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走愈踏實的漫漫圓夢路 ——專訪樂團靈魂沙發

「95後、年輕、追夢」是不少媒體用來描述靈魂沙發的關鍵字。補上歌曲產量極高、成軍三年就已飛快竄紅的背景,再搭配四位大男孩笑容燦爛的照片,這故事怎麼看都熱血,充滿了希望與正能量。

雖然這樣形容靈魂沙發並沒有錯,但似乎過於片面。圓夢對他們來說並不是那麼簡單,玩團也不是稍稍紅了就算過關。平時在宣傳影片中嘻嘻笑笑的他們,面對音樂,其實非常要求且暗藏野心。

新專輯《Slumber Days》的自我嘗試

細聽第二張專輯《Slumber Days》,豐富的元素在在顯現了靈魂沙發對音樂細節的掌握,以及勇於挑戰的企圖心。當他們回味專輯製作過程,分享起歌曲細節時,都能明顯感受到投入了極大熱忱。

相較首張專輯《SoulFa》是與製作人共同討論下誕生,有了製作經驗後,這次他們擁有了更高的主導權,從錄音開始就自己細細試出每個樂器最適合的 tone 。像是小鼓的音色、貝斯不同的 touch、吉他加入更多破音和哇哇(Wah)效果器,以及許多打擊小樂器的點綴,都成功為歌曲增添亮點,也是過去不曾嘗試的新元素。

談起專輯裡最喜歡的歌曲,吉他手 Poopoo 和貝斯手亨利不約而同選了同一首〈發瘋的人都還清醒著〉。亨利說,這首 demo 出來後卡了一陣,直到 Poopoo 分享了一段 The Stone Roses 早期的 Live,才逐漸抓到感覺,甚至編出了超出自己能力範圍的段落,「最後聽真的覺得很爽!」Poopoo 也說這是專輯裡相對難的一首,很長、每段都有新東西,最終能成功表現出想呈現的「現場感」,真的很開心。

樂團的好默契,則讓各式元素得以統合、完滿專輯風格。鼓手 Look 表示,其實每首歌製作前都已有大致雛形,團員們彼此心中的畫面感基本上是雷同的,所以並沒碰上太多意見分歧。「如果真有無法決定的時候,就交給『藝術總監』Poopoo 處理!」眼見全團相視大笑,Poopoo 連忙解釋:「可能因為我意見比較強烈(笑),最後才常會採納我的想法。」

留有後路,並非全無反顧

又順利產出一張風格更加成熟完滿的專輯,靈魂沙發在逐夢路上看似平步青雲、游刃有餘,創作能量之豐沛,令人幾乎感受不到過程中的磕碰和掙扎。但年紀輕輕就決定全職做音樂,怎可能沒有猶豫?

主唱本山說,剛畢業時家人的確有點擔心,他也在心中默默設了為期三年的停損點。亨利則因當時還是學生比較隨性,認為試試無妨,畢業了也不急著找正職。但一碰上疫情,他也謹慎的為自己留好後路、開始上班,是團內目前唯一有其他兼職的人。

Look 和 Poopoo 對音樂之路相對堅定,但即便確認了心之所向,還是必須對家人有所交代。Poopoo 有套官方說法,對外都表示他設了兩年為期的停損點,「但其實心裡並不是這樣想,自己想嘗試的東西還有很多。」Look 更會講話,動之以情、安撫擔憂的爸媽:「你們當初賺錢是為了讓小孩幸福,那我現在就要做讓自己幸福的事,才對得起你們當初賺錢的目的。」

幸而出專輯後,立刻有看得到、聽得到的實際成果,家人就比較能了解他們在做什麼。本山爸最誇張,甚至變成狂粉,開始不叫他本名一直喊「本山」,假日還戴著耳機邊聽邊哼靈魂沙發的歌,嚇得他直呼「真的好恐怖!」

圓夢尚未成功

如今專輯發了,也累積出一批粉絲,做出了這麼些成果,那現在算是夢想成真了嗎?聽到這題,四位團員倒是意向一致,本山接話接得簡短篤定:「還沒!」Poopoo 跟著立刻補上:「革命尚未成功!」他說,他們還有很多想完成的目標,還想發專輯、有很多表演想跑,更想繼續愈做愈好。字裡行間,處處透露著積極。

相較成團之初,靈魂沙發做音樂的心態也有了變化。Look 坦白的說,他起初玩團的動機純粹是為了自己開心,但現在有點相反,變得會想把這快樂的心情轉化,設法傳遞給別人。音樂是養分,小幼苗獲得滋養、茁壯了,也漸漸伸出枝葉,希望成為過路人的蔽蔭。

玩團的成就感,也讓靈魂沙發多了信心。原本發表意見時常常結巴的本山,表示現在比較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就敢更加直接的表達想法。Poopoo 的回答更表露出堅定,他說現在「更確定自己想做的是什麼,也因此比較不會被一些外在的因素所影響。」

在追求夢想的過程中,外界雜音對於多數人來說,都是非常大的阻礙,而靈魂沙發似乎已經熬過了這關,懂得有意識的屏除干擾、回歸內心,專心一意的往前行。

脫離廠牌追求更大願景

「追夢者娛樂」廠牌負責人 Leo,是發掘靈魂沙發的貴人,樂團第一首單曲〈Polydream〉即脫穎自廠牌舉辦的徵選。眼見初出茅廬就表現不俗,Leo 相中這群青年的潛力,決定投入資源繼續扶植靈魂沙發,把他們簽下來做專輯。

訪談當下,樂團尚未宣布即將脫離廠牌的消息,問及這位製作人對樂團的影響,四位笑得略顯尷尬,輪番發表感謝,卻顯得語帶保留。Look 忍不住打破氣氛,頑皮的笑著說:「那我來講些壞的好了!」他委婉說明,製作人給予的支持當然無庸置疑,但公司的資源已漸無法支撐他們對音樂的要求,「當我們的願景更大,就會感覺受到限制。」音樂主觀審美的差異,也令溝通備感艱辛,偶爾甚至會因想法不同而吵架。

聊開後,換亨利吐露真心,表示製作人 Leo「是讓我們從零變一的關鍵人物,刺激我們的想像,也讓我們看見不同可能,這確實很寶貴,時機也蠻好的,讓我們沒有徬徨的空窗期,真的很幸運。但做音樂說真的就是主觀的不同,久了就沒辦法很享受,也覺得過程不是很符合期待,想做些別的嘗試。」蠢蠢欲動的心境,表露無遺。

果真,在採訪結束後不到一個月,靈魂沙發的臉書便貼出了與廠牌分道揚鑣的消息。貼文只寫著對於廠牌的真摯感謝,並未明說他們分開的原因,但或許大家多少心知肚明,畢竟這在圈內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告別廠牌之後,新的挑戰才正要開始。

如何面對疫情

可即使有無比野心,面對疫情攪局,靈魂沙發也只能緩下腳步。原定年中的巡迴被迫無限延期,最後決定取消實體巡演,九月改為線上演出。這段期間除了要調適巡迴取消的打擊、學習填補生活中突如其來的空缺,還得重振旗鼓首次嘗試籌備線上演出,難題接二連三來。

亨利坦白,當初不得不取消許多計畫,對他來說其實蠻難過,也沈澱了好一陣子。如今突然多了很多時間,剛好可以「做些離音樂本質更接近的事」,單純的練琴,或實踐些腦中的想法。本山也說他這段日子寫了滿多歌,生活就是「練琴,唱歌,好無聊(笑)」。

Look 則是一股腦投入演出籌備,表示第一次做線上演唱會,又要一次預錄十八首歌,影像、聲音及現場布置上都費盡心思,溝通企劃超耗時。Poopoo 展現藝術總監魂,依然心繫樂團發展,強調大家還是每週練團一到兩次,順便預告最近會展開下個創作計畫。平白多出幾個月的空閒,靈魂沙發宅在家防疫卻都沒閒著,每個人都在趁機精進、累積實力。

專訪中,幾位成員反覆提到最多次的關鍵字是「幸運」。或許他們是真的很幸運沒錯,但僅有幸運當然不夠,靈魂沙發之所以飛速發跡,是因為他們懂得緊緊把握住這幸運,又不輕易滿足、持續修煉,敢於懷抱更大的願景。

看著四位聊起音樂時快樂的神情,才發現這圓夢計畫或許根本不會有達成的一天,它只會愈長愈大,隨著靈魂沙發的成長,不斷擴增延續。

本文由台灣獨立音樂協會「成為達人音樂文字工作坊」學員趙元、黃苡晴、羅心彤、城旭遠共同採訪撰寫。

樂手巢雜誌 Vol.12 9月15日正式發行,全台雜誌索取:https://mag.ysolife.com/

疫情閉關:問題總部在創作中修煉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