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春浪音樂節.海線】本屆春浪最大特色,沈光遠:「想在現場凝聚所有人為苦難者祝福」

籌備最辛苦的一件事是什麼?春浪音樂節創辦人沈光遠接收問題時想了想,最後說:「音樂節是有著高度複雜的一項工程,很多困難要挑戰,我的工作夥伴都擁有很大的熱忱,雖然看來很受挫、很辛苦,但面對困境都願意全力解決;可以做喜愛的事、可以和我的夥伴一起工作很快樂,所有辛苦都不辛苦了。」歷時十六年是一段不短的光景,漫長光陰底下總是苦中作樂的沈光遠背負對音樂不滅的期待,於是場地與人事都曾更迭的春浪,這個春天又再次啟程。

從搞樂團、唱片公司到勇闖音樂節

沈光遠還是高雄醫學院的大學生時,和幾個朋友共組了紅螞蟻合唱團,週末的時候就會跑去墾丁玩。「那時我們就覺得墾丁是臺灣靠海最美的地方,每次去墾丁看到大海,所有的煩惱都忘掉了。那時紅螞蟻樂團的夢想就是有天可以在墾丁辦一場演出。」


▲春浪音樂節創辦人沈光遠。

後來沈光遠進入滾石唱片工作,也為趙傳、周華健、陳淑樺、黃韻玲、陳珊妮、林曉培等知名音樂人製作唱片,接下李宗盛的位置成為音樂總監,最終成立獨立廠牌「友善的狗」。二十年漫長的音樂學習路之後,才終於與墾丁的音樂活動結緣。「有朋友告訴我在墾丁有人願意拿出一塊地方來作音樂活動,問我有沒有興趣去看一看,當時就想,那不如來做個音樂節吧!2006年就在台灣最南端的墾丁,開始了春浪音樂節。」「雖然舞台上已經不是紅螞蟻,但自己搞樂團的那個夢想,經過二十年居然實現了。」

沈光遠當年和紅螞蟻樂團主唱羅紘武一起埋首音樂製作事業,他問羅紘武說:「你想個名字吧!」那一年春浪辦在墾丁,每年清明節之後,落山風就會變小,將要迎接春暖花開。他們以「春」為名,羅紘武說想叫「春浪」,代表墾丁的海浪,「wave」又是一種音波,也是台上和台下的交流,春浪就此定名。

沈光遠笑著談那年的「憨膽」,最早的春浪是種學習體驗,卻看到人群湧入了自己辦的音樂節,就像那年無法預期的胡士托音樂節,音樂這件事本身總是餘響繞樑。「第一次辦音樂節,就是什麼都不懂。但不懂就做。我們抱學習的心態,卻有很多人來參加我們的音樂祭,接下來春浪竟然從台灣辦到新加坡,還去過香港、上海和廣州等地方。」

▲第一屆春浪。▲2006年第一屆春浪音樂節。

▲2014年春浪音樂節。 ▲2016年上海春浪音樂節。

移師北台灣 有日出及星空的最美春浪

「但是這次的春浪最不一樣的事情是,過去我們不曾真的在海邊舉行過音樂祭,其實這次在北台灣的『半島秘境』舉辦,才是真的真的很靠近海。你在這裡看得到日出、夕陽跟星空,應該是這些年的春浪裡最美的一個場地。」

本屆也是春浪首次將電音、流行音樂、世界音樂不同等風格的舞台在同一時刻舉行,沈光遠很期待看見不同火花;但除了真正的靠近海,沈光遠還有更想做的事,他在演出開始前親自寫信給所有參與的音樂人,希望他們選一首祝福歌曲作為演出曲目,為全世界、全地球凝聚真誠的祝願:「這一兩年是整個地球都人心不安的年代,除了疫情,在東台灣花蓮也有嚴重的火車事故。這次我想要特別做的節目是,在音樂節的開端和最後,凝聚大家一起向大自然祈禱。春浪能在這麼好的環境下聚集這麼多優秀的音樂人,享受這些感動的音樂時刻,我們應該要為所有苦難的亡者祈福和禱告,除了凝聚現場所有人,也為這個地球祈福,向大自然表示敬畏和感激。」

沈光遠以兩首歌曲作為這十六年的春浪歷程代表:「紅螞蟻樂團的第一張專輯裡有一首歌叫做〈從現在開始〉,歌詞裡有很多的『Just go for it』,加上當年友善的狗幫林強作的那首台語歌〈向前走〉,我要說的是,這些年走過墾丁、上海、香港,碰過很多困難和狀況,但我很榮幸和一起執行的工作夥伴們一起做好、完成這件事。」

最初春浪在台灣南端成長,算是台灣音樂節的先行者之一,接下來的五年,春浪預計在北部或前往東部舉行,一覽不同場域的情景風光。遷徙到哪裡其實不重要,正同春浪的名字會看見浪潮退去又重起,不論在哪裡,我們總有音樂陪,而那份勇往直前的憨膽不會退卻。

春浪音樂節2021官方網站:
https://spring-wave.com/

春浪音樂節購票連結: 
https://bit.ly/2KYZu74

撰文:謝濬如Nana
訪談協力、資料來源:春浪音樂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