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驚弦事蹟》老破麻演出斷弦、骨折狀況多,滿滿團魂就是克服解方

0
1608

由主唱 Sleeper 和阿玲、吉他手崇北和大發、貝斯手阿谷及鼓手子傑組成的老破麻,以爆發力極強的男女雙主唱編制,搭配爽度超高的吼腔演唱,成就強烈的現場張力。談及演出驚險事蹟,他們總用樂觀與幽默,攜手突破挑戰,轉化為有趣回憶。

大發「斷弦王」 V.S. 崇北「鹽酸手」

身為節奏吉他手的大發,對斷弦相當有心得,是團員公認的斷弦王,被虧演三場會斷兩場:「我們私底下討論過到底為什麼會一直斷?會不會問題出在他的手指頭?」而他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老破麻近年到迴響展演空間參與拼盤演出,沒想到連斷兩根弦:「第四跟第六弦的樣子,還是粗的弦!」最後只好硬著頭皮演完。

因為彈較多 power chord,再者考量斷弦問題,大發於是都選用較粗的1052弦徑。從一開始使用 D’Addario,後來認為聲音壽命不夠長,且自己平均一週就要換一包弦,實在傷荷包,便換了 Ernie Ball 試試:「D’Addario 品質很好,拆封都不太有嚴重鏽蝕。但 Ernie Ball 在聲音上的顆粒感較好,加上經濟實惠,是我現在的使用主力。」深受斷弦困擾的他,也多次調整吉他,直到一位技師幫他把 Gibson Les Paul 的拉弦板(Stoptail)反裝,將弦線反穿後,終於有效改善。

另一名吉他手崇北,則驕傲表示從沒在演出斷弦,但笑稱自己是「鹽酸手」。Sleeper 指著崇北被手汗侵蝕的吉他,形容彷彿是從大海撈回來,曾被修琴的老師戲稱「被化骨綿掌彈過」。崇北曾嘗試有包膜的弦,但仍不敵手汗、價格又較高,因此是否包膜不再是考量,現在選擇一直使用的 D’Addario:「還是習慣這個手感。我大概兩、三個禮拜換一次弦,但其實彈不到一個禮拜就會鏽了。」

演出前斷手,不拿琴直接唱 SOLO!

除了琴弦狀況,大發說,效果器熱當也是常見問題,每每豔陽下演出,便想辦法拿物品罩著,甚至把電風扇讓給效果器吹。不過團員臨時的身體狀況,就很難事先防範了。老破麻遇過較緊急的大事件,是2017年參與無限自由音樂藝術節,崇北在兩天前出車禍左手骨折,來不及找代打,他便打著石膏上台,拿起麥克風,每到吉他 solo 部分就直接唱出來:「Mi Re Do La, La Do Re…那次我就發現我蠻適合當主唱的。」

另一次是2021年搖滾台中,換阿谷在演出12小時前玩滑板摔斷腳。時間緊迫下,敬業的他一開完刀就趕去表演,愛相互吐嘈的團員們生動分享,當天演出還同步線上直播:「攝影機只要 take 到他,留言就刷一整排輪椅;我們有一首歌叫〈斷腸人〉,鏡頭還移到他的腳,大家都開玩笑說是斷腳人。」

老破麻的演出定心丸

面對每場表演,老破麻還有獨特的應對方式。例如演出前會精神喊話,偶爾也一起唱自製「軍歌」提振士氣,幽默嘲諷的歌詞、氣勢凜然的旋律,並作為 bonus track 收錄在《衣冠禽獸》實體專輯,滿是團魂與默契。

此外,團員也有各自演出必備,Sleeper 必戴「樂團之戒」,這是依戒圍量身定做、每位團員都擁有一只的戒指。而大發會將稱為「神主牌」的鐵盒帶上台放在音箱上,鐵盒上印有他崇仰的音樂人 B.B. King 頭像,裡面裝滿 pick 收藏,包含迴響樂手空間的 pick、使用最順手的 John Petrucci 的 pick 等;天氣炎熱則會攜上太陽眼鏡。

子傑最需要的是能使用節拍器功能的手機:崇北會戴先前喝醉買的銀色「+9」項鍊。阿玲則沒有特別攜帶的物品,但演出一定會脫鞋,讓她較有安全感、能放得開,因此就算地板很燙,也會灑水後就脫。充滿特色的分享,見得老破麻率性的無限魅力!

撰文:林子涵 Emerald
圖片來源:老破麻、猫形影像製作 Neko Production

本文收錄於樂手巢雜誌Vol.15。樂手巢雜誌全台索取地點:https://bit.ly/3REfDuF

Live 驚弦事蹟》美秀集團-修齊台上廣播求換弦,救援者後來變製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