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聖 LIVE】魚丁糸《池堂影夜》:人生只有二選一?玩得盡興和不放棄選擇才是真的!

「如果演唱會名字叫『湖中女神』,你們還會想來嗎?」吳青峰在《池堂影夜》演唱會上做民意調查,當全小巨蛋的「浮萍們」迴盪巨大共鳴:「會~~」他立即揚起下巴,喜孜孜地向當初反對名字太鬧的同事宣告勝利,但隨即又頑皮地揶揄支持者:「不管取什麼名字,他們都會買單吧?」

2月19、20日在台北小巨蛋舉辦的《池堂影夜》,是六人首次以魚丁糸之姿登上小巨蛋舞台,也是睽違五年多來的合體正式回歸。金斧、銀斧沈水的寓言貫穿了《池堂影夜》的核心,魚丁糸認為人生就是不斷地做選擇,作為成軍十九年的資深樂團,他們越來越懂得自嘲,也越來越知道什麼該爭、什麼該放。池堂中水波絢爛、光色魅惑,一群頻率相近的游魚無懼夜影幢幢,齊心協力用表演和心領神會的默契證明:唯有這六個人站在一起,作品才得以成立。所以管他蘇打綠還是魚丁糸,當藝人將主體鍛造得如此精實時,任何符號、樂風標記都僅只是花火而已,感動畢竟是來自於一起走過。

有捨才有得
蛋黃區打造「萍水相逢」裝置藝術

《池堂影夜》演唱會由洛杉磯製作團隊 metaform studio 擔任創意藝術指導,使用新技術 Disguise 3 系統與 Notch 技術,整合硬體、視覺、燈光與現場。團長阿福介紹,本次座位特別保留一塊精華地段的蛋黃區規劃裝置藝術,浮萍們可在此拍照打卡,演出時與魚丁糸「萍水相逢」。高雅的構想隨即迎來吳青峰的吐槽,自嘲是怕票賣不出去。本次美術舞台佈景工程委託山峸製作設計,主舞台上有大池塘,還有延伸至一樓觀眾區的森林步道、荷花遍佈的沼澤地,部分佈景採用曬乾的植物,再由專業繪景質感師手繪加工,另外亦有鏡面象徵池塘倒影,玩味上下顛倒、虛實正邪概念。

漂浮橋作為延伸的T型舞台,使演唱會劇情推展與角色的聚焦與串連,擁有了清楚的佈局。譬如〈我就是個樸實無華的Bass手〉是獻給貝斯手馨儀的歌,總是靦腆的馨儀出場時,她站到漂浮橋頭,由機智逗趣(堪比樂團界徐熙娣)的青峰擔綱「心裡的一股聲音」(典出〈偷閒的翅膀〉),為她配上自傳式旁白。在輕鬆的對嘴獨角戲過後,迎來搖滾電子的重磅華麗。此時團員們平衡分佈在橋的各個端點演出,你看得出他們是平等共奏的,觀眾的視覺焦點是一整段共同體,而非偏重一端的槓桿。

二選一不無奈
笑著鬧著開拓人生新局

吳青峰的確是那顆中堅而明亮的北極星,但阿福、家凱、馨儀、小威和阿龔又何曾收斂自己的光芒?兩個吉他手的答喙鼓(鬥嘴)有阿福標榜原聲吉他是每首歌的基礎,近年來他開辦的音樂祭也做得有聲有色。家凱雖自嘲是花瓶,但他的電吉他用最風騷的演奏重現華麗搖滾的熱血沸騰,腦海中不禁浮現某個長髮飄逸、腰肢下穿緊身皮褲的黃金時代。

小威是大驚喜,當家鼓手除了攝影功力了得,這次更首度亮相饒舌才華,自嘲是進化大嬸碎念的習性。一時之間也讓人摸不著頭緒,是否來了某個地下說唱狠角色。拉中提琴與彈鍵盤的阿龔則化身魔法師,巫師扮相的他像個萬聖節的大孩子,古典與現代遊走自如,更以吟詩和頑皮的舞蹈表現自己的極致享受,在場的每個人都充分感染了他歡樂的震顫。

現場互動最熱烈的橋段莫過於魚丁糸的老規矩「觀眾點歌」。青峰講解,從舞台中央劃分橘、綠兩隊,搖滾區的部分觀眾可舉牌投票唱哪首歌曲,但這群超級貴賓無法提案,只能二選一,遊戲規則某程度嘲諷了資本主義社會。因為每次演出都唱好唱滿,導致演出逾時被罰錢,他們在大螢幕上倒數計時20分鐘,時間一到立即停演,所以那首最後被點唱的〈藍眼睛〉即使前奏瘋狂趕火車,也只夠唱完優美的四字歌詞,瞬間戛然而止,哄堂大笑。為了慰藉不完滿的群眾心理,後來青峰將麥克風遞給電吉他手,「你來當張韶涵!」由家凱小心翼翼地演唱這首湛藍的情歌。

二選一何止是點歌遊戲,當然也是貫徹「選擇」的大主題。橘與綠是《池堂影夜》的主題色,你可以在周邊T恤發現這組顏色設定,而另一組更吸睛的色彩對照莫過於「淨白系」與「暗黑系」。當蔓延的血紅色宣告〈我就奇怪〉,更讓惡魔與地獄審判氛圍鋪天蓋地而來。湖中女神成了亦正亦邪的存在,票價也用一連串諧音不按牌理出牌,例如:5978(我就奇葩)、5487(我是白痴)、2266(離離落落)、1314(一生一世)、0800(中醫廣告電話)。

曲目安排上,意圖讓觀眾從冬眠中慢慢甦醒,除了演唱2021年推出的魚丁糸首張全新專輯《池堂怪談》,當然也有樂團成軍以來各階段的創作曲。版權糾紛對所有創作者來說是一記致命傷,Prince 捨棄名字用符號繼續出發,泰勒絲重新錄製自己過去的專輯,而魚丁糸也同樣大無畏地發動復刻計畫(目前已發行《不同名專輯》、《小宇宙(魚版)》)。青峰感動地說,在重新錄製過程,有些過去被忽略的細節被重新注意到了,另一方面,在重新演唱這些經典歌曲時,他也感受到不一樣的澎湃。要演唱〈小情歌〉曾經很不簡單,在這個奪回話語權的時刻,背後有很多的煎熬與重生,所幸這個樂團、這群歌迷和產業界無數好夥伴一直都在。

不爆雷、不掃興
學習當個彬彬有禮的蘇打粉

講規矩的魚丁糸也在表演中再次提醒觀眾「不要開手機燈」,說是嫌俗氣,但對表演者而言,或許也是追求一種樸實無華的純粹,就像吳青峰始終遵循手寫歌詞的老派浪漫,字跡裡悄悄騷動著真心赤誠。

六人出入搖滾交響、噪音搖滾、饒舌重拍皆游刃有餘,散場時播放李翊君版本的〈萍聚〉,宛如某種 old school 的營隊惜別夜。這首懷舊老歌的經典度媲美費玉清的〈晚安曲〉,使鳥獸散的浮萍們再度莞爾歡笑,也為魚丁糸特有的幽默感劃下完美的句/劇點。

就算你不是忠誠的打粉/浮萍,就算你是第一次觀賞他們的表演,融入現場都能像荷葉上的露珠滑入池水那麼自然而然。每個走出小巨蛋的人兒都像共乘過一架穿過黑洞的班機,在三小時裡鏈結溫暖的共同記憶。正如擔任《池堂影夜》演唱會音樂總監的陳君豪所言,「魚丁們在台上彼此緊密的呼吸已不單只是樂器有無咬在ㄧ起而已那麼簡單,每一個走位、眼神、talking,甚至失誤,團員們在台上就是完美互補。」

撰文:蔡舒湉 Lala
資料協力:環球音樂

蘇打綠快閃巡迴,伴隨樂團記錄過往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