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enged Sevenfold 大學修吉他課生出第一張專輯,主唱:很多金屬樂來自胡說八道

0
7770

壓力是創作力的推力,美國重金屬樂團 Avenged Sevenfold(七級煉獄)的第一張專輯也是這樣誕生的,《Sounding The Seventh Trumpet》收錄的所有歌曲都是他們的大學吉他課作業,老師規定要一起寫歌,再一起表演,「所以我們寫出一堆胡說八道(bullshit),不過我認為這就是很多金屬樂的起源。」談起創作過程,主唱 M. Shadows 自己越講越心虛,表示是他和節奏吉他手 Zacky Vengeanc 彈出一個又一個的 riff,再組合起來的,所以這些歌很缺乏連貫性。

「每當累積到15個 riff,就把它們放進一首歌。等到下週三回去上課,再生出另外15個 riff,這就是下一首歌了。(笑)」為了拿到學分,rocker 們必需去學校表演自己寫的歌,Zacky Vengeance 說:「老實說,那可能是我們唯一一次出現在學校裡。」

▲美國重金屬樂團七級煉獄(Avenged Sevenfold,簡稱:A7X)於1999年由 M. Shadows、Zacky Vengeance、The Rev、Matt Wendt 在加州杭亭頓海灘成立,目前成員包括:主唱兼鍵盤手 M. Shadows、節奏吉他手 Zacky Vengeance、主音吉他手 Synyster Gates(本名:Brian Elwin Haner Jr.)、貝斯手 Johnny Christ、鼓手 Brooks Wackerman。

為了 pass,在吉他課上寫出一張金屬專輯

2001年發行的《Sounding The Seventh Trumpet》表現 metalcore 曲風,雖然沒有一鳴驚人,但確實讓 Avenged Sevenfold 走上音樂的道路,之後往重金屬、硬搖滾、前衛金屬風格邁進。回顧處女作,一群在加州橘郡(O.C)長大的漢子坦承當時的粗糙與混亂,一派天真地幹出許多荒唐事跡。

M. Shadows 回憶,大一的吉他課是他認識 Eighteen Visions、Bleeding Through 和 Throwdown 這些金屬好兄弟的地方,當時他們人都在杭亭頓,也都熱愛硬核(hardcore)場景。在決定創作方向時,Avenged Sevenfold 混合自己喜歡的龐克搖滾和硬核,選擇比較「簡單」的 metalcore,並盡可能地金屬化、技術化。當時他們關注的樂團有 Poison the Well、P.O.D.、Rancid、Bad Religion,還有更早期的 Guns N’ Roses、Megadeth、Metallica 等啟蒙團。

▲ 2001年 Avenged Sevenfold 發行首張錄音室專輯《Sounding The Seventh Trumpet》,封面由紋身師 Adam Barton 設計。

菜鳥進錄音室,不知道可以放 click

錄好 demo 後,Avenged Sevenfold 跟廠牌 Good Life Recordings 簽約,以 2,000 美元的價格合作一張唱片。他們對於能在龐克搖滾樂團 NOFX、Bad Religion 和 Pennywise,以及 Blink 182、No Doubt 都錄過的 West Beach 錄音室工作感到非常興奮。鼓手 The Rev 進錄音室後,一次錄完他所有的鼓,沒有任何鼓後製,就是一次完成,直接用在專輯中。直到今日,他們對鼓聲表現都很滿意,但其他部分呢?

這群菜鳥當時沒有耐心、時間或金錢坐在錄音室裡面慢慢磨,在錄音室的那八天,就只是單純嘗試複製 Poison the Well 和 Nevermore 的聲音,也不知道要用節拍器(click),直到去錄音室參觀的 Synyster Gates 提醒他們可以用 click 才大夢初醒。回憶第一次聽到《Sounding The Seventh Trumpet》,Synyster Gates 形容像是某種受斯堪地納維亞金屬影響和 Pantera 風的東西,完全沉浸其中反覆聆聽,後來他受邀加入樂團,並擔任主音吉他手。

當時覺得很酷,現在後悔超蠢

剛加入 Avenged Sevenfold 時,Synyster Gates 不知道怎麼融入大家,總是拿一把 Parker 電吉他,穿著寬鬆的褲子,在角落自顧自演奏。後來他自作聰明地想出一個噱頭,取法 Limp Bizkit 的 Wes Borland(表演時會把臉塗白),「我想在舞台上用一張紫色的臉,做一個只會彈吉他的瘋子。」團員們紛紛叫好:「酷喔!」於是在正式加入後的第一場演出,Synyster Gates 就把自己的臉塗成紫色,沒想到後來要卸妝時完全卸不掉,還變成一種發綠、發紅、發光的奇怪東西,整個悲劇。

「噢!簡直恐怖和震驚。」Synyster Gates 回憶他和 The Rev 一起組 Pinkly Smooth 時,曾荒謬地在自己的臉上畫一面德國國旗和一個希特勒的人像。「我以前像個該死的傻瓜一樣到處跳舞,玩得很開心。」後來用紫色做這種達斯魔(Darth Maul,星際大戰中的西斯武士)之類的事情,他還以為會比 Pinkly Smooth 正經一點,沒想到是「雙倍愚蠢」。「那是我的第一場,也是最後一場化妝秀。我看起來就像一個鮮綠色的、他媽的 Oompa Loompa(威利旺卡的巧克力工廠工人)。 」

用典聖經,死亡蝙蝠 logo 再現末日氛圍

Avenged Sevenfold 的團名取自該隱和亞伯的故事,因此樂團決定在首張專輯中繼續延續聖經意象,用典《啟示錄》第11章描述的「第七位天使吹響號角將預示世界末日」,取名《Sounding The Seventh Trumpet》(吹響第七號角)。他們委託聖塔克魯茲(Santa Cruz)的紋身師 Adam Barton 打造封面藝術,此前他曾為 M. Shadows 刺青。

樂團 logo 則是選好喜歡的字體後,請朋友 Mike 畫出寫實風的「死亡蝙蝠」(Deathbat),意象結合骷髏頭和展開的蝙蝠翅膀,薪酬是20塊美金,完成之後這個 logo 沒再改過,再次顯現他們熱愛一次完成的率性作風。

▲ Avenged Sevenfold 的「死亡蝙蝠」logo 由朋友 Mike 設計。

撰文:蔡舒湉 Lala
來源:ebayloudwireloudersoundrevolverm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