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pknot 血祭代罪羔羊,《Iowa》藏鏡映照妖魔人性

祭壇上犧牲的山羊並非食物,而是為了替人代罪,且不論罪惡深淺,光是祭儀的存在就證明了人性之中必存晦暗。Slipknot 主唱 Corey Taylor 在錄製〈Iowa〉時為求最佳表現,特別讓自己處於一種極端的狀態:全身裸體、身上沾滿嘔吐物,還用碎玻璃自殘。他認為最好的東西就是這麼來的,你必須先讓自己支離破碎,才能創造出偉大的東西。所以《Iowa》封面的山羊哪是要替罪,那雙桀驁的頭角想必是勸世對自我的陰暗面直球對決。

▲美國重金屬樂團 Slipknot(滑結)於1995年在愛荷華州由打擊樂手 Shawn Crahan、鼓手 Joey Jordison、貝斯手 Paul Gray 創立,以再加入Craig Jones、Mick Thomson、Corey Taylor、Sid Wilson、Chris Fehn 和 Jim Root 後的9人陣容較經典。團員以驚悚吸睛的形象、激進樂風以及充滿能量感和混亂的現場表演聞名。

2001年 Slipknot 發行第二張專輯《Iowa》,專輯名稱源自樂團家鄉愛荷華州,團員們表示,愛荷華州是他們主要靈感來源之一。在1999年首張同名專輯大獲全勝後,樂迷都很期待他們的新作品,但這也讓樂團壓力山大,甚至認為這是他們職涯中最糟糕的時期。舞台角色「小丑(Clown)」的打擊樂手 Shawn Crahan 說:「錄製《Iowa》真是天殺的夢魘,我想殺了我自己,還有藥物、婊子、搖滾之類的狗屁,雖然大家都對我們滿心期待,但〈People = Shit〉就是我們在說『閃遠點,讓我們靜一靜』的方式。」Corey Taylor 對這張專輯也沒有任何美好回憶,當時他身陷酒癮泥淖,他說:「突然之間,我們成了這些金屬明星,其實這並不在我們的計畫之中。我們都被生活方式和隨之而來的問題所困擾。」

比較勵志的是製作人 Ross Robinson,專輯製作期間他因越野車事故造成背部骨折,不過在經過一天的住院治療後,他就馬上回到錄音室工作,還把自己所有的痛苦都植入專輯,這種態度讓金屬團欽佩不已。

▲Slipknot 2001年發行第二張專輯《Iowa》。

金屬團的目標是完成比第一張《Slipknot》更黑暗、更沉重的專輯,在《Iowa》你可以聽到所有可能的空間都被吉他的硬刺鬃毛、打擊樂的槍林彈雨、電子冰風暴和瘋漢的獠牙慘叫所覆蓋,對後世死亡金屬和硬核等重流派影響甚深,歌詞以隱喻和咒罵字眼塞爆厭世和憤怒主題,甚至還有超過15分鐘的主打歌〈lowa〉。《Iowa》再次取得了巨大成功,代表作包括:〈Disasterpiece〉、〈The Heretic Anthem〉、〈People = Shit〉,以及獲得葛萊美獎提名的〈Left Behind〉和〈My Plague〉。

在《Iowa》20週年紀念日之際,Shawn ‘Clown’ Crahan 回憶起封面上的山羊,說這個藝術概念是他想的,想法源自他們1999年發行的第一張專輯《Slipknot》最後一首歌〈Scissors〉中的隱藏曲目〈Eeyore〉,希望把名為「Eeyore」的山羊拍得極度邪惡。Shawn Crahan 說:「引領我踏進攝影界的導師 Stefan Seskis 拍攝了第一張專輯封面。我想出這個概念後,非常想拍攝第二張專輯封面,但就是無法完成。有一天,我就把山羊交給了他。Stefan Seskis 繼續為這隻山羊拍了幾張寶麗萊(Polaroid)照片,最後就拿來當《Iowa》的封面藝術了。」

Shawn Crahan 認為封面和內封面一樣重要,他還為《Iowa》設計一個陷阱、一面特別的照妖鏡。「這些人都以為他們知道 Slipknot 是什麼,每個人都想透過封面來判斷一本書(意即以貌取人),但如果你是好爸媽,而且你正在確認你的孩子在聽什麼,你打開它,你就會意識到你已經是其中的一部分了。就是這麼回事,你這扭曲卑微的他媽的自我。在那面鏡子裡,你已經是這個名為『lowa』時間框架的一部分。」

Slipknot 的唱片封面是形塑他們樂團文化的重要元素,其中運用大量的象徵意義隱喻解決方案。Shawn Crahan 說:「我還沒有真正解釋過,把完整的畫面拼湊在一起是最終階段要做的事,所以我不打算深入研究。」

2002年中,Slipknot 因內部衝突中斷樂團事務,團員四散去做各自的專案,Corey Taylor 和 Jim Root 重振他們的樂團 Stone Sour,Joey Jordison 創立了 Murderdolls, Shawn Crahan 創立 To My Surprise,DJ Wilson 以 DJ Starscream 身份進行個人演出。一時之間,Slipknot 的未來陷入一團迷霧。Shawn Crahan 在2008年說:「那時我們彼此憎恨,我們憎恨這個世界,世界也恨我們。下一張唱片就像康復,我們需要有所有這些療癒發生。現在一切都感覺很好,因為我們感覺良好。」

如果真正堅實的建構必然經歷大破壞,那麼當岩山崩解時,請努力做登峰造極的山羊,要以領頭羊為志,成為開路的領導者;而不是情願追隨,像頭安逸的綿羊消極排隊等刮毛。

撰文:蔡舒湉 Lala
來源:metalpaths、 loudwiret42designNMEMetal HammerBLABBERMOUT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