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紙映照的戰痕,Prince 才華試煉修羅場《Sign O’ the Times》

早在1987年推出具里程碑意義的《Sign O’ the Times》前,Prince 就被釘錘上「傳奇」的榮譽勳章。本作他一次拿出三張專輯重新洗牌,前一分鐘是甜蜜的流行樂,下一分鐘染上情慾的 R&B,在速度慢到倒進臥室之前,又頃刻變得時髦躁動。他以最輝煌的方式洗出錯綜的流派,也只要幾分鐘的時間就能潑灑出難以磨滅的畫面,例如同名主打歌高聲談論愛滋、毒癮和經濟利益至上的美國總統雷根。如斯藝人,他可能恃才而我行我素,但也正是他拽得住才氣與名氣之間的危險距離,才能拿下「流行」的話語權,流暢地在標籤之間遊走自如。

▲美國歌手、音樂創作人、製作人、多重樂器演奏家 Prince。

在 Prince 的 The Revolution 樂團解散前夕,他手邊同時進行兩個專案,一個是 The Revolution 的《Dream Factory》,一個是他個人的《Camille》。樂團解散後,他將擱置中的素材和一些新歌整合成三 LP 的《Crystal Ball》。但華納兄弟唱片公司無法接受這個長度,於是要求 Prince 將其縮減為一張雙專輯,也就是1987年發行的第9張專輯《Sign O’ the Times》(通常寫成Sign “☮︎” the Times)。

本作廣受樂評推崇,曲目編排相當完整地呈現 Prince 的藝術廣度,風格橫跨 funk、soul、psychedelic pop、electro 和 rock。在樂器配置上,專輯中聽到的鼓音多來自 Linn LM-1 鼓機,並運用 Fairlight CMI 合成器取代其他樂器,在主打單曲〈Sign o’ the Times〉可以聽到極簡的樂器配置,此外,Prince 也在四首歌曲中設計較高音階的人聲,用來代表他的另一個雌雄同體的人格「Camille」。於歌詞面,Prince 儼然將我們所有的生存選擇都放到桌面上任君挑選。《Sign O’ the Times》被視為前衛流行音樂的典範、Prince 最棒的專輯(甚至超越暢銷代表作《Purple Rain》),也將 Prince 送上同期最偉大的搖滾音樂人寶座。

▲Prince 1987年發行第9張專輯《Sign O’ the Times》(通常寫成Sign “☮︎” the Times),封面由  Jeff Katz 拍攝。

《Sign O’ the Times》專輯系列圖像都由 Jeff Katz 拍攝,概念發想全來自 Prince。拍攝場景位於明尼蘇達州城市伊甸草原(Eden Prairie)的一間倉庫中,空間中架了鼓組,還有從 Prince 家中載來的各式道具。Jeff Katz 表示,Prince 憑藉自己對該專案的藝術願景和自己的喜好度,發展出服飾和配件的風格感。他在他的佩斯利公園(Paisley Park)擁有一個完整的服裝部門,負責全天候地為他的全身造型量身打造。別以為那只是準備表演用的舞台服裝,下了台就讓 Prince 隨便套上 T恤、牛仔褲,服飾部門的工作真的就是打理老闆每天24小時的模樣。

Prince 苛求完美,但是在影像要求上卻追求一種不經斧鑿的風韻。在所有拍攝幾乎都完成之後,Prince 笑著走到鏡頭前的蘋果箱,並順勢坐了上去,攝影師 Jeff Katz 不假思索地按下快門。Prince 看都沒看就笑著說:「就這張當封面囉!」 在影像處理上也未經後製或合成,忠實地照老派攝影路數完成。Jeff Katz 說:「你看到的每一個圖像都存在於一張底片上,顏色也是它們在生活中真實出現的樣子。」

Jeff Katz 在1985年首次與 Prince 合作,當時他剛畢業沒幾年。他發現 Prince 喜歡社會新鮮人的「白紙」狀態,因為年輕人更願意接受他提出的任何建議,而這個原則基本上也貫穿了他整個音樂生涯。「他教會了我很多如何隨機應變、立即創造的方法,以及如何讓事情有機地發生。」

Jeff Katz 將與 Prince 合作的歷練視為浴火洗禮,也把學到的態度和方法帶到往後的拍攝工作上。每當有人問起和 Prince 一起工作會不會很緊張,他總是好氣又好笑地說:「根本沒有時間緊張啊!我們全心接受,然後埋頭苦幹。我記得我們執行過的每一次拍攝,和我們走過的地方,就像昨天一樣。」

撰文:蔡舒湉 Lala
來源:latimesultimateclassicrockvogueultimatepri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