鶴 The Crane X wannasleep 展翅昇華的抱負沒有極限,談孕育多元熱血英才的成功音創社

0
4261

「誒學長。」「誒學弟!」近年樂壇炙手可熱的鶴 The Crane 和 wannasleep,分別來自成功高中音樂創作社(簡稱:成功音創)第13屆和第17屆,學生時代沒有交集,簡單的招呼後卻很快有了共同話題。一個是灑脫不羈的「拉麵公子」,一個是熱愛鬼金棒的拉麵愛好者;一個是高大、期許一飛沖天的鶴,一個是脫胎自威士忌品名、不斷昇華的「裸雀」;兩人從音創社起飛,現在以個人歌手身分在 R&B、饒舌領域各自發光。重溯離他們不算太遠的高中年華會發現,搖滾一直在他們的血液裡沸騰。

為什麼玩音創社?就是帥啊!

談起成功音創,粉紅噪音鼓手小潘與吉他手大大、許含光、傻子與白痴貝斯手李沂邦⋯⋯前前後後輩出不少音樂人。鶴 The Crane 甚至聽過同儕以音樂社團知名度作為選校標準,不過他其實沒想那麼多,話鋒一轉幽默表示:「社團的概念,就是一群想耍帥的小孩子,一直想變得更帥。」

wannasleep 不諱言加入音創社也是「覺得帥啊!」尤其大他5歲的哥哥高中是熱音社主唱,年幼的他和家人去看成發:「他聽什麼歌我都會跟著聽,所以整首都會唱。我帶著小小台的 Sony 相機去,結果裡面都是我的聲音。」從國中一把3600塊的 Yamaha 木吉他開始,到高中加入音創社改彈電吉他,高中時期他只要沒打工,早上11點到音樂教室報到,一路練到晚上11點才回家,幾乎沒去上課,可說是廢寢忘食地投入搖滾。

鶴 The Crane 則是看到一旁有點兇的學長們鼓吹「這屆主唱有點少欸!」選擇成為主唱。他們被指定 cover 的第一首歌是 Maroon 5〈Won’t Go Home Without You〉:「當時社團裡沒人會說自己在聽 Maroon 5,會覺得不夠酷。但學長們卻選擇這一首,可能較適合新手練基本功 。」他分享,音創社的大家就像搭上一台挖掘音樂的列車,不斷擴展新的聆聽範疇,追求不一樣的音樂刺激。他們聽 Radiohead、Green Day,也聽金屬類的閃靈、Lamb Of God,以及混合搖滾與爵士的 Fusion:「兩年的時間,大概換了四、五個據點。我的最後一站是聽台灣獨立音樂,像是甜梅號。」wannasleep 則分享自己高中最後一站停在 Plini,著迷於歌曲複雜的編排與演奏,現場播起〈Every Piece Matters〉,帶領大家重溫他挖掘音樂的喜悅。

六校熱音各自出招,拿出強項決勝負

台北的高中有個特別的圈子,建中熱音、景美熱音、成功音創、中山炫音、北一熱音、附中吉他,會一同舉辦「六校熱音聯展」。wannasleep 說,當年曾想在聯展彈 Dream Theater 的〈Another Day〉:「我們這屆鼓手還有主唱比較強,吉他手是建中熱音比較強,我就會有種自卑心理,但又不服輸。有段 solo 對當初的我來說很難,速彈最後要推一個半音,練習時超常被斷掉的第一弦打到臉,換超多次弦。我從二月開始練到三月的六校聯展,發現彈不起來,就順延到六月辦成發才上。」

wannasleep 秀出左手腕上「Another Day」的刺青,不難想見他對這首歌的深厚情感。他從手機搜出當時成發影片,現場的激動更顯立體:「那剛好是我彈最好的一次,就像骰子擲到6、卡牌抽到 SSR。我演完就爆哭了。」

鶴 The Crane 認為大家確實會懷抱企圖心與競爭心態,要了解社團的優勢與劣勢,才能在友校之間打出特色與強項。曾擔任副社長的他分享,例如排成發歌單時當時考量鼓手是強棒,特別選入 Avenged Sevenfold〈Beast and the Harlot〉,「鼓比較滿,是其他學校打不出的東西,就能打出你的特色。」他進一步分享,台下觀眾有時候會超過千人,除了不想自己丟臉,也不希望學弟丟臉,會希望大家趕快進步。「就旁人看來,我們就是一群高中生而已,但就是有個情勒系統,今天我去看建中表演,建中就會來看我的表演。即使是六校的表演,台北其他學校也會來。」那麼當時的「學長學弟制」很重嗎?兩人笑稱走廊遇到學長要大聲問好,不過輪到他們擔任幹部時,都在盡量弱化這樣的情況。頗有冷面笑匠風範的鶴 The Crane 說:「變成很像兄弟會啦。」

像王道漫畫主角,揮灑熱血逐一破關

考量優勢、劣勢之餘,作為主唱的鶴 The Crane 說,自己的音域不高,但團員想嘗試有高亢嗓音的搖滾歌曲,他會拚一下,幫他的夥伴們達成心願。wannasleep 聽了心有戚戚焉:「真的好像王道漫畫的感覺!」鶴 The Crane 笑稱:「我那時很常破音,如果回去看影片,全部都是黑歷史。」

社團回憶成為青春不容抹滅的一頁,至今仍走在音樂路上的鶴 The Crane 和 wannasleep 說起際遇,一路走來也相當熱血。鶴 The Crane 曾在樂團「他者」擔任合成器手,因緣際會為 HUSH 擔任樂手、幫鄭宜農製作歌曲,走入幕後領域,接著加入廠牌新樂園,以個人歌手之姿推出 R&B 風格的作品,今年更憑首張專輯《TALENT》入圍金曲獎最佳新人、最佳男歌手獎項,也是從聽搖滾樂的腦袋中,逐漸發現自己對旋律性強的音樂特別感興趣。「這算是王道漫畫的另一部分,就是一直有新的關卡展開。」

在音樂領域穿梭於不同角色,他回顧曾是音創社主唱的自己,儘管有些後悔當時沒玩樂器,不過意外收穫很多:「所有的新手練團時都會專心在自己身上,沒在聽其他人在做什麼。主唱是最閒的人,他們跑一遍歌,我不一定跟著唱,比較有心思注意到演奏中的細微差異,然後給予一些建議。後來才發現這就是在培養成為 bandleader 的能力。」

wannasleep 因參加《大嘻哈時代》大獲矚目,從高中拿電吉他的搖滾客,搖身一變成嘻哈仔,他直率表示只因沒人跟他組團,在接觸小人、小老虎、熊仔等人的作品後,開啟另一條創作路。兩個領域跨度看似頗大,仍能從他的演出感受到搖滾氣魄。比如在節目中與 TRASH 合作〈重感情的廢物〉,搖滾與饒舌的結合氣勢高漲。現在表演分為 DJ Set 跟 Band Set,期許能在不同表演形式中持續精進。

擁有浪漫特質,也有勇敢行動力的 wannasleep,近年更與經紀人成立自己的廠牌「夜間限定」,訪談時剛把頭髮剪成動漫《藍色監獄》角色蜂樂迴的他撥了撥頭髮說:「我真的在實踐把人生活得像漫畫,當然賺不賺錢很重要,但對我來說,最大的方針還是好不好玩。」今年集結《大嘻哈時代》第一屆6強做了一首 cypher 還拍 MV,接著與同廠牌、在《大嘻哈時代2》呼聲極高的 Gummy B 攜手共譜全新 EP。

在溫馨的互動中,這對學長學弟對成功音創社的回憶歷歷在目、充滿共鳴。那些汗水與淚水仍在羽翼上未乾,音樂才華卻已帶著他們飛了好遠好遠。音創社開啟鶴 The Crane 和 wannasleep 音樂之旅的序章,下一頁未完的熱血故事,依舊令人拭目以待。

撰文:林子涵 Emerald
攝影:李放晴
場地提供:Line In Studio

本文收錄於樂手巢雜誌 Vol.17「主題企劃」單元。樂手巢雜誌全台索取地點:
https://bit.ly/421RFyL

山頭上的神祕聚集地,獨立又互相 JAM 成一格的北藝大荒山搖研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