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客室 來聊聊|閃靈、Infernal Chaos吉他手小黑老師談樂團與巡迴

 

(照片:小黑提供)

小黑老師是台灣知名重金屬樂團閃靈樂團與Infernal Chaos樂團吉他手,另一個身份是黑頻錄音室的製作人,他同時也是台灣最早開始巡迴國際的重金屬樂手之一,小黑老師是如何走入音樂、邁向國際的呢?出國表演前要有怎樣的心理準備呢?歡迎收聽樂手巢啵客室Podcast

聽啵客室 小黑專訪全集:
https://linktr.ee/ysolife

(00:46)
Q:小黑老師是如何接觸音樂然後從樂手走向製作人的呢?
A:開始喜歡音樂是十歲左右在新加坡唸書的時候,晚上在MTV看到槍與玫瑰的November Rain,剛好看到Slash在教堂前面Solo,看了覺得這也太帥了吧!因為住在寄宿家庭,有很多國家的人,當時泰國人教我吉他,從此就往這方向走。組團大概是十三四歲因為教師節,找會樂器的人,我們就隨便亂湊,發現大家喜歡的東西都還滿像的,像Metallica、Greenday之類的,這幾個就很愛Pantera、Megadeth之類的,結果在教師節被老師說太吵轟下來。但是很好玩,當時都自己在房間彈,還沒想到會組團這件事。

(02:35)
Q:小黑老師到台灣為什麼會繼續組樂團呢?
A:想玩吧!當時我大概十八歲,覺得練那麼久想試試身手,那時候就去練團室拔電話號碼,結果拔到一個芭樂團,想說試試看,結果是一個禮拜要練五十首歌那種做場團,就硬著頭皮練,剛好那團的貝斯手是Doris的學弟還學長,就說:小黑你比較適合另外一團,就把我介紹到閃靈去,其實非常快,大概是我回到台灣的第一第二年吧!

(04:18)
Q:小黑老師何時有從樂手走向製作人的想法呢?
A:其實從我加入閃靈後錄製的第一張專輯,當時我們是去許世晃老師薩哈拉錄音室,當時就覺得超豪華,在錄音過程中就覺得這事情滿有趣的,可以把聲音處理很細,很多東西是可以控制得很好玩。

(05:09)
Q:小黑老師為何在閃靈樂團百忙之中還要組Infernal Chaos(IC)樂團呢?
A:這其實是強烈想表達自我的方式,畢竟還是有自己Metal的想法,剛好又遇到(貝斯手)Mason,喜歡的東西又相同,所以就組了。跟閃靈的畫面感是不太一樣的,閃靈的線條比較直一點、旋律為主,但我還是會加入一些Vibe啦!但這種被抑制的感覺我就會放到IC去,我可以把節奏放大,變成那種像是Pantera強烈的東西。其實閃靈做事情會比較有組織,因為是Freddy跟Doris在處理,所有事情都抓得比較緊一點,像是寫歌的週期要趕上行程,精力會比較集中一點。IC一開始我是比較霸道一點,但是後來我覺得這樣不行,IC不是這樣的個性,因為我也不想被管,大家一起做事情也比較不會累,但是後來各自為政會比較難收拾,所以要再磨合。

(08:00)
Q:Freddy是怎麼樣的人呢?
A:他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所以他會把所有事規劃好好的,他真的是工作狂,去巡迴的時候一下台就在處理照片的事情,都不停的,很可怕。

(08:40)
Q:現在的閃靈跟IC創作上有什麼不同呢?
A:我不可能完全把閃靈變成像IC,那我就不用再組一個團啦!實際上也不可能,我跟Freddy合作會好的原因是我可以吸收Freddy想要的畫面是什麼,他給我和聲我聽到我會怎麼去編,絕對不會像IC想幹嘛就幹嘛,我在IC做過的我就儘量不讓他在閃靈出現。Freddy有時候會說這段他不知道要幹嘛,他就會用很吵的MIDI吉他點點點很奇怪的聲音給我。

(11:36)
Q:小黑老師記不記得第一次出國巡迴心裡想什麼?
A:現在想起來那個爆炸感還是滿強烈的,而且是一次六十六場美國巡迴,中間還有飛Wacken再飛回來美國,東西還寄不見了,二胡沒寄過來法蘭克福,只能用兩台keyboard,我的吉他也沒寄過來,現場借了一把弦超軟、超難彈。

(12:50)
Q:世界各地的演出場地文化有什麼不同呢?
A:美國只會給你一個舞台,什麼都沒有,有些地方連麥克風都沒有,一開始有點慌亂,幸好那時候有問過經紀人,但還是很多東西不知道,第一場Festival演出早上七八點就看到一堆人已經在裝樂器,我們覺得怎麼不太對勁,才趕快開始準備,原來那天是彩排日,上下台只有十五分鐘,根本是戰爭,當時有點嚇到了,當時我們沒有鼓箱,搬運很困難,所以我們跑去超市買超大垃圾桶,超好用,只是後來發現有人會在裡面丟垃圾,所以我們都會貼“這不是垃圾桶”,超好笑。

日本的話就是工作人員專業度很厲害,彩排速度超快,每次去大小場都差不多,有問題也都可以很快解決。東南亞的話是Metal族群很大的地方,其實我從小印度、馬來西亞朋友都只有聽metal,他們人數很多,但是貧富差距很大,所以演唱會票很便宜,還有五塊十塊的,但是可以享受很大團,像是Killswitch Engaged、Cradle of Filth,還有當時的一些潮團,所以那個族群超大的,只是看你如何走這個市場。不過當地氣溫要注意一下,Doris在菲律賓表演昏倒過,下午四點弦超燙,Dani也幾度眼前一片黑。歐洲則是乾冷,歐洲要注意比較多,要多跟Live House溝通,每場拿到的設備會不一樣,像是後台的飲食等等,歐洲很多團會共享後台,美國比較不會。我們Tour會有Tour Manager,後來都是Doris在處理。

(23:26)
Q:小黑老師有印象比較深的都市嗎?
A:德國,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我很喜歡漢堡、法蘭克福,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那邊的生活滿井井有條、滿舒服的,也不快。另外一個地方是丹麥,有一次錄音住了快一個月,房子很像童話故事書裡面的。那個時候Freddy錄祖靈之流有拿到製作人的名片,所以第二張就想整張去歐洲試試看,當時真的每天練琴練到不行,因為不能浪費錢,每天計費,所以一天能完成越多越好,因為閃靈收入不多。

(25:46)
Q:小黑老師會不會覺得現在吉他手Rig都是一樣的數位器材而因此變無聊了?
A:其實會想回去,只是不是那麼想回去,像是有時候還是會有顆音箱會驚艷你,你不得不擁有。所以有(傳統器材)還是會好,有一種超代表你的聲音超爽。

聽啵客室 小黑專訪全集:https://linktr.ee/ysolife

 

文字整理:傀儡
照片:小黑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