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時空膠囊收藏浮光掠影,晨曦光廊《遺失的人間童語(下)》專訪

晨曦光廊2020年的第一件事就是表演,獻給起源地台南的跨年演唱會,市長官員們還在台上跟大家說新年快樂,他們忙著調整線材及調音器,在抵達2020的那一刻上場演出。據悉往年倒數完畢人潮就散去,這是第一次在十二點後留下眾多歌迷,等待晨曦光廊陪伴他們迎來晨曦。

南向的音樂人似乎更容易被放上「在地」標籤,說是台南團,晨曦光廊的主要作曲者、吉他手昶煬其實來自台中,在台南生活十多年,混然天成半個台南人,台南也就成為孵化晨曦光廊的城。年少時的久石讓、五月天算是音樂啟蒙,與團員聚在一起卻常唱張信哲、周杰倫、謝霆鋒的經典華語歌,跟晨曦光廊無人聲的樂曲大相逕庭。

「我們一開始製作歌曲的時候,就是認定人聲是一項樂器。」鼓手許花解釋,晨曦光廊的定位上大致說來是無人聲的「配樂」,影響他們的音樂可說到envy、MONO,近幾年還有天空爆炸、Hans Zimmer及坂本龍一,音樂的靈魂不會離這樣的思想太遠。「雖然各自喜歡跟常聽的音樂不同,但屬於晨曦光廊的音樂因為不用預留人聲,所以在音樂上可以變動的空間很大。」貝斯手阿吉補充。


▲左起晨曦光廊吉他手昶煬、吉他手昆賢、貝斯手阿吉、鼓手許花。

EP《遺失的人間童語》上、下集最大的差異是製作端,過去他們從譜曲到混音製作都自己來,這次找來風格各異的製作人編曲,對昶煬來說,這張EP就像帶著使命感進行一場革命,也加入更多聲響與彈奏技巧。昆賢描述首次和知名製作人的合作體驗:小黑老師的風格強烈、Wayson老師的編曲架構完善、歐冠老師對每個樂句都細膩雕琢。更因為有專業製作人協助,必須去重新適應跟學習,也看到強大的音樂工作者們各自「刁鑽」之處。

《遺失的人間童語》是顆時光膠囊,歷經三年流逝,概念性地裝進時間。昶煬說他對「時間」總有奇怪著迷,製作時常常思考現在的自己和三年前的好壞異同,也強調重要的是跟自己的約定,延續上集催生了下集。許花補充:「上集是人物設定和場景介紹的序曲,下集比較像是這些人物的故事章節開展。」同時封面設計則找來刺青師紅貓觀想團員的精氣神、依據生辰八字描繪出四種保育類動物,將四人的生命寫進角色裡。

早前替〈給五十歲自己的備忘錄〉編曲時從流氓阿德的身上看到了老搖滾魂,和那個年代的人怎麼看世界;和房東的貓合作的〈時間簡史〉因為與宇宙有關,昶煬到Nasa網站找尋太空音樂,將歌曲編寫得很科技感。這些合作不偏不倚地也跟時間有關,好似與前述的時光膠囊相互輝映。

既然樂曲以樂器聲響呈現,晨曦光廊也以目前的樂器-代表晨曦光廊的音樂作說明:

▲許花的小鼓是周杰倫巡演鼓手Q毛老師的手工鼓品牌Harvest Drum,每顆小鼓都有專屬編號、限量產出,對許花來說,職業鼓手專職製作的手工鼓讓人欣賞欽佩,聲音也非常好聽。

▲昆賢的吉他是在Warmoth網站訂製,可選擇自己喜歡的琴頸、琴身和配件,因為全訂製,可符合他的手型,滿足個人對聲音的想法,原本訂了酒紅色,錯送為他喜歡的粉紅色,意外成為他專屬的理想吉他。

▲阿吉的Lakland Bass對他而言低頻非常渾厚,音頻雖然難調整,但可嘗試的範圍很廣。

▲昶煬使用的吉他是美國品牌Nash Guitar ,聲音甜、高音也很明亮,為了找尋「適合晨曦光廊的聲音」,在全台有引進Nash的店家試過許多次。

採訪當日,晨曦光廊舉行首次樂迷聚會「晨友會」並發布新單曲〈勾勾手〉MV;打開facebook動態回顧,三年前當日正巧就是《遺失的人間童語(上)》的發表會。隨後跟隨他們走訪常去的熱炒店和表演場地TCRC,雖是一同走過的平淡生活足跡,卻可以在歌曲內放進生命的交集,一如〈勾勾手〉闡述著私密心緒;同時回憶起一路上樂團生活趣事,昶煬的父親可以為他們煮一手好菜、昆賢除了帶母親一起參加音樂祭,母親還為他和團員整理保留演出照片。許花表示在團員身邊也找到另外三對父母,於他們而言,晨曦光廊既代表了家人,也是旅伴,是新曲〈英雄同狂〉中得以壯闊共演的默契。

▲晨曦光廊首次舉辦晨友會,與歌迷聊天同樂。

團員各自經歷家人至親離去、失戀等關卡,四人抱持沒有退路的心態面對音樂,除了拿出更高標準要求,也將生活情意灌注在音樂裡。省視三年足跡,共感最大變化是能將喜歡的音樂視為事業,一如象徵新生的〈送子鳥〉,當大家都在闡述社會不公等種種面向,晨曦光廊仍然可以柔軟地送來希望。

二月份晨曦光廊在台北、台中、台南、高雄四地進行演出,海外巡演也即將啟程。溫暖聲響提醒我們共存的光景裡依然留有他們獨有的味道,或許能帶來新的皺折和契機,陪我們在失望中隱然出竅。

撰文、攝影:謝濬如Nana
部分影像提供:晨曦光廊、無菌氏 Photograph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