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V Art》雨國影像創作記錄:〈無所謂〉,深入雨國的迷宮

記得在2013年第一次來台北時,某次在雨中坐上計程車後跟司機聊了起來,他好奇地得知我們來自香港後,就開始介紹他心中的台北,是個總是在下雨的地方,他還說,台北下的雨不會很大顆。

認識雨國的主唱陳翰是在一封Email裡開始。當時決定畢業後繼續留在台北生活時,就開始計劃重操舊業,擔任影片製作,也因此我把個人作品等等傳給不同的台灣樂團與其他工作室尋找合作的機會,很幸運地很快就收到陳翰的回信,接著不到一週就跟陳翰見面討論合作的事。後來他告訴我,他們在台北成立,而這個城市很常下雨,也因此就取名雨國。

當時在網路上找到雨國於2018年推出的第一張專輯《虛幻》,聽過後感受到歌曲裡帶有Shoegaze的氛圍。但在第一次與陳翰見面時,他說在新專輯《無所謂》裡,他們想要嘗試在極簡與迷幻的根基下,加入更多電子的元素,同時又不會失去搖滾的本質。

「無所謂/卻又不 是真的/無所謂/好疲憊/卻又停 不下來/同個空間/何時才 能看見/遠方伸出來的手掌/拉著我們往前」

〈無所謂〉這首歌在我的解讀裡,是描述一段時期裡的狀態,因為我看到歌詞「無所謂/卻又不 是真的/無所謂」後,就開始思考,人到底為何會這麼矛盾?或許這是一種抱著悲觀去等待希望的心態,而擁有這種心態的人是帶著抱負和目標往終點出發,卻在途中遇到不知道那裡出錯的失敗,因此這種經歷把他磨練成一個相信世界是負面會比較安心的人。所以當進入到MV的構想時,我想到那故事裡的人身處在迷宮裡。

記得當時跟陳翰見面時,他給我的感覺是個做事十分有條理,卻同時也樂於接受新嘗試的人。當我們談到樂團形象風格的部分時,他說在新的專輯裡他們嘗試跳出過去的音樂框架,所以他們在形象上也想跳出黑白灰的極簡,嘗試更多的色彩。因此當迷宮這個主題設定好後,我想到迷宮裡的牆壁假如是用布組成,它那抽像與虛的形態很符合上面所說的那種心態,同時它的視覺效果也應該滿有趣。因為在接著與陳翰再見面討論時,我跟他說:「這支MV就在一個用布造的迷宮裡進行吧。」

關於最後來到海裡的結局,其實自己也對這首歌所傳達的意念有產生共鳴,因為我相信不管是我還是其他想要從事藝術創作的人也好,在看到目標前內心都是這麼矛盾。我們總是在努力離開一個迷宮,卻發現一個迷宮接著還有更多迷宮等著我們。也許這就是人生,也許這是無可避免的事實,但我們可以找到能產生共鳴的東西或人,然後互相寄託一起前行。所以在MV裡的四個人,他們在布的迷宮裡是被分割開,但當他們離開之後,雖然已經半身泡在下一個迷宮裡,但這時已經不再是獨自一人。

在拍攝時第一次見到其他兩位團員吉他手QQ與鼓手祐翔,同時也聊到有關他們接著的計劃,新專輯推出後,也會有巡演與其他活動,可以等待雨國在粉絲團上發布

其實在之前的幾次討論裡,陳翰也分享了新專輯裡其他歌曲給我,現在回想,《無所謂》這張專輯正是累積了他們排除萬難時的反思與經驗,然後濃縮到一張唱片裡。假如大家剛好也在迷宮裡喘不過氣,不妨留意他們的音樂,也許可以找到共鳴。

撰文、影像提供:Mil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