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阿德《溫一壺青春下酒》,人生是一本沒有日期的月曆

年輕時,拿什麼下酒不重要,重要的是眼前的人,只管大口喝,最好醉了倒在他溫暖的胸膛;老的時候,身邊還有什麼人,不敢想,青春與一幢幢的鬼影無異,要夠茫才敢夾起醃漬的往事。每個人家裡都有一本忘記撕的月曆,內心深處也有幾個打不開的抽屜,如果撤去所有日期,你是否就能找到回憶的鑰匙,為自己描述出更完整的人生圖像?做成無期月曆的《溫一壺青春下酒》,有流氓阿德的人生半世紀。

▲台語搖滾創作人流氓阿德本名黃永德(Ardor Huang),生於1968年金門縣,在鑫音樂擔任製作助理期間,因為幫臨時不能到場的林強代唱速食麵廣告歌〈強強滾〉而意外進入歌壇。為照顧重病的母親,一度暫離音樂圈,直到母親與流氓樂隊團長老猴(范黎文)相繼過世後,在2014年重返樂壇,亦有影視與劇場配樂作品。

▲流氓阿德因速食麵廣告歌〈強強滾〉入圍第4屆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獎,本曲收錄在1992個人專輯《強強滾》。

2018年7月流氓阿德發行第5張個人創作專輯《溫一壺青春下酒》,這張專輯一舉入圍第30屆金曲獎年度專輯獎、最佳台語專輯獎、最佳台語男歌手獎以及最佳裝幀設計獎(蔡書瑀),共計四項大獎。

▲設計師蔡書瑀(Shu Yu Tsai)生於1983年,臺灣藝術大學視覺傳達系畢業,設計範疇包括唱片包裝、商品設計、視覺設計等,曾任職蕭青陽工作室、誠品、NOKIA、Microsoft Mobile亞太區平面視覺設計等單位,目前專職個人接案平面設計。

《溫一壺青春下酒》並非蔡書瑀首次與流氓阿德合作專輯設計,早在2015年的復出作《無路用的咖小》,就是由蔡書瑀負責專輯裝幀設計,而封面字體由陳世川設計師所寫。「德哥很信任所有的專業人員,所以合作一直都很順利。」蔡書瑀說道。

▲流氓阿德2015年專輯《無路用的咖小》由蔡書瑀操刀裝幀設計,封面字體由陳世川設計師所寫。

流氓阿德在《溫一壺青春下酒》譜寫自己人生的上半場,故事有青澀、有開心、有遺憾。在唱片廠牌「洗耳恭聽」的企宣統籌陶婉玲邀約下,流氓阿德的半百之作再度交到蔡書瑀手上,委託方希望用繪畫形式呈現歌手經過了上半場的激情,在50歲進入下半場的他,成為一位內斂的搖滾詩人。

蔡書瑀運用的媒材包括壓克力顏料、尼龍筆、素描紙等,並別出心裁地將專輯設計為月曆概念,因專輯尺寸較大,流氓阿德的封面肖像也隨之拉大,並縮小文字訊息的比例,保留足夠的空間給圖像發揮想像。「我也喜歡用繪畫的方式去結合設計,在這電腦數位的時代,繪畫的方式顯得溫暖,也更貼近人性。整體裝幀呈現人生就像一本沒有年份與日期的月曆,永遠不知道人生的旅途什麼時候會結束,我們只能把逝去的青春溫成酒慢慢地品嚐。」

▲流氓阿德《溫一壺青春下酒》專輯裝幀與內頁插圖由蔡書瑀設計、繪製,封面肖像出自藝術家洪乙丹。

▲文字比例縮小,讓封面的手繪圖像能徹底發揮戲劇張力。

▲《溫一壺青春下酒》實體專輯設計概念為可吊掛的月曆。

既然是以繪畫為首要考量,最初尋找繪師也讓唱片公司幾經折騰,原來一開始找上的是國外的設計插畫家,然而經過繁瑣的英文通信依舊無法契合風格,於是找上蔡書瑀與藝術家洪乙丹試畫,最後決定採用洪乙丹的畫作為封面,內頁與封底由蔡書瑀負責繪製,他在時間緊縮的製作期內積極完成整體裝幀設計。

▲蔡書瑀為《溫一壺青春下酒》封面初稿繪製流氓阿德肖像。

▲《溫一壺青春下酒》封底。

▲《溫一壺青春下酒》內頁插圖。

之所以用「掛曆」呈現,來自設計師結合感性與理性的雙重考量,蔡書瑀說:「當我在作畫的時候,一邊聽著這張專輯,一邊檢查畫面有無跟著歌曲的情緒走,覺得德哥寫的歌像是一幕一幕的人生電影,因此想運用月曆這種緩慢的時間表達方式,去反過來詮釋歌手回顧50年人生的快速時光流轉。」

「理性面是,因現在唱片銷量越來越少,思考著如何在包裝上有些附加價值,也許買了這張專輯,不只是買了一張音樂專輯,也可掛在任何地方隨時欣賞歌手寫的歌詞與插畫的內容。」

▲CD碟片與專輯內頁。

設計師推好歌〈溫柔的暴動〉

蔡書瑀:「這首歌的旋律,還保有德哥年輕時的搖滾與現在內斂的性格,彷彿燃燒著靈魂在做人生的最後一搏的吶喊。在他50歲的年紀還在努力,鼓舞了我繼續往前進的動力。」

流氓阿德的歌聲令人聯想到一種遠親伯伯,他沒有風光的職業、亮麗的衣著,可是每次出現都溫和有禮地問候,即使你只是小孩子,也願意摘一片葉子為你演奏輕快的音樂。《溫一壺青春下酒》用最有溫度的繪畫打造視覺,有時完美是捨去精準、重返樸實的手感。敬自己的青春,一瓢濁酒盡餘歡。

SHUYU 蔡書瑀

臉書:SHUYU 蔡書瑀

網站:https://shuyutsai.comhttp://be.net/shuyuu

編輯:蔡舒湉

資料協力:蔡書瑀