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紫了,Neck Deep《All Distortions Are Intentional》負空間裡的放逐與昇華

昔有陶喆用〈黑色柳丁〉咆哮躁鬱搖滾,18年後英國流行龐克樂團Neck Deep用「紫色橘子」象徵邊緣人的昇華之旅,一樣的柑橘類,一樣的病態色彩,面對人世間的百般折騰,再怎麼擁抱陽光的水果也勢必腐爛。樂團說,所有的扭曲都是刻意的,即將在7月發行的《All Distortions Are Intentional》專輯,聽得見那些徬徨踉蹌與迷茫的自我放逐。

▲英國威爾斯流行龐克樂團Neck Deep由主唱Ben Barlow、吉他手Lloyd Roberts(後由Sam Bowden取代)創立於2012年,之後加入節奏吉他手Matt West、鼓手Dani Washington和貝斯手Seb Barlow。

主唱Ben Barlow表示,《All Distortions Are Intentional》圍繞著主人翁Jett講故事,這個角色又叫“The Lowlife”(有下流男子、底層階級的人、來歷不明男子等意涵),是個被社會放逐的躁鬱症患者,陰沈的臉上總是掛著鼻涕。他活在名為「桑德蘭」(Sonderland)的虛擬國度,那個社會放縱過度,無暇顧及任何悖離「常軌」的人事物。專輯歌曲緊隨Jett經歷的一場場生存惡夢,在這個世界中,他感到自己與社會脫節,也看不到自己的未來,沈浸於無盡的淒慘和孤獨。「我們跟著他走遍千山萬水,在他打算跳下懸崖時、追逐毒品和酒精逃避現實時,以及質疑現實和死亡時。」最後他終於找到愛和一些人生目標,並且領悟生命是場玩笑,只有傻子才會認真看待。

「我們可以選擇不玩遊戲,也可以玩自己的版本,在社會視為『正常』的化外之境快樂地生活著。」

Neck Deep希望《All Distortions Are Intentional》的視覺可以呼應專輯主題與歌詞內容,但也不要太精準或露骨,作品要能巧妙表現負空間(negative space,視覺藝術名詞,相當於留白或背景)、色彩和排版。他們在Instagram上發現插畫家與設計師Tom Noon,對他的色彩與空間佈局掌握力感到相當驚豔,尤其是一幅名為「All distortions are intentional」(暫譯:所有扭曲都是故意的)的作品,樂團認為這句話根本總結了專輯的主題,因此積極與Tom Noon聯絡,詢問是否同意他們用作專輯名稱,並且進行多次視覺元素的深入討論。

「說Tom創造了視覺世界,而且幫忙命名專輯,他當之無愧。」Ben Barlow說道。

▲插畫家與設計師Tom Noon作品「All distortions are intentional」。

Tom Noon表示,封面視覺反映出Jett歷經人生百態後的新體悟,儘管感到格格不入,他並非一味絕望,還有愛的魔力擴展他的視野。設計以照片為基礎,再後製繪圖影像,使之扭曲變形。如此一來,樂迷就能透過Jett的心靈之眼看世界,正中央的「紫橘」意象出自首支單曲《Lowlife》歌詞——「My colours, yellow and green/But I like some purple with my tangerine/Can you name me a better disease? /I’m young and dumb/Got vacancy」(我的顏色,黃和綠/但我想要我的橘子來點紫/你能給我個更好的病名嗎?/我又年輕又愚笨/空虛啊),用在封面則是象徵Jett的王國桑德蘭。

▲Neck Deep 2020年專輯《All Distortions Are Intentional》由Tom Noon設計,並命名專輯。

封面的橘子皮剝了一半,呈螺旋狀向上拉起,而封底的橘子則切半,藉由打開專輯摺頁,也象徵生命轉折與轉換思維。Tom Noon說:「設計概念是希望傳遞出扭曲變形的感覺,在開放詮釋的前提下,保持語調一致。」

談及最大的設計挑戰,Tom Noon認為是營造負空間,以及中央圖像與字體的構圖方式。調色亦是關鍵,他大膽使用混濁不勻稱的朱紅衝撞柑橘的紫銀,賦予強烈的視覺衝擊感,用顫動的色彩象徵愛情的震顫。再結合不同字體與顏色,捕捉現實與想像之間的矛盾。設計力求乾淨簡潔,賦予主視覺充分發揮的舞台。

▲Neck Deep單曲《Lowlife》。

所有設計約略用一個月時間完成,Tom Noon說,唯有具備合作意識與開放的溝通,方能精準了解並達成樂團的需求。他也發現Neck Deep的創作背後奠基於諸多用心良苦,重要的是要消化這些心路歷程,並加以汲取、捕捉元素。

▲Neck Deep的樂團Logo。

Neck Deep預定在7月發行《All Distortions Are Intentional》專輯,Ben Barlow說,〈Lowlife〉和〈Sick Joke〉是他個人最愛的歌曲。「我很看重〈Lowlife〉,Blink 182(眨眼182)2019年夏天在美國巡演時,我在巡演巴士後車廂拿著我的原聲吉他開始創作它。我對這首歌有相當明確的願景,而且我認為我們非常成功地將原來的願景兌換進現實生活中。」

編輯:蔡舒湉 Lala

來源:Neck Deep、Hopeless Rec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