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黑暗地帶觸碰新存在,翻拍邪典《Suspiria》讓 Thom Yorke 第一次點頭做配樂

0
1914

Cult 片迷可說是一群重口味的影痴魔人,他們在風格強烈的爭議性敘事中匍匐前進,挖到的信號都像地雷,隨時可能爆頭噴血漿。在這群怪咖的神聖祭壇前,某天從搖滾樂壇走來另一個 weirdo,這個眼神渙散的 creep 對情歌爆紅感到相當不爽,於是接連推出實驗性專輯,企圖電解那些油膩的耽溺調調。但自認人間失格的追隨者何其多?也都像水蛭一樣死黏著自己心目中的 Radiohead(電台司令),於是任性的主唱走得更偏鋒,第一次做電影配樂就選擇翻拍恐怖邪典片《Suspiria》。

「當我意識到 Luca Guadagnino(導演)把我推進去的怪地方比我想的還要黑暗時,我真的很興奮!這是一種祝福、一個發現未知存在的方法。」

新舊《Suspiria》,非正統的翻拍與配樂思路

英文片名同為《Suspiria》,2018年上映的《窒息》翻拍自 Dario Argento 執導、1977年上映的《坐立不安》。原版電影描述一名芭蕾舞者加入夢寐以求的德國精英舞蹈學校,卻發現是由一群女巫經營,她們在動亂時代培訓少女舞者,而領舞者將成為獻祭羔羊。Luca Guadagnino 從青少年時期就相當迷戀 Dario Argento 的作品,也愛 Goblin 樂團為這部片打造毛骨悚然的前衛配樂。決定翻拍後,他選擇製作一部更驚悚、長篇,也更女性主義的超現實恐怖片。

Luca Guadagnino 希望配樂能表現出「我們這一代的聲音」,於是找上思維跟他一樣非正統的 Thom Yorke 做原創配樂。此前,Radiohead 主唱曾為犯罪劇情片《布魯克林孤兒》(Motherless Brooklyn)和影集《浴血黑幫》(Peaky Blinders)等影劇貢獻歌曲,但從未涉足電影配樂,儘管他的團員 Jonny Greenwood 已憑《黑金企業》(There Will Be Blood)和 《霓裳魅影》(Phantom Thread)配樂入圍奧斯卡。Thom Yorke 透露,他曾受邀為《鬥陣俱樂部》(Fight Club)做配樂,但自忖當時能力尚不足,又尷尬笑道:「我也不確定現在我有能力了沒,但我人在這裡。」

Thom Yorke 表示自己是 Goblin 的粉絲,也看過他們的表演,但看過電影原作後,他意識到試圖模擬 Goblin 做的配樂根本一點意義也沒有。他認為新版瀰漫著一股陰鬱的氛圍,也對儀式、集體女性能量和舞蹈下研究,除了恐怖暴力場景,其實不像一般恐怖片。因為加入的時間較晚,他的配樂挑戰還包括必需以舞蹈家 Damien Jalet 已經編好的舞蹈為基準,不過這個侷限才是最讓他著迷之處。

他先用最直覺的方式配樂,亦即依照舞者的動作,但試了四、五次但都失敗了。「我意識到我必須將自己和舞蹈斷開,去我心中的某個地方,然後再回來。」在他嘗試用打擊樂元素時,剪接師 Walter Fasano 提供錄好的舞蹈動作音效,有腳撞擊地面的聲音,也有怪異服裝摩挲的沙沙聲,而他始終沉迷於實驗戲院空間和環繞聲,譬如將一部分旋律放入一個揚聲器中,再將另一部分放入另一個揚聲器中延遲,藉此產生旋律散布空間的累積效果。

Jonny 的配樂箴言:只要根據你對必要內容的印象

撞牆期還是來了,Thom Yorke 一開始先根據劇本創作許多素材,其中包括主題曲〈Suspirium〉,但他擔憂自己在真正理解影片之前就生成太多音樂,反而會不夠如實、沒有充分詮釋電影。Jonny Greenwood 提供一個很棒的建議——如果可以避免的話,不要配合影片創作,而是脫離影片,嘗試盡己所能,只根據自己對必要內容的印象來創作就好了。「這真的很有幫助,因為如果要我坐在那邊看著舞者撞鏡子、肢解自己、骨頭摔碎地尖叫做配樂,我真的會起痟!」

由於本片強調女性,Thom Yorke 希望自己具辨識性的人聲能夠融入配樂,而不是格格不入。在〈A Choir of One〉中,他用變速做出微分音、變聲效果,「我最喜歡這種需要進行無止境人聲製作的手工挑戰,所有一切都在相互抗衡。」由於劇情設定的時空是70年代末德國,他也注入泡菜搖滾(Krautrock)元素,並加入自己最愛的合成器,主要在數位錄音室發展聲音實驗。

講究催眠的藝術,詭異感來自重複不和諧

這次創作「詭異音樂」,不太聽恐怖音樂的 Thom Yorke 花很多時間聽具象音樂(Musique concrète)和現代作曲家的作品,像是 Ennio Morricone、Wendy Carlos 等,他發現這些東西其實更可怕!「《坐立不安》配樂偉大在使用持續的重複,這會讓你分心,也用壓縮聲音營造彷彿近在眼前的緊繃感,好像你真的被壓到鏡子上。所以這讓我想到,有很多不同的方法可以讓事情變得可怕。」

「從根本上來說,聲音中令人不安的本質是頻率和音調相互對抗、不再和諧,你知道嗎?這就是波蘭作曲家 Krzysztof Penderecki 令人恐懼的原因,因為它作的曲完全是頻率互鬥的結果,僅取決於你使用什麼樂器來實現這個目標。」。

回頭審視 Thom Yorke 的搖滾篇章,他的手法也常見催眠氛圍、舞動感和多 riff 等特色,無怪乎他能為恐怖片醞釀良好的溫床。「我認為催眠是非常重要的,你要做的就是讓大家陷入某種奇怪、虛假的安全感,然後讓人無所遁逃。」

完成《Suspiria》完整配樂製作後,Thom Yorke 繼而為義大利導演 Daniele Luchetti 改編自作家 Domenico Starnone 同名小說的電影《Confidenza》作原創配樂原聲帶(2024年4月發行),他再度和倫敦當代交響樂團,以及與 Robert Stillman、The Smile 團員 Tom Skinner 等爵士音樂人合作,封面藝術也依照慣例由他發想、Stanley Donwood 設計,他對老戰友的信任與重情戀舊不言而喻。

配樂雖然是一種代人捉刀的創作,但經過這些年的磨練,Thom Yorke 最大的驚喜還是《Suspiria》這張為他人服務的原聲帶,最後竟然這麼像一張 Thom Yorke 的個人概念專輯!他變得更加尊重自己的心意,音樂怪傑加倍確信:任何人的建議都不重要,我必須把它變成我自己的東西才能感覺良好。

撰文:蔡舒湉 Lala
資料來源:NPRimdb、XL Recordings

🐔本文收錄於樂手巢雜誌 Vol.20,樂手巢雜誌全台索取地點:
https://bit.ly/3QWmVfZ

Thom Yorke 交出第二張電影配樂作品,《Confidenza》原聲帶「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