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會講故事的龐克浪人 The Pogues 主唱 Shane MacGowan 罹肺炎逝世

0
2776

2020年10月,Bruce Springsteen 在愛爾蘭《深夜秀》中稱 Shane MacGowan 為大師,並表示:「我堅信,一百年後我們大多數人都會被遺忘,但我確信 Shane 的音樂將會被人們記住並傳唱。」Shane MacGowan 是一位富有文學天賦,但人生因酒精、毒品而癲狂混亂的創作者,他擔任龐克團 The Pogues 主唱期間,透過龐克搖滾的力量激發80年代愛爾蘭音樂圈的活力。11月30日在都柏林因肺炎去世,享壽65歲。

Shane MacGowan 在1970年代末期自倫敦龐克圈嶄露頭角,並與 The Pogues 共同闖蕩過9年的動蕩歲月。這個龐克團在倫敦北部的酒吧發跡,80年代末開始在大型場館演出,後來 Shane MacGowan 的吸毒、酗酒和身心問題越來越嚴重後,被樂團開除,但他沒有停下表演的腳步,繼而創立 Shane MacGowan & The Popes,並在90年代與樂團一起錄製唱片並進行巡演。

Shane MacGowan 以巨大的破壞性和卓越的音樂創作力為人所知,他在2021年自傳《A Furious Devotion: The Life of Shane MacGowan》中提到自己擅長寫作,「我會寫作,我會拼字,我文筆流暢,當我將文字與音樂混在一起時,一切就很完美。」Bruce Springsteen、Bono 都認同他的自我評價,但他寫的詞時常以倫敦龐克的訕笑,描繪愛爾蘭移民放蕩的陰暗面,因此最初常招致愛爾蘭人的不滿。

例如他在熱門代表作〈Fairytale of New York〉中寫道:「It was Christmas Eve babe/In the drunk tank/An old man said to me, won’t see another one.」(那天是平安夜,寶貝/在酒鬼監禁室裡/一個老人對我說,再也看不到下一個了。)這首描述酗酒者的哀歌後來竟成為經典聖誕歌曲。

Shane MacGowan(全名:Shane Patrick Lysaght MacGowan) 於1957年聖誕節在英國 Kent(肯特)郡 Tunbridge Wells(坦布里奇韋爾斯)鎮出生,幾個月前,他的父母才剛離開家鄉愛爾蘭。他的父親 Maurice 是都柏林人,在一家服裝零售商連鎖店工作;母親 Therese 來自 Tipperary 鄉村,曾是秘書和模特兒。他在倫敦東南部的中產階級郊區 Tunbridge Wells 長大,常隨家人回愛爾蘭探親。

Shane MacGowan 小時候就讀過喬伊斯(Joyce)和杜思妥也夫斯基(Dostoyevsky)的作品,父母對富有文學天賦的兒子寄予厚望。搬到倫敦後,他還拿過教育過幾位英國首相的西敏公學(Westminster School)的獎學金。Shane MacGowan 回憶,3歲時某天學了首歌,就被家人要求表演,而舞臺就是廚房的桌子,「從那之後我就常常演出。」夏天時,他會到媽媽娘家附近的鄉村度假,那裡有一處當地著名的馬拉松式音樂、舞蹈和飲酒場所。也是在這個地方,他養成了飲酒的習慣。在2001年回憶錄《A Drink With Shane MacGowan》中,他提到從5歲開始,他的叔叔每天晚上都會從酒吧帶兩瓶 Guinness(健力士)黑啤酒回家給他喝。

回到倫敦後,Shane MacGowan 開始吸食和販賣毒品,導致他被西敏公學開除。17歲時,他被送進勒戒所幾個月,在倫敦著名的貝斯萊姆(Bethlem)精神病院度過18歲生日。出院後,他被新興的倫敦龐克場景所吸引。1976年,《新音樂快遞》(New Music Express)刊登一篇演出暴動的報導,標題聳動地寫下「食人」,並刊登他耳邊有血跡的照片。Shane MacGowan 解釋是跟一個女孩互咬,但他的耳朵事實上是被瓶子割傷的。這則負面新聞幫助他在龐克圈裡建立自己的形象,開始以化名 Shane O’Hooligan 走江湖,隔年成為 The Nipple Erectors(後簡稱 The Nips)的主唱。

80年代初,龐克運動氣數已盡,取而代之的是 Duran Duran 和 Adam & The Ants 等新浪漫主義樂團的合成器、狐媚眼線和蓬鬆髮型。Shane MacGowan 改進軍愛爾蘭音樂圈,與英國高音哨笛演奏家 Spider Stacy 和斑鳩琴演奏家 Jem Finer 一起創立 The New Republicans,用政治意味濃厚的名字嘲諷當時流行的新浪漫主義場景。

1982年,樂團以愛爾蘭語俚語 Pogue Mahone(意指:親我的屁股)的名字重新出現,後來簡稱為 The Pogues。他們喧鬧的現場表演吸引一群忠實的樂迷,隨後樂團與獨立廠牌 Stiff Records 簽約,並錄製兩張專輯,展現 Shane MacGowan 講故事的天賦。他的歌詞主軸圍繞離家流浪的人歷經艱苦的漂泊和流放,表現無盡的怨恨和失落。

例如〈Dark Streets of London〉講述一位移民在倫敦的生活,從最初的因自由而雀躍,到貧困和無家可歸。「I’m buggered to damnation/And I haven’t got a penny/To wander the dark streets of London」(我被詛咒了/我沒有一分錢/在倫敦黑暗的街道上徘徊)80年代末,The Pogues 進行大規模的巡演,1987年成為 U2 演唱會的開場嘉賓,同年11月,樂團發行〈Fairytale of New York〉,達到商業銷售的巔峰。

Shane MacGowan 除了有長期酗酒的問題外,還對海洛因上癮,毒品與酒精導致他嚴重的身心問題,不但時常錯過 The Pogues 的演出,還多次出意外受傷。1991年8月,團員決定在日本橫濱舉行演出前解僱他。Shane MacGowan 之後持續創作和錄製音樂,與他的樂團 Shane MacGowan & The Popes 發行了兩張專輯。90年代末離開樂團,2001~2014年間與重組的 The Pogues 一起演出,隨後樂團再次解散。2015年,英國電視台播放一部他做手術改善爛牙的紀錄片,同年他因為跌倒而骨盆骨折。

2018年1月 Shane MacGowan 在都柏林舉辦一場致敬音樂會慶祝他60歲生日,Bono 和 Sinead O’Connor 都出席了這場音樂會,愛爾蘭總統 Michael D. Higgins 還頒發終身成就獎給他。諷刺的是,The Pogues 的出現曾引起愛爾蘭音樂傳統派的強烈反對,愛爾蘭歌手 Tommy Makem 批評他們是「愛爾蘭音樂史上最大的災難」,但 Shane MacGowan 的作詞才華最終還是為他贏得了超越國界的崇拜者。

文字整理:Lakeisha
資料來源:RollingStoneThe New York TimesThe Guardian-1The Guardian-2

🌛感受靈感不寐的音樂脈搏,樂手巢雜誌 Vol.18 「午夜台北」出刊:
https://ysolife.com/yso-mag-vol-18

用叛逆精神改變世界,龐克教母 Vivienne Westwood 逝世,享壽81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