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Killers《Hot Fuss》殺手現身,霓虹點亮謀殺三部曲

誤會好久,一直把The Killers 代表作《Hot Fuss》想成《Hot Fuzz》,後者是電影《終棘警探》原名,fuzz 指細絨毛或警員作絨毛狀飛散,而fuss 指大驚小怪,加個hot 後不得了,Hot Fuss 意指性高潮。但來自賭城的樂團不在唱片封面明目張膽地噴發鹹濕肉慾,反而使出超脫格調將場景帶到傍晚的天空,用大量的留白擺脫繁華夜都市。想象徵昇華?三顆半的霓虹招牌足矣。

▲美國搖滾樂團The Killers(殺手樂團)於2001年在拉斯維加斯由主唱兼鍵盤兼貝斯手Brandon Flowers、吉他手Dave Keuning 創立,2002年加入貝斯手兼節奏吉他手Mark Stoermer、鼓手Ronnie Vannucci Jr.。

▲The Killers 團名來自New Order〈Crystal〉MV 中虛擬樂團的鼓面字樣。

2004年The Killers 發行首張專輯《Hot Fuss》,曲風受新浪潮與後龐克影響,收錄〈Mr. Brightside〉、〈Somebody Told Me〉、〈All These Things That I’ve Done〉、〈Smile Like You Mean It〉等好歌。視覺由Louis Marino 擔任藝術指導、Seth Goldfarb 拍攝封面、Matt Hartman 拍攝樂團。U2 主唱Bono 給予這張專輯極高評價:「很難再找到一個樂團可以兼具旋律與歌詞了!」

▲The Killers 2004年專輯《Hot Fuss》。

儘管團名凶狠中帶有些微中二感,唱片封面卻清亮澄澈,像城市中的晃遊者熬過黃昏,瞥見血戰過後的天空僅剩一片荒蕪寂寥。照片拍攝地點是中國大都會上海,以水藍色天空搭配1/5區塊的建築,一間樓頂著一塊簡體字霓虹招牌,合起來是「建材開發」四個大字,角度呼應曲目7的〈On Top〉,色澤與元素也讓人聯想到王家衛同年發行的電影《2046》劇照,不過,兩者應該是沒有關係的。

▲王家衛2004年電影《2046》劇照。

▲既然是出身賭城拉斯維加斯的樂團,設計師當然不會放過燈紅酒綠的霓虹夜色。集結The Killers 7張專輯的《Career Box》盒裝組,封面主打浮誇華麗夜都會。

The Killers 計畫用音樂與MV鋪排「謀殺三部曲」,希望來日可以邀請James Spader 主演殺人犯,拍攝一支謀殺案電影,故事包含收錄在《Hot Fuss》的〈Jenny Was A Friend Of Mine〉、〈Midnight Show〉,以及2007年精選輯《Sawdust》中的〈Leave The Bourbon On The Shelf〉。

▲2007年精選輯《Sawdust》意指「鋸木屑」,封面背景為樹林,主視覺結合斷手與斷木意象。

《Hot Fuss》專輯內頁一幀照片攝於〈Mr. Brightside〉音樂錄影帶場景,仔細注意MV 中鼓面,可見“The Genius Sex Poets”(天才性愛詩人)字樣,其實這是The Killers 的原始團名。

▲《Hot Fuss》內頁照片攝於〈Mr. Brightside〉MV場景。

主打歌〈All These Things That I’ve Done〉有兩支MV,2005年版本由荷蘭知名攝影師Anton Corbijn 執導,場景是拉斯維加斯,在黑白畫映中上演超現實的西部牛仔謀殺案,劇情順序全數打亂,但可按照影片中標示的數字重新組合情節,手法受1965年Russ Meyer編導的邪典電影《Faster, Pussycat! Kill! Kill!》影響。歌曲中循環反覆唱著“I’ve got soul but I’m not a soldier”(我有靈魂,可是我不是個軍人),Brandon Flowers 解釋,因為創作當下他苦於自己身為摩門教徒,卻無法克服搖滾生態的種種誘惑。樂迷邊聽歌邊照樣造句,有人給出漂亮的對子:“I’ve got ham but I’m not a hamster”(我有火腿,可是我不是隻倉鼠)。

The Killers 是21世紀最成功的樂團之一,回想創作初期,Brandon Flowers 當時他還是個20歲出頭的小伙子,真的是拿筆在筆記本上創作,不像現在都用手機記錄了。相信殺手的樂迷也沒料到,竟然這麼快就超過14年,我們得用懷舊的態度重新聽這張專輯,好在這旋律也是乘著搖滾樂史長河而來,復古的餘溫就分享給那麼徘徊於午夜的鬼魂吧~

撰文:蔡舒湉

來源:buzzfeedthekillers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