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e Impala 危機與自我隔離中創作,《The Slow Rush》埋葬荒漠盛世

2020年Tame Impala發行第四張專輯《The Slow Rush》,距離上一張《Currents》有4年之久,對聲勢水漲船高的Kevin Parker來說,這種生產(吸金)步調似乎嫌太慢了些。2019年接受《紐約時報》專訪時,他說:「我必須感到自己有點沒價值,才會想創作音樂。」「關鍵是,如果我自認是國際頂尖,或有自信,覺得一切都很好,我就沒有創作音樂的動力。」最早簽下他的環球音樂澳洲A&R經理Glen Goetze也轉述他的話:做音樂是一個堅忍不拔、孤獨的歷程。為了拍攝唱片封面,團隊飛到納米比亞沙漠塑造廢墟異境,看看那一幅幅古典的奇幻場景,想必澳洲迷幻金童也懂張愛玲說的:生命是一襲華麗的袍,上頭爬滿了蚤。

▲Tame Impala是澳洲音樂人Kevin Parker主導的迷幻樂專案,他一手包辦創作、錄音、表演與製作,巡演樂團則由Kevin Parker(吉他、主唱)、Dominic Simper(吉他、合成器)、Jay Watson(合成器、吉他)、Cam Avery(貝斯)、Julien Barbagallo(鼓)組成。

Kevin Parker的創作習慣是找地方閉關,逃離他對自己施加的壓力,以及別人投射的期待。通常他會上Airbnb租房子用4-5天進入狀況,同時結束手邊其他工作。而完成《The Slow Rush》的房子位於洛杉磯馬里布市,這次他只花了一個晚上錄製,就在喝酒、抽大麻過程,完成吉他、鍵盤和模擬鼓合成器的歌曲基底,他形容這個儀式叫做「一人派對」。

《The Slow Rush》封面由美國攝影師Neil Krug操刀,場景位於非洲納米比沙漠的荒廢採礦小鎮卡曼斯科(Kolmanskop),橘紅色調的畫面呈現沙漠漫入屋內,柔軟厚重的細沙積到快把門窗給淹沒了,其中蘊藏豐富的線條性,如拱門的弧形、矩形窗格、門片與天花板和牆體結構,而沙丘一波波的漣漪紋路富有動態感與時間感,再加上窗外藍天白雲的點綴,更讓這魔幻的畫面充滿戲劇性。

▲Tame Impala 2020年專輯《The Slow Rush》,封面由攝影師Neil Krug拍攝。

在1910年代,卡曼斯科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城鎮之一,其全盛期一年可開採100萬克拉的鑽石,等同當時世界總量的10%以上,繁榮的經濟帶動健全的民生休閒活動,當時城裡設有賭場、音樂廳、保齡球館、製冰廠、學校、醫院,還有在非洲沙漠中部顯得突兀的歐式別墅,這些豪宅與座落在阿爾卑斯山上的度假別墅無異,只是場景移轉到了塵土飛揚的湛藍天空下。

20年後,當地礦產差不多被採完了,卡曼斯科的人民開始攜家帶眷地向南方遷徙。如今此處已成空蕩蕩的廢墟,沙丘陳年累月地吞沒搖搖欲墜的樓房,剝落的殘破門片被勉強支撐著,大漠也將地板與天花板連成一氣,大自然對人類拋棄的傑作蠶食鯨吞,也像認份地收拾殘局。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Goodbye

A post shared by Jani Vuorio (@janivuorio) on

▲非洲納米比沙漠的荒廢採礦小鎮卡曼斯科(Kolmanskop),儘管變成毛骨悚然的廢墟,每年仍吸引成千上萬的觀光客與攝影師前來朝聖。

為拍攝《The Slow Rush》封面,攝影師Neil Krug和Kevin Parker長途迢迢地來到卡曼斯科取景,他們使用吹葉機稍微整理沙丘後,拍攝了一系列照片,再將超現實的室內畫面後製成鮮豔飽滿的色調,視覺效果既熟悉又超凡入聖,完美捕捉Tame Impala的音樂本質,迷幻、瑰麗,如墜異境。

Neil Krug是當今音樂圈炙手可熱的視覺藝術總監,曾與Tame Impala、Lana Del Rey等一線藝人合作,創造許多迷幻、富電影鏡頭語彙的唱片封面。他的視覺涵養從表現主義到動漫領域皆有涉獵,並且對作品精雕細琢,一張唱片封面往往可用一、兩年的時間完成,因為他想創造歷史的一頁。

「我常對自己投出大哉問,像是:『我們希望人們怎麼記得這張專輯?』『我們可以創造什麼畫面來講述這個故事?』而箇中訣竅是老生常談,亦即閃避顯而易見的答案。」Neil Krug說道。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Happy Valentine’s Day 🌹

A post shared by Neil Krug (@neilkrug) on

電影《王牌冤家》中也有一棟被沙子吞噬的海灘別墅,藉此象徵記憶崩壞、揮別舊愛。昨日失去的,不如在今日緬懷,未來中創造吧!

撰文:蔡舒湉

來源:neilkrugNYtimescreativereviewBillbo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