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喃著忘不去,假日照常Normal Weekends細語深藏回憶

第二屆樂手巢創作新秀獎 金獎(首獎):假日照常Normal Weekends

「禮拜三公休/假日照常」某次路過的診所門外這樣寫,這團名就此被許宥逸握在手裡好幾年。他是假日照常Normal Weekends的吉他手兼主唱,另一位吉他手林冠捷則是他大學的樂團夥伴。鼓手何遠哲同時是後搖滾樂團荒山茉莉的成員,因團員們同在台北藝術大學搖滾研究社而湊在一起。貝斯手李悠國中起組創作樂團青春邊緣,大學時加入樂團青春大衛,好一陣子沒練團的她正想重拾貝斯,透過朋友介紹,在2020年確立與假日照常合流。

▲左起:主唱宥逸、貝斯手李悠、鼓手何遠哲、吉他手林冠捷。

假日照常Normal weekends含義是不分平日與週末的七天,一切一如往常,像他們慢慢發布歌曲流露出的慵懶平實。主要創作者宥逸過去從Radiohead和Nirvana的音樂得到啟蒙,也受FUBAR(現為deca joins)、馬克白等台灣樂團影響。眼觀現在許多人將Lo-fi 或Chillwave音樂做得洋派,從小在雲林長大的他,也想用熟悉的台語做出這種感;而所有的虛構都來自經驗,於是筆下的創作多以偏個人的敘事發展成曲:「對我來說,用台語寫成曲比較容易,也能在相似類型的音樂中做出差異。」

創作曲〈媠面〉講的是一段忘不掉的過去,放入心情與情境,以類似氣音的方式輕聲呢喃,或依著情緒發出嘶喊,「哪會閣是汝?」喚起深藏心裡的點滴。欲言又止的故事裡,藏了台語的諧音隱喻,「無瞑个晚詩/駛恁娘兮厝邊」把髒話改成「駛」,是開車或前進,呼應著隨後的「駛去眠床頂/哀甲將欲死/開了車/拼咧舂」。「媠面」一詞用來反諷人臭美,延伸出的俗諺「紅龜抹油──媠面」,也指膚淺的美好表象;把它放進歌曲結尾「紅龜抹油是正媠面/等待着美妙兮人生/目屎毋著趕緊拭/莫惦遐卸世卸眾」,在情感波動過後調侃自己,也準備擦乾眼淚了結一時脆弱。

單曲視覺採用藝術家蔡芝其的作品畫面裡的穿著和背影,就像那個人從〈媠面〉曲中走出來的身影。目前假日照常平台上的每首歌都配有一張封面,讓音樂與藝術交互影響,他們說這是來自北藝美術學院的教養,使得影像敘事的想像得以和樂句旋律的結構產生關係。

〈媠面〉創作過程由冠捷先寫了一些riff,宥逸把和弦完成並將歌曲寫完、組裝排列歌曲的結構。後來李悠和遠哲加入,編曲再融合後搖音樂的細膩,讓《媠面》有了新的狀態,宥逸滿意地說:「我們長出來的樣子,我還滿喜歡的。」

獲選樂手巢新秀獎之前,在社群平台還找不到假日照常的蹤跡,徵件資訊是透過朋友分享,作品入圍的公告更是人口相傳才知道。冠捷坦言當初有點擔心demo的精緻度,錄音品質上較沒把握,不過宥逸對於評審的欣賞,讓他對歌曲創作本身有了自信,便嘗試參賽。2021年開始,他們計畫將所有作品demo完成,申請錄音補助,也希望能以完整陣容參與各項音樂演出,讓大家聽聽假日照常的聲音。 

撰文:鄭佩欣 Anita
攝影:猫形影像製作
場地提供:Aloft Taipei Zhongshan 台北中山雅樂軒酒店

本文收錄於樂手巢雜誌Vol.10 創作新秀獎特輯 一月正式出刊:https://mag.ysolif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