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香港的重搖滾音樂勢力:秋紅樂團主唱Jan Lo 專訪

以重型搖滾為主體的秋紅樂團取名來由卻充滿詩意:樂團最初組成時沒有起名,直到首次參加樂團比賽需要一個名字,由詩人聞一多的一首〈春寒〉發想,想像保留秋天怡人的感受和多愁善感,正似樂團各成員的性格,首先取名「秋寒」;隨後身邊朋友建議以音樂上的熱切呈現把「寒」改成「紅」,最後定名「秋紅」,樂團名稱於此底定。

本次秋紅主唱Jan 受邀客串參與Josie & The Uni Boys 紫色搖滾幻樂派對演出活動,演唱中我們也看見香港樂團的凝聚力以及好感情,藉著參加這次演出,也面對Jan作了一次專訪。

▲秋紅樂團主唱-Jan。

小香港的音樂團結力

Jan首先與我們談到重搖滾樂團的發展狀況,「這可能要追朔回到香港九十年代的組織『重金屬同學會』說起,重金屬同學會是一個不定期專辨獨立音樂活動的組織,很多重型音樂樂團例如亞龍大ANODIZE大懶堂LMF都由這時開始,那時我就受這些樂團薰陶,開始認識香港本地的重型音樂。1998年也組成了香港第一個Rap Metal 樂團Tat Flip ,很多重型樂團也紛紛出現,如香港Hardcore先驅樂團「荔枝皇Kinglychee」,也影響了很多人及香港Hardcore 音樂文化。」

同時期,香港樂團招魂Evocation 也曾代表香港參加過德國Wacken 金屬音樂節,獲了第四名成績。而直至Tat Flip 推出第一張專輯後Jan離團,不久組成秋紅樂團迄今。近代一點重型樂團也有「鐵樹蘭」、「逆流」、「Deep inside」等,香港現在仍有不少活躍的重型樂團。

香港地狹,玩音樂的朋友很多都互相認識,如Jan和何超儀(Josie)認識的契機是黃貫中舉辦的《Let’s Fight》演唱會,大夥共同錄主題曲,何超儀是唯一女主唱,他首先問了她那key難不難唱,後來就開始有許多交流。何超儀錄製《地獄廚房》時,黃貫中擔任製作,也是Jan很喜歡的專輯之一。


▲何超儀(Josie)舉辦搖滾派對,林子祥、黃貫中、LMF、秋紅主唱Jan等都是演出嘉賓。

來台多次的搖滾祭典常客

秋紅第一次到台灣演出是在2006的野台開唱,之後也參加過搖滾台中、搖滾辦桌、春天吶喊、山海屯音樂節,更擔任血肉果汁機專場暖場嘉賓,前些日子還和血肉果汁機、逆流一起進行聯合巡演,跟台灣的淵源不少,樂團好朋友也很多。然而Jan也直言用不同語言歌唱,打動台灣樂迷「並不容易」。


▲去年秋紅與血肉果汁機、逆流一起進行巡演。

「我覺得台灣很受日本流行、音樂及文化影響,視野水平都高一些,能夠打動台灣樂迷並不容易,加上我們唱的都是廣東話,不那麼容易讓台灣或其他國家樂迷理解我們的歌曲內容和詞意,或許這會是讓人們喜歡我們音樂的一種阻礙。」「但是台灣樂迷很熱情,對音樂的追求也很瘋狂,每年都有不少音樂節舉辦,音樂文化很廣闊無侷限,市場、空間也比香港大很多。」

秋紅的音樂不侷限使用的樂器,Jan自己也很喜歡製作獨一無二的樂器或聲響,包括敲擊樂器,〈匈奴〉是一首純音樂作品,為了製造節奏感,敲擊樂器的聲響就多放一些進去,Jan唱歌時還喜歡手持大聲公,讓個人的聲缐加上特別效果,希望讓歌曲和看表演的觀眾更印象深刻。

自2002年成立,秋紅成團已經17個年頭,團員經歷了三代成員,主唱Jan和Bass 手河馬都是原班人馬,就算是目前這一代成員,也都一起玩音樂玩了7年。樂團音樂路和友誼都長遠,其實成員們都不是全職在樂團活動,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工作,鼓手阿華經營練團室也舉辦演唱會、Bass 手河馬在琴行工作,吉他手阿Hei是建築師,另一個吉他手Andrew 則是職業樂手,而主唱Jan則在一間Live House 餐廳裡做音控師,也幫一些電影或廣告做配樂。「我自己很喜歡創作音樂和寫歌,寫了一些Demo ,跟秋紅的風格很不同,希望有機會找一些不同的音樂人而又喜歡我的作品一起合作玩玩。」

延伸閱讀:搖滾地圖:香港篇》在擁擠的大樓裡開始練團吧!觸Studio

狂放力道歌聲以外的Jan其實心繫生長的土地,面對地峽香港,音樂人對生命的體悟卻更細微:「香港是一個很小的城市,地少人多,生活壓力很大,許多人都患上抑鬱症,或是經常發生很多輕生事件,這是我近幾年特別關注的,我希望可以寫一些音樂去幫助別人,拯救一些弱小心靈。」

▲秋紅演出與樂迷合影。

我們請他推薦喜歡的台灣樂團和香港樂團,充滿大愛的Jan大聲表示都喜歡,適逢近日Rap Metal/嘻哈大佬LMF進入代表性的20週年,秋紅也全力協助LMF進行展覽和新歌發表等活動;若香港獨立樂團還沒打動你,先從秋紅開始傾聽剖析,為生活而形塑的寫實形貌,會為你留下深刻印記。

撰文:謝濬如Nana
圖片授權:秋紅 Qiu HongJan Lo

演唱會紀實:一場香港華麗搖滾記錄片,Josie & The Uni Boys 紫色搖滾幻樂派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