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reophonics《Performance and Cocktails》,女生接吻翻死魚眼那你知道意思了?

0
1804

無論是Bripop浪潮,還是整部搖滾史,威爾斯樂團Stereophonics的身影總是有些模糊,樂評對他們的定位呈兩極,有人評「以威士忌酒嗓傳遞的典型英式搖滾」,有人犀利譏諷「像想變成Radiohead的Oasis」,還有人拿來跟Faces和Alice in Chains等樂團比較,確切來說,立體音響骨子裡滾燙的血得一路上推到1960年代的Jimi Hendrix,他們為90年代英搖灌進一波更陽剛的嗓音與吉他樂段(riff),這些特色從成名作《Performance and Cocktails》就能聽出雞尾酒般的調和式搖滾,光是Jimmy Page千金拍的唱片封面,就很值得多瞧幾眼吧?

▲英國樂團Stereophonics於1992年由主唱兼主奏吉他手Kelly Jones、貝斯手Richard Jones與鼓手Stuart Cable創立,當時團名為Tragic Love Company。

英國搖滾樂團Stereophonics(立體音響)創立於1992年在威爾斯,前身是由主唱兼主奏吉他手Kelly Jones、貝斯手Richard Jones與鼓手Stuart Cable組成的Tragic Love Company,團名靈感來自他們最愛的樂團(The Tragically Hip、Mother Love Bone、Bad Company),在被演唱會籌辦者Wayne Coleman要求改名後,Stuart Cable便以留聲機製造商「Falcon Stereophonic」為原型,將團名改為「the Stereophonics」,與唱片公司簽約時又再去掉the,直接叫Stereophonics。1997年Stereophonics發行首張專輯《Word Gets Around》,兩年後推出第二張錄音室專輯《Performance and Cocktails》才一舉攻進主流,獲得銷售佳績。

《Performance and Cocktails》名稱出自曲目1〈Roll Up and Shine〉歌詞,「Performance and cocktails/Roll up and shine 」(表演與雞尾酒/一湧而上閃閃發亮)。封面攝影師Scarlet Page並非等閒角色,她可是Led Zeppelin傳奇吉他手Jimmy Page的女兒,1998年秋天她選在倫敦Westway公路下方的足球場取景。

專輯封面色調泛舊昏黃,共出現7個人,右後是肩頭扛著孩子的男子與女子親吻,貌似溫馨的一家三口,左後方是笑開懷的年輕男子和他背對的友人,正中央接吻的情侶卻顯得弔詭,因為黑色西裝外套女子垂著雙手、歪頭翻白眼,一點都不如閉眼擁腰的男方投入。

▲Stereophonics 1999年專輯《Performance and Cocktails》,封面由攝影師Scarlet Page拍攝。

《Performance and Cocktails》封面概念仿效知名攝影師Annie Leibovitz 1971年拍攝的加州索萊達州立監獄(Soledad Prison)聖誕節,畫面中親眷與情侶成雙成對地擁抱、親吻,長期的別離終於能在聖誕佳節重新聚首。Stereophonics的致敬版將場景改到足球場,團員則散落在畫面右半部,不刻意置入明顯的團照。

▲美國肖像攝影師Annie Leibovitz 1971年作品,加州索萊達州立監獄的聖誕節。

▲《Performance and Cocktails》主視覺左半部用在封面,右半部位於專輯冊內頁。

2007年英國記者Tony Barrell循線搜索專輯封面女主角,揭露她的身份是當時23歲的Lucy Joplin,並請她親口說說那個「遠目」的眼神是怎麼一回事。Lucy Joplin說,那是和男友喝了整晚苦艾酒配鴉片的結果,而且她只收了75塊英鎊當作模特兒酬勞,後來拿去買內衣了。至於獻吻的男模則是同樣23歲的Kipp Burns,他是從國王大道上的Mannequin模特兒公司找來的。

▲《Performance and Cocktails》專輯封底是空曠的足球場。

其實封面女主角Lucy Joplin也是音樂人,她曾抱怨,當她去參加Stereophonics的BBC演出時,發現現場到處貼滿她的照片,只不過當她告訴樂團自己也是創作型音樂人時,「他們無視了我整晚」。幸運的Lucy Joplin 日後也拿到發片機會,2010年發行《Rock Kicks》專輯,現在則是電子民謠樂團Lucy’s Diary的一員。

Stereophonics在20世紀末首度創造了樂團的華麗,Kelly Jones當時心知肚明這股燦爛終將變成過眼雲煙。2015年接受《loudersound》專訪時,他說:「我們曾經走到體育館大型演唱會的地步,我記得我看向成千上萬的觀眾席,內心想著『啊~不會一直這樣下去。』但我不覺得當時的自己真正意識到這一點,而只是不懂得如何享受當下,我只是以為一切都將消失,或是以某種方式出錯。我完全無法放鬆,總是緊張兮兮、戰戰兢兢。」

如今立體音響的頭頭個人名氣更突出了,對於無常也仍然深信不疑,不一樣的是,他的成熟表現在坦然面對,「這些日子以來,我對這一切感到更加自在了。」

撰文:蔡舒湉

來源:mercadolivretonybarrellradi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