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ple Rain》封面是傳奇的濫觴,與 Prince 劃上等號的紫色雨、「愛」符號

0
9033

2007年舉辦第41屆超級盃中場秀,Prince 即將扛下音樂史上最重要的舞台之一,他套上湖水藍西裝喇叭褲,內搭胡蘿蔔色襯衫,頭上還綁著黑色絲帶,連吉他背帶都是豹紋的。無論幾歲,他一樣是華麗中掩不住地可愛。當所有穿搭造型、器材設備全都無懈可擊,這晚與他最貼近的舞者還是一對美人雙胞胎時,忽然間他接到一通電話,工作人員告訴他:「我跟你說喔,下雨了……」Prince 說他知道啊~「那你這樣可以嗎?」巨星提出了一個請求:

「你可以讓它下大一點嗎?」

演完8分半的搖滾組曲後,Prince 在大雨中換上他的 Love Symbol 紫色電吉他,舞台亮起紫色線性燈光、煙火炸裂,全世界都沈入〈Purple Rain〉的抒情樂音。這一刻,你真的只想感謝老天爺、感謝這場超應景的雨。舞臺上白色布簾漫天晃蕩,讓不到160公分高的 Prince 於光影中清清楚楚地映照出自己的地位。其實又何需暗示呢?他確實是最具開創性、以雌雄同體挑戰社會性別意識的搖滾巨人。

想認識 Prince,你得先知道兩件事,一個是《Purple Rain》,一個是他用來作為自我認同的「愛的符號」( Love Symbol)。

紫色雨的故事得回溯至1984年,這是 Prince 第六張錄音室專輯,誕生自他主演的搖滾音樂劇,是他首次以演員身份發表作品,也是他的支持樂團 The Revolution 首次正式面世。專輯封面就是同名電影場景,Prince 穿上華麗的紫色套裝,騎在一輛訂製的1981年本田 CM400A 摩托車上,夜景中濃煙滾滾,他瞪著一雙堅定的眼神直盯著你,全然無視後方閣樓上的女主角 Apollonia Kotero。影像左右兩側點綴繽紛的花草框架,讓這幅畫面有了手工感的少女心。

《Purple Rain》照片由 Ed Thrasher and Associates/ Ron Slenzak 拍攝, Laura LiPuma Nash 擔任藝術總監,拍攝地點是加州華納兄弟工作室的外景軒尼詩街(Hennesy St.),它被佈置成紐約公寓大樓的樣子,Pink Floyd 的《Wish You Were Here》封面也是在這裡拍的。所用的主題色紫,色號是“PMS265”。

▲Prince 1984年發行第六張錄音室專輯《Purple Rain》,專輯封面也是同名電影的海報。

Laura LiPuma Nash 在俄亥俄大學主修平面設計,1982年加入華納兄弟唱片公司的設計部門時,《1999》正在排行榜上飆升。回顧自己20多歲時,她說自己最愛的藝人就是 Prince,也因為能達成刁鑽「王子」的期待,在1984~1988年間為 Prince 的每張專輯和單曲設計封面。

她回憶接到《Purple Rain》封面設計的場景,「我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天,就在午飯前,大概是11點半,我當時的老闆一臉驚慌地走進來。那是一個很大的美術室,有很多桌子和曲尺。他跑進來環顧四周後問:『大家都去哪裡了?』我抬頭說『大家都去吃午飯了。』他說:『Prince 剛剛打電話來,妳得去見他,他要開藝術會議,就是現在!』」緊張與興奮交織,設計師即刻前往〈When Doves Cry〉拍攝場景。

Nash 記得 Prince 很愛吃「Ding Dongs」巧克力蛋糕,很有魅力,引人注目,也令人生畏,總是聞起來香香的,說話輕聲細語,但是個控制狂,每個工作環節都像一場軍事行動,非常有條理。

《Purple Rain》因為是電影的配樂,Nash 認為專輯封面等同電影導演調度的場景,不太需要過多的設計調動或藝術指導。「一開始,Prince 有非常具體的想法,他想要特定的字體之類的。」她分享自己最珍貴的紀念品之一是 Prince 的一張便條紙,上頭用紫色氈尖筆手寫他的需求和有關電影的資訊。

後來被 Prince 用來代稱自己的 Love Symbol 也出自《Purple Rain》封面,Nash 表示,當時她仔細檢查電影海報,發現摩托車油箱上有一個紅色的小符號,於是拿出放大鏡仔細瞧,發現是男性和女性符號的綜合體,於是將這個符號融入《Purple Rain》的廣告和專輯藝術中。

Nash 與 Prince 合作的封面中,她最喜歡1986年發行的《Parade》,原因之一是 Prince 已經願意聽取她的建議。起初 Prince 想用一張黑白照片,但她認為效果不是很好,於是詢問經紀人是否可以看完整的照片。她看中一張 Prince 拉起襯衫的性感照片,也用這張風格鮮明的影像讓 Prince 和團隊改變了主意。

然而 Nash 不再看好唱片裝幀的必要性,稱自己是「最後一位黑膠唱片設計師」,1997年她被「裁員」,離開唱片行業後,她在音樂城(Music City)的一家精品房地產公司工作。她感嘆現在唱片公司賣的是藝人,而不是音樂。好像某部分的自己,已經隨著一個時代消逝了,所幸她的設計還可以跟著 Prince 經典恆存。

撰文:蔡舒湉 Lala
來源:americansongwriterjuxtapozclevelandthelistw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