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甜布蘭妮:「為了孩子,付出我的自由算什麼?」被生父控制13年後重獲新生,終能擁抱《真我布蘭妮》

0
5236

你能想像,人生整整13年被奪走是什麼感受嗎?沒有自由,只能像傀儡般地受人操控。要你笑就笑、要你說什麼就說什麼,連和誰談戀愛都受到監控。聽起來像是個反烏托邦故事的背景設定,但現實總比創作來得更加戲劇性──這就是叱吒全球的流行天后 Britney Spears(布蘭妮.斯皮爾斯/小甜甜布蘭妮)的真實經歷。

「我現在是布蘭妮.斯皮爾斯。」

說出這句話的人,究竟是 Britney Spears,還是她的父親 Jamie Spears?

《真我布蘭妮》(The Woman In Me)由 Britney Spears 親自撰文,寫下這些年來被鏈在陰影下的生活。從小就踏入演藝圈的她,在第一張專輯《…Baby One More Time》發行後的短短一個月就拿下了雙白金認證的偉大成就。瞬間,世界各個角落都能聽見她的歌,而被塑造為清純形象的她,也就此成了全民「甜心」。然而沒人知道,她踏上夢想之路的那一刻,就被父親摘去了翅膀⋯⋯

今天暫時停止了13年

「他們設立監管令,聲稱是因為我沒有任何自理能力。說我無法自己進食, 支配自己的金錢,當個母親等,什麼都不會做。那為什麼過了幾個星期之後,他們要我客串一集《追愛總動員》(How I Met Your Mother),然後送我上路做了一場辛苦萬分的世界巡演?」2008年, Britney Spears 的父親 Jamie Spears 獲得了她的監管權,並能掌控她的生活與財產,而且還是法院認證。從此,27歲的 Britney 便開始了她無止境的惡夢。Britney Spears 相當無助,也相當困惑,若自己真的沒有自理能力,那怎麼還能完成多場世界巡演、製作專輯、滿臉微笑地上節目以及出演電視劇?「我的父母奪走我的成年女性身分,這對他們來說等於雙贏。在我獲得了這麼多成就、付出這麼多努力之後,加州政府竟然讓像我父親這樣的人,一個宣告破產的酒鬼、我小時候怕得要命的這個人來掌控我,我到現在還是很震驚。」Britney Spears 在書中形容,她的人生就像電影《今天暫時停止》(Groundhog Day),每天過著一樣的生活,日復一日,沒有例外。

我這樣過了十三年。

如果你問我為什麼服從,我有一個非常充分的理由。我是為了我的孩子。

因為我遵守規則的話,就可以和兒子們團圓。

再次抱著他們讓我欣喜若狂。我們母子團圓的第一天晚上,他們在我身邊入睡,那是幾個月以來我第一次覺得自己是個完整的人。我痴痴地看著他們睡覺,覺得自己好幸運。

為了盡可能多見到他們,我做盡一切,對凱文委曲求全。我替他支付律師費,外加子女撫養費,每個月又額外支付數千美元,以便孩子們能陪同我進行妮裳馬戲團巡演。在那段很短的時間裡,我在《早安美國》(Good Morning America)露面,參加洛杉磯聖誕樹點燈儀式,參與《艾倫愛說笑》(Ellen)拍攝,在歐洲和澳洲各地巡演。然而,有個問題一再困擾著我。如果我真的病得很重,無法為自己做決定,那麼他們為什麼覺得我每週在那麼多不同時區微笑揮手、唱歌跳舞,這件事沒問題?

我告訴你一個很充分的原因。

妮裳馬戲團巡迴演唱會總收益超過一點三億美元。

被厭女洪流淹沒

Britney Spears 當年與 Justin Timberlake(賈斯汀)的戀情可說是備受矚目,還曾被媒體喻為流行樂壇的金童玉女。沒人知道,Britney Spears 愛得最深的戀情,卻遭受了殘酷的冷漠對待,甚至被眾人投射了「放蕩」的目光。見獵心喜的噬血之人開始對她冷嘲熱諷、急著將她拉下神壇,成為「厭女文化」的受害者。與此同時,她在外人眼中猶如失控列車一般,閃婚閃離、剃頭現身、與狗仔對峙,但這卻是她一次又一次試圖找回自由與自我的無聲抵抗。 

有一次,我們在拉斯維加斯,我的一個舞者曾跟賈斯汀一起出去玩,他告訴我他當時用手指了個女孩,然後說,「沒錯兄弟,我昨晚上了她。」我不想說出來他當時所指的人是誰,因為她其實挺受歡迎的,而且現在也已經結婚生子了,我不希望讓她感到難堪。

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曾懷了賈斯汀的孩子。那是個意外,但對我來說並不是個悲劇。我太愛賈斯汀了,我總是期待我們有朝一日能共組一個家庭,只是這比我所預想的還要早太多了,不過事已至此了。

但賈斯汀顯然對於我懷孕感到不高興,他說我們還沒有準備好要有小孩,說我們還太年輕了。

我能理解。我是說,我稍微能夠理解。如果他不想要成為一個父親,我覺得我也沒有什麼選擇了。我並不想逼他做他不想做的事,我們之間的關係對我來說太重要了,所以雖然我確信人們會因此而恨我,但我還是同意不把這個孩子生下來。

墮胎是我自己從未想過的選擇,但考量到當時的情況,我們還是選擇了墮胎。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個正確的決定,但如果讓我自己一個人決定的話,我絕對不會這麼做。然而賈斯汀非常肯定自己並不想要當個父親。

我們還決定了另一件事,也就是我不應該去看醫生或是去醫院墮胎。當時要緊的是不能讓任何人發現我懷孕或是墮胎,這也意味著一切都得在家裡進行。現在事後看來,我覺得那是個錯誤的決定。

我們甚至沒有告訴我的家人,除了賈斯汀和我之外,唯一知道這件事的人就是菲莉西亞,她總是在我身邊幫助我。她告訴我,「這可能會有點痛,但妳會沒事的。」

到了安排好的那一天,我吃下了一些小藥丸,當時只有菲莉西亞和賈斯汀在場,我很快就開始劇烈地痙攣,我進了浴室,在那待了好幾個小時,躺在地板上哭泣和尖叫。我心想他們應該要用些什麼來麻痺我的感覺,我想要麻醉藥,什麼都好,我想去看醫生。我害怕極了,我躺在那裡想著自己會不會死掉。

那真的非常痛,但我沒有辦法用文字形容那種痛,那是種別人無法想像的疼痛。我跪在地板上抱著馬桶,很長一段時間都動彈不得。直至今日,那仍是我這一生中所經歷過最痛苦的一件事。

我不停的哭泣抽噎,哭到一切都結束。那持續了好幾個小時,我也不記得是怎麼停下來的,但在二十年後的現在,我仍然清楚記得當時的痛苦與恐懼。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XILA MARIA RIVER RED(@britneyspears)分享的貼文

▲ Britney Spears 於 Instagram 分享,雖然書中真的提到許多傷心難過、很 drama 的事件,但還是有許多美好的故事。

Free Britney!Britney’s Free!

2019年,Britney Spears 的生活出現了一絲曙光。「Free Britney Movement」(解放布蘭妮運動)爆發。人們開始正視 Britney Spears 的處境,並紛紛在網路支援以及舉行抗議活動。終於在2021 年 6 月,Britney Spears第一次分享她的心聲,全世界都在聆聽她在公開法庭上的發言──一名名叫 Britney Spears女子的真相,它改變了她和無數人的生活軌跡,也將她從親人的控制中釋放。從此,她終於能擁抱自我,不再是別人眼中的小甜甜,而是專屬於自己的布蘭妮。正如同《紐約時報》所評論:「在 Britney Spears 的回憶錄中,她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強大⋯⋯Spears 對自己過去十多年的悲慘遭遇坦承苦澀,但同時又保持著持久、堅持不懈的樂觀主義精神。」Britney Spears 也於她的 Instagram 上寫道:「雖然有些人可能會被這本書冒犯到,但它讓我能放下過去的一切,迎接更好的未來。希望我可以帶給同樣在大多時刻,感到特別孤獨、受傷與被誤解的人們一點啟發。」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XILA MARIA RIVER RED(@britneyspears)分享的貼文

❝ 我願意犧牲自由來換取跟孩子們一起小睡的機會。在這個世界上,我最心愛的是我的孩子,沒有什麼比他們更重要。我願意為他們付出我的生命。所以,我心想,付出我的自由又算什麼?❞ ──Britney Spears

《真我布蘭妮》(The Woman in Me)

作者:Britney Spears
譯者:李佳純、薄文承
出版社:堡壘文化
購書連結:博客來


⭐ 抽獎 ⭐(已截止)

樂手巢現在就送你《真我布蘭妮》
按讚樂手巢 Facebook 粉專,留言標記一位朋友並寫下你最喜歡 Britney Spears 的哪首歌
▷ 抽獎連結:https://reurl.cc/va3M1L
▷ 活動獎項:將抽出《真我布蘭妮》2本
▷ 活動時間:即日起至2024年4月24日 20:00
▷ 公告日期:2024年4月24日 20:10(公告於本篇貼文


注意事項:
1. 樂手巢保留活動中止修改暫停提前結束之權利
2. 獲獎者請於2024年4月26日前私訊樂手巢 Facebook 回覆個人真實姓名、電話,樂手巢將聯繫後續事宜

文字整理:Yuki/樂手巢編輯部
資料來源:堡壘文化、The GuardianBritney Spears Instagram
圖片來源:堡壘文化、Britney Spears Facebook、Britney Spears Instagram

小甜甜布蘭妮獲自由後突關 IG,向 #FreeBritney 支持者道謝:「我會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