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勞・巴西瓦里《Salama》,製作人虎神遠征馬達加斯加

「有些東西不是相機抓得住的,我們想忠實呈現只有非洲陽光照得出來的顏色。」

去年9月虎神走過花蓮漁村與馬達加斯加漁村,跋涉超過9330公里路,原來是為了阿美族金曲歌王查勞・巴西瓦里蒐羅新專輯素材。一身搖滾樂團氣味,其實亦是執掌世界音樂的超級製作人,他打趣說:「除了音樂,4B是我可以帶回來的驕傲。」其實《Salama》蘊藏的故事可比南島語系民族的1001夜,角頭音樂近年來為世界音樂做了相當精實的累積。


▲虎神,本名鄭峰昇,為四分衛樂團吉他手與團長,目前任職於角頭唱片製作部,曾參與角頭音樂各樂團合輯、陳建年、查勞.巴西瓦里、紀曉君、八十八顆芭樂籽、昊恩/家家⋯⋯等音樂人專輯製作。


▲查勞・巴西瓦里(Chalaw‧Basiwali)本名查勞・加麓,出身花蓮阿美族,召集友人組成巴西瓦里樂團,曾赴歐洲巡演。

「巴西瓦里」在阿美族語意指「向東方」,以日出象徵夢想的起點,寄託用音樂的力量航向天涯海角,其作品以母語、阿美族傳統歌謠為創作主軸,融合不同國籍、族群樂手的音樂風格,繁衍出拉丁、Bossa Nova風情,曲風奔放輕快、歌詞真摯有味。2007年發行首張同名專輯,2010年憑第二張專輯《老老車》榮獲第21屆金曲獎最佳原住民歌手獎,2014發行第三張專輯《玻里尼西亞》,隔年再獲第26屆金曲獎最佳原住民歌手、最佳原住民語專輯獎。

追本溯源,出走馬達加斯加

為了讓台灣原住民在「世界音樂」的舞台上擁有更豐富的聲音表現,角頭音樂張四十三積極推動國際合作,如五年前的《玻里尼西亞》以追尋南島語系為主軸,團隊遠赴西班牙,策劃阿美族音樂人查勞・巴西瓦里與同是南島語系的馬達加斯加音樂大師Kilema,以及西班牙吉他好手Isaac Muñoz Casado合作。希望阿美族音樂人在爬梳根源同時,也吸取國際音樂人的經驗,豐富彼此的色彩與生命力。成果猶如孔雀開屏,優雅邁開的每一步都搖曳著繽紛繁複的羽翼,讓人目不暇給。

接續的《Salama》要如何超越兩座金曲獎肯定的《玻里尼西亞》呢?

放下小舟,讓我們繼續追溯南島語系5200年來的音樂流變,一槳一槳地往南島語系的最西支馬達加斯加划去,這次的任務是異中求同,超越地域、種族、文化阻隔,力求剝除表象,發掘同根本的族群在延著大洋擴散分枝後,還可以從聲音、語言、音樂發現哪些有趣的共通點。

角頭音樂再度促成查勞・巴西瓦里與Kilema合作,團隊齊赴馬達加斯加採集聲音、拍攝影像,其中位居要角的是身兼製作人、錄音師、攝影的虎神,過去他以四分衛團長兼吉他手身份聞名,之後再以製作人角色奠定音樂地位,查勞・巴西瓦里歷來所有專輯皆由他操刀製作。談起去年9月的非洲東南部島國,成熟又溫柔的Rocker眼光瞬間投得很遙遠:

「我們只讓查勞只接觸到前面創作,後面的編曲製作和找樂手都是我的重大挑戰。樂手一定要彈奏過世界音樂,也會讓樂手看過影像以了解歷程。我很怕選錯人,要是做的事不對,一直改太殘忍;選對角色,接下來只要讓他充分發揮。查勞很信任我,也讓我壓力蠻大的。」虎神笑道。

《Salama》專輯中的多數影像以及封面皆由虎神用手機拍攝而成,有趣的是,封面的回眸男孩照竟然在十天旅程中的第三天就阿莎力定案了!虎神接獲張四十三的定案通知顯得有些不踏實與措手不及,當時媒材、視覺意象明明都還沒確定,趕快再拿起手機多拍幾張。

▲查勞・巴西瓦里2019年5月發行第四張專輯《Salama》,封面由虎神拍攝,美術設計為宋政傑。

紀實攝影,凸顯真實與觀點

虎神是正宗美術科班,小時候居住宜蘭時最愛描繪山海、到公園寫生,國中時曾善用繪畫才華賺取零用錢,畢業後進入美術產業,喜歡雕塑、繪畫、素描,中年過後也愛攝影、欣賞建築。為什麼鮮少在自己的作品展露設計能力呢?「正因自己是本科生,更要相信專業,啟動一個專案就是要聚集不同專業的人共同參與激盪。覺得自己一把抓概念才會更完整,這是執念,如果要進入商業模式,就要開放給各環節的人檢視。」

虎神與張四十三都愛好紀實攝影,虎神自比觀察者、偷窺者,鍾情報導攝影師、劇照攝影師的影像敘事,以及攝影大師的自拍照。封面的小男孩當時全神貫注地觀察遙控空拍機,他背後還有「虎」視眈眈用手機鏡頭仔細研究他。虎神認為手機鏡頭沒有攻擊性,是紀實攝影的利器。

「所有的側拍都蘊藏一則故事、都來自拍攝者特有的視角。我喜歡看樂手、演員認真在舞台上表演的模樣,四分衛也曾接受樂團肢體表達訓練,若不夠扎實就無法自然流露,演得就不夠到位。想要不被識破、不留痕跡,就是要訓練、訓練、再訓練。」

回復純粹,不憚注視人間喜悲

翻閱專輯所有影像,封面封底有蔚藍的天空與皮膚黝黑的赤子,前面幾頁有戲水照、合唱團練唱、濕悶的雨天、文具店層架、星空下彈奏、河床上奔跑的孩子,最後以一大片荒蕪的黃土收尾,就像刷破的電吉他戛然停止,原來這是張四十三刻意安排的尾聲。貧窮、勒索、乞討在這一路上並不陌生,專輯影像不用刻意聚焦在歡樂場景,也不必美化困苦民情、淹水災情等種種殘酷的事實,只需抱持分享心態,純粹地呈現當地生活。

虎神觀察,漁民的身材都很精壯,孩子們在河床忙著工作捕魚,看到攝影,還有孩子偷偷跑回家換衣服。每當琴音響起,小朋友便一湧而上,很自然地撅起屁股跳舞,扭屁股是善意,代表喜歡。當地音樂都是節奏感強的快歌,希望讓人多跳舞。「悲傷更要往前,不要把自己困在那邊,這是文化差異,我也還在學習。」

角頭音樂發行的實體專輯左上角皆有系統編號,尺寸幾乎是一般專輯的四倍大,希望爭取消費者的注意力。《Salama》的視覺設計主打攝影,因此印刷時很重視顏色,字體同上一張專輯以白色手寫字表現個性,完整企劃不只音樂、攝影,還有紀錄片與座談會,安排音樂人與影像工作者齊聚一堂分享歷程。

▲查勞・巴西瓦里:「馬達加斯加的生活環境讓我感覺回到過去,和40幾年前我的部落ㄧ樣….貧窮!就算如此,只要有音樂,心裡就是很快樂地過一天。」

製作人推好歌

虎神:〈很漂亮〉

「我很喜歡這首有點三八的歌,歌詞講原住民在工地工作時看見漂亮小姐,忍不住發揮追求異性的天性『虧妹』。最早選曲沒入選,後製時思考畫面一直覺得少了一個跳躍點,經朋友推薦找來會佛朗明哥舞、踢踏舞的舞者錄音,在舞蹈中融合擊掌聲、吆喝聲,表現原住民音樂的廣大包容度。」

角頭設計 家慈:〈Salama〉

「這首歌也是專輯名稱,雖然南島語系民族的文化已各自不同,仍然可以在語言發現許多有趣的共同點,例如Salama在馬拉加斯語意指『你好』,在阿美族語意指『來玩』,讓我想到歡快的生日快樂歌,聆聽能拉近彼此的距離。」

2018年9月17日,虎神在臉書寫道:「TOLIARA海邊村落最後一天的拍攝,離開前,攝影組關掉最後一盞燈,剩下歌聲伴著營火,頭頂爆多的星星與銀河。慾望與天真並存,沒什麼好與不好!馬達加斯加。」

這份感動一年後未曾消減,在訪談尾聲,虎神堅定地點頭說:「我一定會再回去!」

《SALAMA》Chalaw x Kilema 紀錄片放映會與座談會

時間:7月14日週日14:00

地點:三創生活園區5F Clapper Theater

主題:馬達加斯加海外錄音製作經驗

引言人:張四十三

與談人:歌手查勞、製作人虎神、錄音師小處男、Jeff和阿宗攝影師、徐東翔導演

更新:20190714 座談會花絮
撰文:蔡舒湉
攝影協力:傀儡
資料提供:角頭音樂、虎神(鄭峰昇)、查勞巴西瓦里Chalaw pasiwa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