’re Only in It For The Money》,這張概念專輯內容諷刺左派與右派政治,風格涵蓋搖滾、實驗音樂、迷幻搖滾,管弦樂片段來自Zappa首張個人專輯《Lumpy Gravy》錄音期間檔案,其中最大的亮點莫過於直接模擬披頭四《花椒軍曹與寂寞芳心俱樂部》唱片藝術。

在專輯製作期間,他們碰上披頭四發行《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為了回應這個大事件,Zappa決定改變原先專輯概念,做一張戲仿披頭四的唱片,因為他覺得披頭四很虛偽,只想賺錢,反對利用青少年文化來牟利,專輯名稱大剌剌地表示「我們是衝著錢來的」(We’re Only in It For The Money)就是對披頭四、迷幻搖滾、嬉皮次文化的嚴厲批判。

▲披頭四1967年專輯《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封面。

Zappa花了4千塊美金(相當於2017年的$28,100),請藝術總監Cal Schenkel做一張仿效花椒軍曹的封面,用最直接的方式表達抗議,「他們用藍天,我們就用天打雷劈。」(指封面背景)

▲The Mothers Of Invention 1968年專輯《We’re Only in It For The Money》封面。

更絕的是特別來賓,嘿嘿~見鬼啦!(借憲哥台詞一用)來的還是吉他之神Jimi Hendrix!

▲Jimi Hendrix(最右方)是Frank Zappa好友,受邀客串《We’re Only in It For The Money》封面拍攝。

「我覺得Hendrix很棒。不過,我第一次看他表演是在紐約的Au Go Go俱樂部,當時超不幸地坐得離他很近,他有一大堆Marshall(音箱),而我就在正前方,身體很不舒服,我出不來,音響排得太密了,我無法逃脫。雖然表演真的很棒,我沒看過有人能施加那種音量在自己身上,更不用說對別人了。那場表演結束時,他拿起吉他刺穿俱樂部低處天花板,然後直接走開,讓它發出尖銳的長鳴。」

——“Zappa’s Inferno, Guitar World” (April 1987)

▲拖拉機上的Frank Zappa,攝於1968年。

Zappa也不是鬼頭鬼腦地默默進行這個無厘頭的計畫,他還是有象徵性地打電話給Paul McCartney徵求同意,Paul McCartney推給經紀人決定,Zappa回嗆:應該是音樂人自己告訴經紀人怎麼做事

不意外的,這個惡搞花椒軍曹唱片封面的點子被披頭四的唱片公司否決了,The Mothers Of Invention的專輯發行時間也因此延遲了5個月之久,最後改將這張有爭議的封面挪到專輯內部,內頁的團照改用做封面。這個妥協的方案讓Zappa氣得吹鬍子瞪眼,藝術總監Cal Schenkel也認為替代的團照影像不如花椒軍曹風封面來得意識強烈。

▲替代花椒軍曹風封面的是The Mothers Of Invention的團照,原本安排在《We’re Only in It For The Money》唱片內頁視覺。

▲紙娃娃拼貼概念也是來自披頭四《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專輯藝術。

除了視覺藝術直接仿效花椒軍曹,聆聽這張專輯也可以明顯聽出呼應披頭四的音樂元素,包括仿效約翰藍儂的歌聲,令人忍不住嘴角上揚。

Frank Zappa表示:「這是一張完整的專輯,專輯中所有的材料呈有機性連結,如果我有所有的母帶,我可以拿剃刀刀片切開它們,再用不同方式重組,仍舊可製作出具可聽性的音樂作品。我可以用那把剃刀再把它切割開,重組成另一個模樣,照樣還是能合理。就算我重複做了20次,這些材料絕對還是能相應。」

勇於實驗,大膽對戰,聽Frank Zappa像拉起沈在地面的拔河麻繩在塵土飛揚間與面孔模糊的對手進行角力,不見得和諧動聽,但絕對好玩,自己來尋寶吧!

撰文:蔡舒湉

來源:lambiekglobaliawiki.killuglyradiolittleumbrellasRollingstone

披頭四《花椒軍曹與寂寞芳心俱樂部》,偶像拼貼名人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