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聖 LIVE】野人祭》暫別都市生活,來一場山林裡的音樂慶典

今年夏季毫不留情地出現近40度的高溫,許多人轉而擁抱山林,享受自然的涼風,替自己降溫。舉辦於微遠虎山的野人祭似乎成為大家解熱的一帖良藥,在近郊的山區裡搭建舞台,帶領樂迷暫別都市,用音樂記錄七月的尾巴。

走進野人祭的會場前需要徒步經歷一段緩坡才能抵達,也許是因為交通不便的關係,許多人來到這裡後便不輕易離開,而是自備野餐墊坐在陰涼處下喝酒、聽音樂。會場除了有「虎嘯」、「獅吼」兩個以樂團為主的舞台,還有各式表演藝術團隊各顯神通的「豹武郎」舞台,以及邀請不同領域的職人工作室帶來手作體驗的「象鼻職人工作坊」,更有「一劍入魂・劍術對戰」和「萬箭穿心・弓箭大賽」兩場競技大亂鬥,相當豐富多元。

第一站來到最靠近出入口的大舞台「虎嘯」,儘管已是氣溫稍降的下午,卻因為四周都是山林的關係而遮擋了風,讓每個人幾乎都大汗淋漓。不過台上演出的五五身依然熱血爆表,大唱〈尋找山神〉、〈北上巴士〉等熱門歌曲,在野性蠢動的節奏中,帶來山林的清新與活力,主唱雞毛更笑說樂團是「史上最殺的民謠團體」,要台下的野人們擺脫世俗的束縛。

熱力四射了整天,轉身來到由舊宮廟所搭建的室內舞台「獅吼」,DJ 賴皮驚喜現身,用一連串的音樂邀請主角鶴 The Crane,以〈Unique Design〉揭開序幕,演唱〈拉麵公子〉時更端出 MV 裡的直立式打氣筒,在音樂 Solo 橋段一臉正經地表演「如何打氣」,逗樂台下樂迷。

天色漸漸轉暗,蟬聲響徹於山谷間。緊接著登場的是非人物種,唱到〈擺渡人〉時全場上演大合唱,宣洩現實的壓抑與憤怒。天氣炎熱的夏季,毛巾是音樂祭的必備品,貝斯手撥屎也笑著 Diss 主辦「我們看起來很髒嗎?」向主辦單位喊話:「髒髒的毛巾不是非人物種的,是傷心欲絕的!」引來樂迷熱血吶喊。

夜晚正式降臨,除了音樂之外,野人祭也邀請表演藝術團隊演出,來到「豹武郎」看火舞,沒想到卻彷彿經歷了一段「被火烤」的體驗。上場的武燄表演工作室以熊熊的火燄照亮虎山夜空,舞者大展口中噴火、火燒身體等特技,精湛的演出讓現場的野人驚呼連連。最後火舞團隊也分享過往曾帶著「臺灣」之名征服許多國外舞台,最驕傲的並不只是站上國際,而是能在舞台上大喊出 :「我們來自台灣」。

也許是因為接近山林的關係,野人祭邀請許多音樂裡有大自然元素的創作者,包含五五身、Cicada、吳青原等,最後在近期剛發行新作的 PUZZLEMAN 的演出裡,聆聽〈啟程〉、〈我們跳舞〉、〈上山採樣〉等歌曲的自然聲景,搭配虎山的夏夜蟲鳴,撫慰了日常的疲憊與焦慮。

撰文/攝影:Jheng
影像提供:野人祭

7~9月演出情報推選》解封復甦放暑假,多型態展演激發你的青春躁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