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廳院夏日爵士派對》從第一個音到爵士小號手,魏廣晧Stacey Wei的爵士旅程

小號練習的時長跟進步幅度感受不明顯、表演時沒有可以躲藏的地方,有太多生理、心理上的要克服;你會看到大部分吹小號的人,要能駕馭臨場表現,通常個性會比較直率。

樂團圈多半以為吉他手帥氣、鼓手低調,爵士樂手呢?這次難得拜訪的是小號手,魏廣晧說小號手多半直率,見到他時確實一眼能明白,坦率開朗,直觀直述,卻能體諒抱著多個問號前來提問的我們。到底爵士樂的面貌如何,透過這位小號手多年的音樂演奏、教學及創作心路,一同走進爵士樂的自由大門。

爵士音樂入門,可以聽魏廣晧帶你以輕鬆簡單的方式開始。

從第一個音開始的際遇

魏廣晧國中時想學的其實是薩克斯風,但老師看了魏廣」的名字便說:「吹小號好了!」一開始的半年老師不給魏廣晧任何樂器,只要求他以一個號嘴練好所有的聲音和音高。因為一直想要吹樂器,魏廣晧逼著自己時刻練習,也練出厚實的聲音。後來你真的理解這些吹奏原則後,就會知道號嘴的練習是個重要的步驟。

魏廣晧畢業於紐約市立大學,是台灣首個取得爵士小號演奏碩士之演奏家,在美國師事著名的小號手/作曲家Michael Mossman,也是他第一個樂器主修老師。但真的要說他的啟蒙,就是那年指定他吹小號的周忠實老師。他永遠記得周忠實從精緻的黑色盒子裡拿出真金製作的YAMAHA小號的時刻,後來遇見的Michael Mossman也正巧是YAMAHA的國際代言人,回國後,YAMAHA也找上了魏廣晧代言

緣分也似乎牽引自那最早半年的一只號嘴,抵達美國後,Michael Mossman曾告訴他:Everything starts from this buzzing.」,Michael Mossman為了不吵到家人,每天早上起床後會走到戶外車內,吹出他的第一個聲音,所有事從每天的第一個音開始發生。直至現在,魏廣晧每日依然留下一段時間練習吹奏。「即使是看似豪邁的吉他手,彈奏時也有很多細節。學習小號以來,我都不曾間斷,現在我所生活的樣子,也都是從吹出第一個音開始的。這個當年只是被分配學習的小號,後來覺得還好幸運選了,才開啟這趟爵士小號的追尋之路。


▲Michael Mossman。

兩廳院夏日爵士派對 :節慶樂團」的誕生

過往不同音樂節中,都有為當下這個音樂節誕生的節慶樂團,魏廣晧知道日本也有一些爵士音樂節,每年邀請海外大師與日本爵士音樂家一同演出,節慶樂團的催生,源於想要推廣海外音樂家來台的心意。2011年他跟兩廳院提出想法,兩廳院本就致力於音樂推廣,兩廳院夏日爵士節慶樂團也因此誕生。魏廣晧玩笑稱每年一度的活動就是爵士樂手的在職進修班,得以有機會和傳奇樂手們共事:2012年找來約翰柯川(John Coltrane)搭檔傳奇老頑童鼓手Albert “Tootie” Heath、2014年為曾是Miles Davis樂團成員的Jimmy Cobb(於2020年5月辭世),Jimmy Cobb在他眼前打下第一個銅鈸時,魏廣晧感動得落下眼淚,Jimmy Cobb的耳朵不太好,但當樂團一開始練習,他又立刻跟著演奏,彷彿音樂就是他的生命。除了音樂會外,兩廳院還加碼舉辦一週的爵士音樂營,可以趁著大師們都聚集在一起,不僅僅是來演出,還有營隊、講座同時發生,這樣的風氣才是有意義的!

節慶樂團《一起曼波!》主題分享

節慶樂團自2012年起延續至今,每次的演出內容都交給魏廣晧的重要恩師Michael Mossman進行編曲,除了團內都是獲獎無數的厲害樂手,意見不合的狀況在這裡倒是未曾發生,這是因為他們很幸運擁有一位很好的編曲家:Michael Mossman的編曲可以讓樂手在音樂中得到快樂。我從他身上理解到,一首好的曲子,要問每個團員,是不是可以在你的分譜上找到快樂

今年的兩廳院的實驗劇場主題是由徐崇育策畫的《咆哮吧!帕克精神》致敬查理帕克,引領聽眾重返咆哮爵士時光;而兩廳院夏日爵士節慶樂團的主題則是魏廣晧擔綱策畫的《一起曼波!》。曼波音樂即是古巴舞蹈音樂,希望大家可以感受不一樣的拉丁爵士、曼波風情紐約從五零到六零年代,拉丁音樂占了整個爵士音樂很重的比例,Michael Mossman的編曲作品,最被大家定義的就是拉丁音樂編曲。而很多曲子都跟拉丁爵士脫離不了關係,曼波音樂的律動不是那麼直接,拍子卻是比較深層的律動,可以好好的現場體驗那座充滿音樂文化的哈瓦那城。

這次的節慶樂團還有一場意外的獨特,就是「少了幾位外國人」,魏廣晧笑說,2020年因為疫情關係少了五個海外的音樂家,以往都是六支管樂、五個節奏組及一位歌手的編制,這次變成了四支管樂、四個節奏組的八重奏在地樂手演出。此外還有「台灣鼓王」之稱的黃瑞豐老師強勢歸隊,魏廣晧與黃瑞豐淵源頗深,大二時還是窮學生的他每週到Brown Sugar看他的表演,當時第一個爵士樂演出竟然運氣好可以和黃瑞豐同台,同場還有金木義則、官靈芝等大師出演。現在能跟黃老師一起表演,幸運也開心。

但能不能為節慶樂團的個人獨奏段落作個別推薦呢?魏廣晧則說,樂團內每個樂手獨奏都各有特色,他自己非常期待黃瑞豐跟吳政君兩位鼓手的對話,拉丁爵士音樂中,打擊樂是不可或缺的靈魂,這兩位鼓手一定能創造很多細節與對話!但每個音樂家的風格都不同,爵士樂的氣氛和自由,很重視當下,還是鼓勵大家來現場感受!

給音樂人及樂手的建議:不要停止學習,走在追求的路上

聽過很多爵士樂老先生說,當你停止學習的時候,這一切就結束了。有許多學生都會想要知道如何用樂器走人生,面對後進,現在的老師是經驗分享及coordinating(調和)的角色,而我唯一能分享的就是,我因為小號帶我認識許多人,到過世界不同地方,所以不要對不起這把樂器!銅管樂器吹奏關乎肌肉的記憶,像運動員練習一樣,無法停頓超過兩三天不練習,魏廣晧叮嚀,除了不間斷練習,未來也不要排斥任何機會。

每個藝術家都是在追求,但我們應該都還在追求的路上。不同音樂就是不同養分,看起來不同的音樂,其實是相同的。魏廣晧除了在東華大學擔任教職,為流行音樂做過不少合作演出和錄音,也為爵士音樂節進行策展:對我來說,爵士樂是當中最珍貴的,那我必須要教書、錄音,讓我可以去踏入更純粹的喜歡;相對說來,若我沒有做爵士樂,這些工作也不會找到我。不要排斥任何機會,它們很可能會帶你回到最想做的事情。

倘若要找到進入大樂團(Bigband) 的機會,雖然爵士樂即興自由,但人數多的時候,聆聽對方就變得非常重要,魏廣晧建議每個樂手,自由是你能懂得規則的自由,你要知道規範的路在哪,才有辦法自由行走。且爵士樂是殘酷的,正因為即興,當你呈現自己,別人便聽得出來你了解多少。他也鼓勵新生代音樂人漸進尋找機會,懂得進化自己:把音樂當成職業本就不是那麼容易,有些人有天分,卻只停留在練習,很多人都會忘記心裡的最終目標;要先想好十年後想要的生活是什麼,例如希望25歲能夠從事音樂教室小班教學,那現在就從這方面開始預備;若30歲後想要成為演唱會樂手,再漸進往前。

音樂不會停止,一起重返現場

而因於疫情影響,全球演出都進入休息狀態,兩廳院的活動此時於夏日逐步解封,面對2020年下半有什麼期待?我感受到大家開始渴望現場演出,人們仍對於群體的共享有種期待;表面上停下來了,音樂本身是不會停止的,對於音樂人來說,還是要持續地聽音樂跟進行更多的練習。希望接下來開始回歸正常後,大家還是可以持續地回來報復我們,感受現場演出這件事是無法取代的。

他最後說明爵士樂不先提供曲目的樂趣:「流行音樂是大家都聽得懂的語言,古典音樂過去是歌頌慶典和宮廷音樂,爵士樂則更接近生活跟互動,如果被設定好,好像反而不是那麼完美。爵士樂是不會聽膩的!每次聽都會有些不一樣,所以曲目其實不是那麼重要……,就是要來現場等著看會發生什麼。

大家還是到現場親自體會感受,這場熱烈盛夏的未知吧!

【兩廳院夏日爵士節慶樂團】
策展人、小號 / 魏廣晧(Stacey Wei)
爵士鼓 / 黃瑞豐(Rich Huang)
薩克斯風 / 楊曉恩(Shawna Yang)、李承育(Cheng-yu Lee)
長號 / 尼克.哈維爾(Nick Javier)
鋼琴 / 許郁瑛(Yu-ying Hsu)
低音提琴 / 山田洋平(Yohei Yamada)
打擊樂 / 吳政君(Cheng-chun Wu)
作曲、編曲 / 麥可.摩斯曼(Michael Mossman)

兩廳院夏日爵士節慶樂團《一起曼波!》
時間:2020/08/23(日)17:00 國家音樂廳
購票連結:https://bit.ly/39xgp8F
系列活動連結:https://bit.ly/3019wcE

魏廣晧Stacey Wei
https://www.facebook.com/staceyweijazz/
國家兩廳院
https://www.facebook.com/ntch.tw/

撰文:謝濬如Nana
攝影:貓形Neko 部分影像提供:兩廳院
採訪協力:兩廳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