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ayer 飆速鞭擊巨作,《Reign in Blood》血改金屬惡勢力

「大家都誤解〈Angel Of Death〉啦,以為我們是在同情納粹。」歌曲引發了爭議,Slayer 主唱Tom Araya 出聲滅火:「才沒有這種事咧!」,然而讓社會大眾冷汗直流的還有不祥的惡魔封面藝術,吉他手Kerry King 說:「我才不信任何宗教,全部都很蠢。不過我真的很喜歡恐怖片,可以說和做音樂同樣喜愛。大家會問,為什麼我們要製作有關撒旦的歌?那為什麼Stephen King 要寫恐怖故事?為什麼Clive Barker 是個病態的混蛋?這只是您表達鳥事的方式。這個世界不是裝滿玫瑰的花瓶。」鐵娘子(Iron Maiden)有Eddie,Slayer 也想發掘自己的版本,於是在這張劃時代的《Reign in Blood》封面播種一顆山羊頭,邪門歸邪門,金屬盛世就這麼滋養出新樂土了。

▲美國樂團Slayer 於1981年由吉他手Kerry King 和Jeff Hanneman、鼓手Dave Lombardo、貝斯手兼主唱Tom Araya 在加州創立,曲風快速、具侵略性,與Metallica、Megadeth、Anthrax 並列鞭擊金屬(Thrash metal)四巨頭(big four),2019年解散。

Slayer 的歌詞與專輯藝術主題涵蓋謀殺、連續殺人犯、酷刑、種族滅絕、政治、組織犯罪、秘密結社、神話、神秘主義、撒旦教、仇恨犯罪、恐怖主義、宗教或反宗教、納粹主義、法西斯主義、種族主義、仇外心理、戰爭和監獄……等,高敏感、高爭議性的黑暗議題,也導致專輯常常被禁、延遲發行、吃官司,或是飽受輿論和宗教組織批評。然而,Slayer 的音樂影響力卻無遠弗屆,尤其是1986年發行的第三張錄音室專輯《Reign in Blood》,引領樂團步入金屬樂主流,並且被標榜為最重量級、最具影響力的鞭擊金屬專輯之一。2006年MTV 票選史上最佳金屬樂團,形容Slayer 節奏低沈、吉他彈撥富傳染力、歌詞具暴力畫面感,且視覺藝術陰森恐怖,為新興的鞭擊樂團設立典範,並直接帶動了死亡金屬(Death metal)的崛起。收錄的〈Raining Blood〉和〈Angel of Death〉也成為他們日後表演的常備曲目。

《Reign in Blood》封面由Larry Carroll 繪製,他當時為《The Progressive》、《Village Voice》、《The New York Times》等媒體創作政治插畫,風格野蠻粗鄙且單刀直入,自稱使用「普通人無法接受的平庸色彩」作畫。這種挑釁、直言不諱的特質,使他成為操刀Slayer 專輯的最佳人選。樂團希望他從主打歌〈Raining Blood〉中汲取靈感,這首歌傳遞永遠被困在地獄中的特殊情境,也帶有清晰的80年代恐怖氛圍。Larry Carroll 起初提供兩幅畫,經樂團要求後融合成一張圖。

不過Slayer 對成果的反應頗為尷尬。1987年Kerry King 接受《Metal Hammer》訪問時說:「我們真不知道該拿它怎麼辦,封面上出現了一些很反常、精神錯亂的怪胎。」多年後,吉他手澄清可能是繪圖看起來不太金屬,所以他當時不喜歡,不過這幅畫倒是重新定義了金屬的「藝術」。Larry Carroll 心知肚明樂團不喜歡他的畫作,但他樂觀地認為這對金屬專輯來說總是好兆頭。唱片廠牌Def Jam 對這個封面也沒什麼好感,發行日因此延期,直到找到另一個廠牌Geffen 才順利發行。

▲Slayer 1986年專輯《Reign in Blood》封面由政治漫畫插畫家Larry Carroll 繪製。

Larry Carroll 究竟畫了什麼讓眾人這麼感冒?《Reign in Blood》封面猶如地獄縮影,骯髒駁雜的黯色唯有血腥和火光的亮彩,畫面中央是羊頭人身的惡魔坐在木轎子上,他一手向前直伸,似在展示長矛刺穿的人頭;抬轎人員下半身勃起,頭上長角、戴反差的教皇白帽,嘴巴不是緊抿,就是吐長尖舌,背後還揚著又短又黑的翅膀。地面流淌濃稠的血河,水面冒出密密麻麻的人頭;背景還有許多被箭刺在牆上的屍體,正掛和倒吊兼有。令人稍感安心的是,右半部依稀可見兩手張開的耶穌形象,但這個「光明」卻相對弱小,尤其擱在倒吊人下方,構圖顯得格外諷刺。這封面簡直是現代版的「人間樂園」(The Garden of Earthly Delights),引人聯想荷蘭畫家Heironymous Bosch 16世紀描繪的基督教宗教畫,用華麗的構圖描繪赤身裸體的蒼生,色調雖然是明亮溫暖的,其中的縱慾與密集的人畜交織卻叫人不寒而慄。

被問及封面中的「主角」,Larry Carroll 說羊頭人身不代表特定的惡魔或人物象徵,他不想深入探討這個畫面,認為多加描述後,某程度會殺了這個作品。「大家可以各自填補這些圖,嘗試弄清楚。這就是我最享受的圖像製作方法:沒那麼確切、是開放式的。」原始封面藝術尺寸為三英尺乘方,是專輯封面大小的三倍大;運用的媒材包括:油彩、壓克力和拼貼畫等,搭配使用影印機調整圖像大小。遺憾的是,改寫金屬樂意象的《Reign in Blood》封面藝術已遺失原作。Larry Carroll 說他把畫給了一個「笨蛋」(schmuck),對方假裝很有收藏熱誠,沒想到卻把畫給賣了。

《Raining Blood》的代表性不僅表現在有許多藝人翻唱、被選為電影插曲或電玩遊戲音樂,經典程度當然也被動畫拿來致敬一番。《南方公園》(South Park)2005年3月播出的〈嬉皮去死〉(Die Hippie, Die)劇集,描述小鎮被大批嬉皮淹沒。困擾的居民接受阿ㄆㄧㄚˇ(Eric Cartman)的提議——嬉皮受不了死亡金屬,故意在嬉皮演唱會上搗亂,把音源改成播放Slayer 的〈Raining Blood〉,結果成功嚇跑吞雲吐霧的嬉皮。這集把Kerry King 逗樂了,他說:「很高興看到這首歌被善加利用,如果能讓一些嬉皮害怕,我們就功成身退了。」

不一樣的樂派,也不盡然勢不兩立。《Reign in Blood》為Slayer 開闢新天地,當時所屬的嘻哈廠牌Def American 亦功不可沒,製作人Rick Rubin 為樂團提煉饒舌搖滾精髓,將過去如史詩般反覆輪唱的金屬歌曲提煉得短小精悍,速度飆得乾脆俐落。為了反映專輯本質,Kerry King 認為封面藝術做得極端點也是必要的,「某程度來說,如果它能讓流行樂的粉絲感到不適,我們就達成任務了。」他最終還給這張封面一個正義:「《Reign In Blood》成為經典的原因之一是封面的影響,它嘶吼著金屬。」

撰文:蔡舒湉 Lala

來源:revolvermagloudersoundloudwi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