檸檬、磚頭、The Stone Roses,吉他手封面畫出巴黎五月風暴

初看石玫瑰唱片封面,還以為是海苔片上丟三片金桔,但明明團名和專輯名都叫「石玫瑰」,為什麼不放石頭或花瓣,而是檸檬片?來自英國的搖滾樂團為何又要標榜法國呢?

讓我們回到巴黎的1968,訴說一段轟轟烈烈的抗爭故事。

▲英國搖滾樂團The Stone Roses(石玫瑰)於1983年在曼徹斯特成軍,最廣為人知的陣容是主唱Ian Brown、吉他手John Squire、貝斯手Mani、鼓手Reni。

1989年石玫瑰發行首張同名錄音室專輯《The Stone Roses》,封面畫作〈Bye Bye Badman〉由吉他手John Squire繪製,畫風同以滴畫法聞名的美國抽象表現主義畫家Jackson Pollock(1912~1956),主體則從1968年巴黎「五月風暴」(Mai 68)得到靈感,不僅設計成專輯封面,也與收錄的歌曲〈Bye Bye Badman〉相連結。

▲石玫瑰1989年錄音室專輯《The Stone Roses》,封面由吉他手John Squire繪製。

《Q雜誌》標榜《The Stone Roses》為「史上最佳唱片封面百選」之一,〈Bye Bye Badman〉後來也再度被石玫瑰選作1992年單曲《I Am The Resurrection》封面。

▲John Squire畫作〈Bye Bye Badman〉同時用在石玫瑰1989年同名專輯與1992年單曲《I Am The Resurrection》封面。

石玫瑰-〈Bye Bye Badman〉:

John Squire表示,當時他與主唱Ian Brown一起觀賞1968年巴黎動亂紀錄片,看到穿著體面夾克與沙漠靴的傢伙向抗暴警察拋擲石塊,示威學生則吸吮檸檬,藉此弱化催淚瓦斯效應。樂團還認識一名曾參與抗議行動的65歲法國佬,聲稱吸吮檸檬可以弱化催淚瓦斯作用

「他認為終有一天能夠推翻法國政府,所以一直隨身帶著一顆檸檬,目的就是站在抗戰的最前線。65歲!多麼令人激賞的態度!」John Squire說道。

因此,封面左側有象徵法國國旗的紅、藍、白三條色塊;象徵「抗爭」的三片黃檸檬,並非畫中的一部分,而是釘上真實的檸檬片再進行攝影。綠色的背景則選用北愛爾蘭巨人堤道(Giant’s Causeway),石玫瑰樂團在北愛爾蘭歐斯特大學(University of Ulster)表演時曾到此一遊。

▲1968年巴黎五月風暴(Mai 68)海報,畫面有一顆磚頭,標示「未滿21歲,你的選票在此。」當時有許多示威學生挖起街頭地磚作為武器。

▲巴黎五月風暴的「抗爭檸檬」成為石玫瑰樂團象徵。

藝術方面,事實上在發行首張錄音室專輯之前,石玫瑰就曾多次對美國畫家Jackson Pollock表示敬意,1988年發行的單曲《Elephant Stone》B面歌曲〈Full Fathom Five〉,歌名與Jackson Pollock首批滴畫作品同名;1989年單曲《Made Of Stone》B面歌曲〈Going Down〉則在歌詞中提到畫家姓名。兩幀單曲封面皆由John Squire繪製,也都明顯受Jackson Pollock畫風影響。

▲石玫瑰1988年單曲《Elephant Stone》。

▲石玫瑰1989年單曲《Made Of Stone》。

▲2009年發行石玫瑰《The Stone Roses》20週年收藏版。

2004年John Squire接受「衛報」採訪時,提到繪製唱片封面的心得:「我通常在比黑膠大約四倍的帆布上繪製唱片封面。其實都是直接模仿Jackson Pollock的風格,我真的很享受過程,也從中學到很多,不過也玩不出新把戲了。我會繼續畫畫,但我沒有興趣成為唱片設計師,況且唱片公司要不要我也很難說。」

石玫瑰吉他手John Squire持續投入藝術,發掘自己:

石玫瑰影響後代無數音樂人,最知名者莫過於Oasis綠洲樂團,Noel Gallagher曾在訪談中表示:「當我第一次聽到〈Sally Cinnamon〉,我就知道了自己的命運。」Liam則表示,石玫瑰是他觀賞現場演出的第一個樂團,影響他成為一位歌手。

石玫瑰1987年單曲〈Sally Cinnamon〉:

2017年石玫瑰在蘇格蘭格拉斯哥Hampden Park足球場表演,主唱Ian Brown跟觀眾說:別為結束難過,為它曾發生開心吧!」(Don’t be sad that it’s over, be happy that it happened.)

石玫瑰封面背景的北愛爾蘭巨人堤道,也是齊柏林飛船《Houses Of The Holy》唱片封面的拍攝場景,難過本文結束的可以延伸閱讀一下~

齊柏林飛船《Houses Of The Holy》,天真有邪的陰兒岸

撰文:蔡舒湉

資料來源:john-squireescapist magazinegeniusmodoNMEroguemagthe guardian

SaveSave

Sav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