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Chemical Romance《The Black Parade》,我的另類羅曼史黑暗行軍

幸福的歌曲都是相似的,不幸的歌則各有各的不幸。口袋中的厭世腔有氣若游絲的無臉書生,有喜怒無常、哭笑不得的瘋狂小丑,也有動不動就爆氣的激進魔人,陰間使者丟出令牌,這次就讓My Chemical Romance 復活,請大家併入搖滾歌劇的陣頭,走一趟癌症患者的生前與死後。厭世有多空洞、積極活著又多不易都無關緊要,遺憾總是要惡狠狠地發聲,方稱我的另類羅曼史。

▲美國搖滾樂團My Chemical Romance(簡稱MCR,中文譯名:我的另類羅曼史)活躍於2001~2013年,最知名的陣容是主唱Gerard Way、吉他手Ray Toro與Frank Iero、貝斯手Mikey Way、鼓手Bob Bryar,鍵盤手James Dewees 一起參與巡演。

2013年3月22日,MCR宣布在成軍12年後解散,官方用感恩、溫情行文風格公告:「我們已經走過很多沒想過能去的地方,我們已經看過、體驗過我們從未想像可能發生的事,我們和欣賞的人一起分享舞台,如那些我們景仰的人,與最好的朋友。現在,就像所有美好的事物終將面臨尾聲。感謝大家的支持與成為這場冒險的一份子。」2014年發行精選輯《May Death Never Stop You》,收錄代表作與未釋出曲目,正式告別樂壇。

所幸,團員們在MCR 解散後仍持續追尋音樂,如主唱Gerard Way 發行個人專輯,節奏吉他手Frank Iero、鍵盤手James Dewees、貝斯手Mikey Way 也都繼續尋覓夥伴另組樂團、發行作品。最讓樂迷欣慰的是,2016年宣布重新發行《The Black Parade/Living with Ghosts》(黑暗行軍),十週年專輯加收11首未釋出demo舊作與實況錄音。能行軍這麼久,究竟這張作品有多經典?

2006年My Chemical Romance發行第三張錄音室專輯《The Black Parade》,這張唱片由曾與Black Sabbath、Goo Goo Dolls、Green Day、Linkin Park合作的知名製作人Rob Cavallo 操刀。專輯概念設定為「搖滾歌劇」,創造罹癌垂死的角色「The Patient」(患者),描述他雙親的死亡、經歷死後世界,並反思人生。專輯視覺出自藝術家James Jean,封面單純用行軍的骷髏士兵搭配率性的黑色筆刷字體表現,內頁插圖則有細膩的線條與柔和的色彩,綿延更多戲劇化想像。

▲My Chemical Romance 2006年專輯《The Black Parade》,封面由藝術家James Jean 繪製。

▲《The Black Parade》內頁插圖。

▲My Chemical Romance 2016年重新發行《The Black Parade》,定名為《The Black Parade/Living with Ghosts》,封面像模糊的夢境。

▲內頁視覺如同鬼魅幽靈,形體恍惚透明,有塵封歷史感。

MCR 的流行龐克作風時常被看作Green Day 的姻親,那激昂的嘶吼、那行軍的鼓點讓你想到《American Idiot》了嗎?MCR 的厭世不同於Green Day 對體制的不滿,他們走出自己的路。

▲年輕人被教育成謀殺機器了嗎?

▲〈Cancer〉唱出許多癌症患者與其家屬的心聲。

發行《The Black Parade》後,曾有人投書《每日郵報》警告家長這張專輯讓他們很難教小孩,集結頹喪、自殘與自殺概念,根本是鼓吹自殺的邪教樂團(suicide cult band)。MCR回應:「My Chemical Romance 始終提倡反暴力、反自殺,作為一個樂團,我們總是肩負起責任,用行動向歌迷傳遞慰藉與支持。」「《The Black Parade》的核心理念是希望與勇氣,是在痛苦和艱困中找到持續生活的力量。」

他們沒說謊,〈Welcome To The Black Parade〉高唱,摯愛的人終有一天會離去,若持續沈溺悲傷與憤恨,只會帶給周遭的人不幸。

To carry on
撐下去啊!

We’ll carry on
我們會持續走下去

And though you’re dead and gone, believe me
雖然你死了走了,相信我

Your memory will carry on
你的記憶會繼續活著

We’ll carry on
我們會持續走下去

好好活下去,才有機會看見不一樣。

撰文:蔡舒湉

來源:discogsNMEwherecreativitywor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